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麻煩出示通行證。」某位應是當地頗有權威的老闆笑嘻嘻的站了出來。

  魔蒂斯望向對方,是條灰色五尾狐,魔族子民,再將視線落到他的腳踝,有個連魔法也不好去除的赤紅烙印,其代表罪犯。

  罪犯等級分成S、A、B、C、D、E,共六段,S最強,為世界級罪人,越獄的洛奇西亞被歸類至這個等級,他一逃出,各界之王都提心吊膽,而世界上最多的犯罪者是E級,屬小偷、搶匪一類。

  魔蒂斯瞥見五尾狐老闆的烙印字母是D等級,他們四人都還應付的來,不過五尾狐應該不是掌管死夜區的幕後老大。

  可怕的危機感驅使魔蒂斯昏沉的頭腦漸漸醒來,他大膽的推測,死夜區的掌管者最高是B等級,中上階段,不好對付,能逃走但可能會受重傷。

  莘西雅放開三位孩子,走到最前頭,抬起右手漂亮地轉了一圈,手背向著五尾狐,那修長的中指上戴著一枚戒指。

  五尾狐細長的眼睛微瞇,幾乎都成了一條線,口中還發出使人聽了不舒服的桀桀笑聲。

  「大神的後代子民呀……這位小姐是神界的貴族,那麼應該是有死夜區的通行證,可這只能保妳一人,其他兩位人類、一位精靈就必須與老狐我走一趟了。」五尾狐使了眼色,周圍的人立即行動要捉拿魔蒂斯他們。

  莘西雅右腳向下踏地,霸氣十足,神奇地引發小規模的地震,店家的商品紛紛倒落,還有人站不穩而跌倒。低頭一瞧,地裂開長達十幾公尺。

  五尾狐倒抽涼氣,瞬發的魔法不易使出,能輕而易舉的單用腳引發地動,這位小姐在神界的地位與能力可不能小覷。

  但這裡是死夜區,不夜城的禁忌地區,也不能容神界貴族搗亂規矩。

  五尾狐莞爾笑道:「小姐,給個面子,老狐一向都是照上面的意思來辦事,今日你們擅闖死夜區還沒有通行證,老狐還是看在妳那枚戒指的份上不抓妳,現在妳反倒是欺負我們了……這樣吧,老狐向妳保證不會傷害妳朋友,我押人回去跟上面的說一聲是你們小孩子不懂事勿闖,解釋完就放人,妳說如何?」

  「不──」

  「好。」

  魔蒂斯硬聲中斷莘西雅的拒絕。

  「這位五尾狐先生,能否在押走我們之前讓我們與學姊說個幾句話?」魔蒂斯冷靜得很,態度和說話的氣質就像個貴族般恭敬有禮,五尾狐捋著細細鬍鬚,認真打量金髮紅眼的少年,憶測他是不是人界的什麼貴族?

  拉厄亞安靜地凝視朋友,有那麼短暫的時間,他在魔蒂斯的身上看見另一個人的影子……

  「沒問題,不過請別太久。」五尾狐又使眼色,要夥伴離魔蒂斯等人遠一些。

  魔蒂斯勾勾手指,拉厄亞、莘西雅湊了過來,紅寧兒愣了一下才側耳聆聽。

  「我剛才看到熟人在死夜區移動,所以想要留下來調查。學姊,你就出去找幫手……就找蓮王吧!不夜城是他管的,他出馬,這裡的人絕對會放了我們。拉厄亞和紅寧兒與我行動,可以嗎?」

  拉厄亞不吭聲的點頭,紅寧兒也不搭話也不表明意見,魔蒂斯當她應允了。

  「熟人?誰?」莘西雅不放心的問,宙王派她來保護魔蒂斯而非緝拿洛奇西亞,就是希望自己看好魔蒂斯!如今她被支開,萬一人界的火焰使者出事,她怎麼也過意不去。

  「在我確定不是我看錯人之前,我還不想說。」不然又會被罵多管閒事了吧!魔蒂斯在心底想著。「而且,我們來這最主要是探查魔水晶的消息,死夜區的情報很多,若有機會我便打聽,不然等出了這裡,情報就沒那麼多了。」

  「好,我明白了,我出去尋求協助,你們三個要好好照顧彼此,別受傷了。」莘西雅不太放心,但還是先妥協。

  魔蒂斯點頭,「我們好了,五尾狐先生,帶我們走吧。」

  「還請三位小朋友安份點……」五尾狐欺近魔蒂斯,鼻子嗅了嗅,不懷好意的說:「少年,你很『香』,真是人類?」

  魔蒂斯冷冷看了他一眼,兩手緊牽著拉厄亞與紅寧兒,不應話。

  莘西雅暗自叫了聲糟糕,她得盡快找到幫手才行。

  ※

  亞爾學園,校長室──

  帝踹開豪華大門,火速衝到米亞的對面,焦急道:「我要借破殺和旭!」
  米亞從容的扳開帝壓在公文上的手,接著執筆繼續批改。

  帝料到會被無視,沉住氣,口吻稍微好了點:「我需要支援,破殺和旭是最佳人選,請妳讓我僱用他們……拜託。」

  米亞終於停住動作,柔媚的臉蛋上,那眉卻緊緊皺在一起。

  這並非帝第一次來借人,如果出現棘手的狀況,剎與帝不能同時出動,那麼沒有軍所的帝就會衝來亞爾學園要人。

  兩年前帝帶走破殺與旭,兩個才十六歲的孩子最後受傷回來,米亞看了心疼,兩位少年的家長並不太有意見,能受魔界帝將軍的重用,孩子的前程大好,自然同意帝無條件帶人出去外頭見見世面。

  不是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會擔心孩子出外戰鬥,至少達引家和拿過多倫緹家的家長都千盼萬盼帝能選自己的小孩當軍所,既然如此,和叛黨打鬥受了傷又能算什麼?

