說魔蒂斯聰明也好,說他笨也罷,著實都給了R找個好藉口出外辦事的好機會。

  女人的直覺是第六感,那麼牠這隻白色兔子的直覺就是野性了吧?R整理著身上未乾的毛髮,哼哼哼的亂唱著歌,可歌詞卻是和小黑對話。

  「小紅跑來小魔的身邊待著,不太對唷。」

  「吼!」

  小黑生性單純,人性的險惡他看不透,是R說怪異牠才應聲。

  太會偽裝自我的人類,小黑無法看透,若憑第一眼的印象來看,牠是覺得紅寧兒很像個會動的人偶,可憐又可怕。

  撫摸小黑的頭,與牠相識很久的R明白牠的心思。

  「黑杰有這餘力讓女兒來保護小魔嗎?唷,人界動盪不安唷,菲克亞心家族存著什麼心接了什麼案子,我們可要好好查清楚,所以麻煩小黑飛往人界一趟了,請速度快點,我們還得快快回到小魔身邊保護他唷!」

  小黑低聲一吼,加快速度,順著R的指示飛往人界第四區˙黑色城市。

  明目張膽,連隱藏的打算都沒有,龐大的體積降落於菲克亞欣家的後院子,空曠的草坪瞬間讓黑色魔獸佔去部分,而在牠們入侵殺手家族的第一時間,黑杰早已帶著部下等候兩位蒞臨。

  若問黑杰見過R或小黑?

  不可能。

  若問黑杰想殺掉兩之一大一小的魔物?

  不可能。

  若問黑杰知曉牠們來的目的?

  更不可能。

  黑杰笑吟吟,心中揣測風起雲湧,以他多年來的經驗告自己,白兔子和大黑龍都不好對付,但他們不像來踢館,倒是來問些什麼。

  黑杰跟身邊的部下低聲說了幾句話,隨後部下趕緊向外跑去。

  R單單眨著所剩完整的眼眸,發亮的夢幻句子立即懸浮於牠頂上,讓在場所有人都看見牠想表達的話。

  「稍安勿躁唷,外頭的媒體會有星警阻止的,也莫擔心星警會闖進來,我曾和亞莉伯說過,哪日我騎著大型魔獸也別來捉拿我唷!」

  言下此意,牠認識新人類帝國的國王,且膽敢直稱國王的姓名,此動物和陛下的交情不簡單。

  黑杰無動於衷,小兔子說謊的機會很大,誰都可以說自己熟識新人類帝國的國王。三分鐘過後,部下回報,星警與媒體竟然都沒出現!這樣大的黑龍不可能不造成轟動,但……

  瞇起如墨的雙眸,粗曠的黑杰笑得莫名詭異,直叫人心顫。

  「小兔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黑杰只想確定這事,他的影分身很多個,知道他本人真面目的只有三種人,親人、朋友、死人。眼前這會魔法的動物,是哪種?黑杰可以肯定他沒和兔子結交為友,不過是可以嘗試看看。

  「小黑……」R回頭望了眼小黑,搖搖頭改變對黑杰的稱呼:「大黑呀!」

  黑杰非但不生氣,還覺得有趣,「我是大黑,那麼黑龍就是小黑了?」

  「聰明唷人界第一殺手˙黑杰。」R蹦蹦跳跳地,表現出牠很開心的一面。

  黑杰又瞇了瞇雙眸,他真的沒看錯,這一黑一白、一大一小的魔物他不曾在書上見過,恐是突變種。

  「你怎知道我是黑杰?」摸著下巴,黑杰換個方式問:「嗯,你確定我是黑杰?」

  「氣度不凡,殺氣騰騰,目光冷酷,血腥味重,以上四個條件加起來的答案為──你就是黑杰唷!」R像學著黑杰摸下巴,「這話題就跳過吧,人家有問題想請教,錢的話去跟亞莉伯拿,沒問題唷?」

  黑杰挑眉,此動物還知他的規矩,想問他任何情報,得用金錢來交換。

  心底越發越對R有興趣,黑杰點頭,道:「好,這還是我第一次『正大光明』的跟亞莉伯小國王拿錢呢,有何指教,請說!」

  「你女兒接了什麼CASE?」R很有膽量的開門見山。

  「我女兒?」黑杰噗哧一笑,「小兔子,殺手接案子不就是殺人嗎?你可白白浪費小國王的錢了。」

  「所以是殺人唷……」

  哎,小魔你可要小心點,殺手就在身邊唷!

  「你可知她殺誰?委託人是誰?」窮追不捨,R不慌不忙,牠相信魔蒂斯會很安全,有拉厄亞和莘西雅陪在身邊,放一百二十個心都沒問題。

  「小兔子,你問的這不是錢能買到的,我們殺手一行也是有行規的,其中就有『不透露被殺者與委託人姓名』這一條喔!我只能回答你我女兒是接了殺人的案子沒錯,要讓我送你個免費情報也行……紅寧兒是第一次主動去接案子而非我指定,所以她殺誰我可不一概不知。」

  黑杰聳聳肩,他還以為怪兔子要問啥怪問題,問的竟然是寶貝女兒要殺誰……待要轉身離去的黑杰頓住腳步,微微回頭,見著R睜大了兔眼,其中眼神妖異變幻。

  或許是心血來潮,黑杰又與佇立原地的白色動物對談:「該不會我女兒要殺的是你朋友吧?那還真抱歉了。」

  R搖頭,利用魔法只讓黑杰獨自聽見牠的聲音:「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唷!是鎖……」

  黑杰的眼眸覆上一層濛霧,徐徐又退去。

  「小兔子,你說什麼?」

  「唷,我沒說我的朋友叫做『魔蒂斯』嗎?」

  「……來我家做客的話,你朋友的性命不保。」

  黑杰咬牙切齒,他也許會在今日違反殺手條件,而理由只為了拯救全世界!真是太可笑了,做為殺手還想當英雄?想著想著,黑杰便捧腹大笑。

  「那就打擾了唷!」進入菲克亞欣家以後,R就能知道是誰要殺掉魔蒂斯了。而魔蒂斯的安危就讓給莘西雅和拉厄亞去負責。

  黑杰領著R進屋,小黑安靜地待在院子睡大頭覺。殺手家族的屋子乍看之下和富有人家的規格差不多,該有的稀世珍寶、名畫等都有。

  精明的R隨手一碰,機關顯現,嬌小的兔身躲來躲去,玩的不亦樂呼。黑杰暗自佩服,家裡的機關都由他親自設計,小兔子一眼就看出,還能玩得這樣高興致……唔,佩服歸佩服,他也得檢討一番。

  黑杰的專屬房間很有品味也很恐怖,大沙發、名酒、骨董、音響、電腦、藏書、各種殺人刑具、動物骨以及兩尊人體標本。

  R跳到一個玻璃棺前,裡面的女屍美得像似睡美人。再依循看過去,女屍的隔壁是個約三歲大的嬰兒。

  整身都貼進玻璃棺,R悲憐道:「你有哭唷?」

  「……沒有。」黑杰冷笑。

  「騙人唷!」

  「真的沒有。」

  「後悔唷?」

  「也沒有。」

  「那麼是怎樣的心情唷?」

  「……心如刀割。」

  「那你一定哭過也後悔過,因為你很愛她唷!」

  「……」

  黑杰癟嘴,裝聾。

  R定定望著女屍,黑杰則翻著單子,兩人陷入沉默。

  半晌,黑杰冷冷的輕道:「後悔也來不及。」

  R退離玻璃棺,跳上了柔軟的大沙發,隨意翻滾。

  「人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唷!黑杰,你的女兒現在也要跟你一樣做蠢事呢,明明喜歡對方,管他情人還朋友,卻欺騙自己的心,痛下殺手,後悔莫及,在每個黑夜裡無聲哭泣,悔不當初。」