  米亞頭疼,破殺和旭能力強,可在怎麼樣都還再讀書,做為校長,她有責任保護學生。

  「他們都快畢業了,課都很重,你去找別人。」

  「第三部門的人妳都不借就對了?」帝爽快的點頭,又爽快的要求:「好,那莘西雅才二年級,應該課不重,我要她過來幫我。」

  「帝……」米亞感到胸膛中有口血就要吐出。

  「妳別拿什麼該莘西雅才十七歲,實力不成熟來勸我不要,她可是神界四大神主的『真理天使』,實力不比破殺和旭差,快,算我求妳。洛奇西亞還沒親自出馬,他的部下就先出來大亂一場,人界與魔界都遭受破壞,我得找個能和我搭的人過去制止!」

  帝不理會米亞從皺眉變成極度不悅的神情,他一心一意要趕緊去拯救世界,可這老女人怎樣都不肯答應!重重吐氣,帝等著米亞回答。

  「你早該選軍所的!這事耽擱了十年你都不選,到了緊要關頭才來找我幫忙,你把那些孩子當什麼了?」

  米亞將近抓狂狀態,帝今年二十一歲,十一歲當上將軍那年就該選個同等副將軍的軍所,可他一直說沒有適當人選。

  米亞站起來,晃著大胸部,河東獅吼:「除非你在破殺和旭之間選一個當軍所,否則今日你休想借人!」

  「老女人!妳存心剛我槓上嗎?」

  「臭小子!老娘就是要和你槓上!」

  「我不和妳說了,我自己去找他們。」

  「站住,破殺和旭很聽我這校長的話,他們不會跟你走的,再者,莘西雅大公主奉宙王陛下之令要保護魔蒂斯,跟去不夜城了,你想找也找不到。」

  米亞隨手扔了公文過去,帝看也不用看,背對著米亞也知道東西往哪裡飛,要躲很容易。

  扭頭,帝憤怒又驚訝:「她跑去不夜城?那就不找她了。」目光一轉,邪魅一笑,「呵,我倒要看看破殺和旭是聽我的還是妳的。」

  米亞的理智線終於斷裂,像炸了毛的貓,將近兩百歲的她拋棄大人的矜持,母夜叉似的張牙舞爪,吼道:

  「帝!你想清楚,你帶他們兩人要對付的是誰?那是世界S級罪犯洛奇西亞,魔界的王族!當時亞伯將軍的軍所可是現任的神隱將軍,你要帶走的人起碼要有神隱將軍一半的能力。不是我要損破殺和旭,他們恐怕連神隱將軍的兩成功力都不到,而你呢?魔界將軍力量排行才第三,就領著小孩子和洛奇西亞對抗,你腦袋有問題嗎?」

  「我腦袋好得很。」

  帝陰沉地說,低啞的聲音冰冷殘酷,珀金色眸子隱隱流出暴戾狠氣,米亞心驚的雙腳都軟了,無力地攤到椅子上。

  「世界級罪犯又怎麼了?強的天下無敵嗎?呵,我要證明給那老頭看……他能夠抓到洛奇西亞,我當然也可以,我有這能力。」

  帝轉身,一字一句都咬緊了牙在說,米亞也越聽越驚愕,似乎理解了為什麼帝急切的要當第一個緝拿洛奇西亞的人。

  亞伯大人與帝有什麼關係嗎?

  「妳呀,很替破殺和旭著想,這很不錯,不過我告訴妳……你們『大人』都有耳聾的毛病,不傾聽孩子內心的話,會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破殺和旭可很崇拜我,妳可知為何?我年輕、我有實力,他們也想像我這樣,風流瀟灑、有權威有力量,能保護想保護的人,能拯救想拯救的人,這是他們的『夢想』。

  「不過妳老是阻止他們追尋夢想,他們的老爸老媽都沒妳那樣囉嗦……呵,我有沒有說錯呀,破殺、旭?」

  帝一點出名字,站在門外等候許久的兩位少年便找到時機登場。

  破殺˙達引,亞爾學園的學生會長,全校第一強,他推著眼鏡,輕輕點頭以示回應帝。

  旭˙拿過多倫緹,魔界貴族翼人族家的大少爺,全校實力排行第二,他妖媚的面容此時嚴肅不已,平時放下的長髮紮成了馬尾,他與帝對望,應了一聲。

  米亞歇斯底里的叫吼,最後不再掙扎,虛脫地擺手。

  「去吧去吧!翅膀硬了就想飛呀……」

  米亞回身,凝望窗外的蔚藍天空,她聽見身後帝得逞的輕笑,不久她的親愛學生就讓帝給帶走了。

  夢想呀……

  米亞悠嘆。

  小孩子,終有長大的一天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