  R忽然坐起來,兔眸隱隱爍著紅光,看似妖異,黑杰卻感無限悲傷。

  「小兔子,你殺過愛人?朋友?」黑杰收回目光,繼續尋找紅寧兒接下的單子是哪張。看著那隻紅色眼眸,他會情不自盡想起躺在玻璃棺內、他曾親手殺害的女人。

  「算殺過唷……」R低頭,彽南:「人家很努力的想去改變命運,但他們還是都死了……戰爭……死了很多人……」牠的音量越來越小,黑杰聽沒到牠講什麼,索性不搭理。

  「我找到了。」黑杰抽出單子,迅速掃了一眼,神色丕變。

  ※

  「那是什麼!」紅寧兒大驚一叫。

  「那是……」

  魔蒂斯不太清楚精靈界控管的不夜城內的新奇東西,只得由莘西雅與拉厄亞輪流回答紅寧兒。

  揉揉眼睛,魔蒂斯感到疲乏,身體尚未完全恢復,很容易就感到累。張大快闔上的眼皮,魔蒂斯拍打臉頰想要提起精神,他都還沒探聽到什麼,怎能先回旅館休息。

  乾澀地眼球轉來轉去,魔蒂斯看中了一家霜淇淋店,捉著拉厄亞的衣袖就要走去,紅寧兒竟忽然整個人貼上來,抓緊魔蒂斯的手臂不放,拖著乾弟弟往某條陰暗巷子跑。

  拉厄亞加快腳步跟上,後頭的莘西雅喚著他們的名,隨後將手中的食物往垃圾桶一扔,也朝巷子奔去。

  「這位小姐,那裡不能亂進入啊!」好心的店家勸阻,惶恐的搖頭:「那條巷子裡面的區域別名『死夜區』,不夜城的非法買賣都在裡面交易,蓮王陛下掃黑過一次卻沒掃成功,如今又是混亂之地,小姐妳那麼漂亮,進去可會有危險。」

  莘西雅綻出花開似的笑顏,「我知道了,多謝老闆的提醒。」她去過死夜區很多次,從來沒有一次身陷危機。

  老闆見她沒什麼在怕,遂任由她去。

  死夜區所賣之物與外頭的店家有個不同之處:走私貿易,非法買賣。

  魔蒂斯讓紅寧兒拖著亂逛,一路上見著不少稀有魔獸與合成獸被關在籠子裡,甚至是人與魔獸的合成……

  反胃,噁心。蒂斯摀住嘴,早聽說不夜城的黑暗面,如今見著卻不太能接受,這還只是一部分,每家店面都用黑色簾子擋住內部,要走入才能知道裡面賣的是什麼東西,魔蒂斯不敢隨意亂看,他感覺這個地方的人都不歡迎他們。

  「這裡好刺激。」紅寧兒低笑,她在這嗅到同類的味到,殘忍、無心。

  為了生活,不惜泯滅人性追求金錢,她也是這樣的,每殺一個人就能賺很多錢,就可得到很多東西……她偷偷瞄著快吐出來的魔蒂斯,又是抿嘴淺笑,眼神更冷了。

  「放心,我會保護妳。」魔蒂斯將紅寧兒護在後頭。

  他的舉止令少女不懂,通常平凡人會把她推往前……垂眼,紅寧兒的心陣陣發痛。「為什麼要保護我?」她笑問,勾起的嘴角感到痠疼。

  「呃?妳問理由嗎?」

  魔蒂斯抓抓頭,尚且回答之前察覺上空有東西墜落,他轉身推開紅寧兒與拉厄亞,獨自承受落下的重物。想睡,腦袋昏沉,逞強的他虛弱地揮出火球,又是消耗了剩餘的體力,可他們還沒脫離危機,魔蒂斯不能露出柔弱之面。

  魔蒂斯迅速地跳往旁邊,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重物著地,仔細一瞧竟然是他們的行李!

  「魔蒂斯,你沒受傷吧?」拉厄亞扶起好友。

  魔蒂斯直瞪著不知被誰偷出來還讓自己親手毀掉的行李箱,清秀的娃娃臉煞時猙獰無比。

  是有人跟蹤?要不然怎會神通廣大的知道他們住在哪間旅館的哪間房?又或者,旅店老闆出賣他們?才剛來到不夜城不到一天時間,意外特別多。

  魔蒂斯吐著氣,緩和情緒,「我沒事,你們兩個呢?」

  拉厄亞搖頭。紅寧兒咬著嘴唇不說話,魔蒂斯想伸手碰她,可少女突然發狠的甩開他的手,啪的一聲響亮……魔蒂斯傻住,然後慢慢收迴懸空的手。

  拉厄亞不友善的瞪向紅寧兒,三人間微妙氛圍因莘西雅的到來才被化解。

  莘西雅看看三位年齡比自己小一歲的孩子,他們都不想解釋什麼,學姊無奈的仰頭嘆氣,兩隻手張開,擁著三人的肩想趕緊離開此地。

  死夜區的店家似乎不放過他們,就是買東西的客人也堵住了唯一的出口。魔蒂斯小心翼翼觀察四周,他們四人早在踏入這裡的瞬間就被所有人盯上了,可謂肥羊!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