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被關著的三天內,為何他的朋友沒來救他?

  這其中有很多因素在──

  「我找到了。」黑杰抽出單子,迅速掃了一眼,神色丕變。

  R不等黑杰說,後腳一使勁,跳起來搶過發愣的黑杰手中的委託單,然而在看見白紙黑字上的內容,連R也疑惑了幾秒。

  這是暗殺的委託單沒錯,不過暗殺的範圍太廣、太模糊!

  ──請盡力排除想殺害魔蒂斯的人。

  委託者:鎖。

  R放鬆似的躺在椅上,那張單子則飄落於地面。

  牠還以為紅寧兒要殺的人是魔蒂斯……這下牠可以放心了。牠不想和黑杰的女兒槓上,因為與紅寧兒做對就等於和黑杰做對,人界第一殺手可不是浪得虛名,要是黑杰願意棄暗投明去從軍,人界十大星將當中百分之百有他的名字。

  況且,黑杰還是鎖的朋友,R不想傷害不太能常與普通人接觸的鎖的心。

  「小兔子,魔蒂斯是鎖的孩子嗎?」黑杰突如其來的問。

  R的眼珠子向上看,粉紅的色澤瞬間染成鮮紅,牠的變化黑杰不怕,平靜的接受R給予的壓迫式練。一分鐘後,R移開目光,兩隻毛茸兔手合掌,如祈禱的姿勢,而單隻的眼眸也緩慢閉起。

  「你喜歡鎖唷!」然而,R沒回答黑杰,倒是拋出另一個肯定句。

  黑杰不出聲,腦海浮現下著毛毛細雨的黑夜,他負傷,想找個地方度過一晚便進入老舊破刊的教堂,他以為這裡沒人居住,卻在夜半睡得正香甜的時候,教堂的某房間傳出幽幽的歌聲。

  很輕柔。

  很悲傷。

  黑杰也是個寂寞的人,他被夢幻的歌聲吸引,步伐安靜地來到有歌聲的房門外。

  門本來就是開的,所以他看的很光明正大,不覺得自己是偷窺狂,他喜歡這柔美的桑音,而聲音的主人也如黑杰的想像,高雅莊重,清麗柔和,月光透過玻璃天窗灑於女子的身體,更似月光的女神。

  與女子對望的剎那,黑杰的心感到緊縮,他墜入愛河。

  那年他才十八歲,便下定決心要追求這位鶴髮的美麗女子,但與她更加熟識後,他心痛地明白女子永遠都不屬於她,也永遠不會屬於誰……女子這一生只愛兩種人,她的丈夫與她的孩子。

  幾十年過去,黑杰從年輕的十八歲到現在的壯年的四十三歲,那位女子的樣貌都不再改變,她的時間彷彿停止了,而自己則年年衰老。

  黑杰娶妻生子,他很愛妻子,雖然後來她背叛了自己,但黑杰確實愛著她。與妻子相處的二十多年來,他的心思完全放在她身上,眼底只有妻子與孩子,而對女子的想念則放在心底最深處、最深處。

  妻子死後,在沒接委託的日子裡,黑杰看著房間的棺材就會想起妻子的美好與她的背叛,於黑夜時仰頭望月,恍惚記起女子幽幻的臉龐……

  愛過妻子,也恨過妻子。

  念著女子,將愛慕之情化成友情,伴她直至自己死亡。

  「是對朋友的那種喜歡。」

  黑杰的情緒毫無波蕩,他掩飾的很好,內心的苦就藏著,而這謊,將是一輩子的疼痛。

  R留給黑杰面子,讓他保有自尊,於是就不再追問。

  「魔蒂斯唷……是呀,是鎖的孩子,你見過小魔吧?他很可愛又很堅強,雖然他最近才記起自己的生母是誰,不過我希望認識鎖的你別插手管這件事情,他們有緣自然相見……那個時機還不到,等小魔的記憶完全恢復,母子倆相認才是最美好的結局唷!」

  R故做沒事,輕鬆地口吻就像談論今天的天氣如何,若牠說出安慰黑杰的話,牠無法料想這位殺手會有怎樣的舉動。

  R與黑杰告別,乘著小黑打算非回不夜城和魔蒂斯等人會合。出了菲克亞欣家的大門,小兔子才看見外面的天空已轉成夜黑,牠與小黑是中午時離開的,長耳顫抖,牠總覺得周圍的氛圍特別詭異,卻也沒時間留下慢慢找尋原因。

  等回到不夜城已經接近午夜時分,城內卻無往日的燈火光明、繁華熱鬧,幾乎所有店家都打烊了,只有少數的還在收拾與清理。

  R又感覺到與在人界時一樣微妙、怪異氣氛,現在不夜城又出現怪現象,這一看就知道發生了大事情!而最近令世人惶恐的是世界S級罪犯˙洛奇西亞的逃獄。

  R指使小黑飛向不夜城的南區,那裡聚集了不夜城所有的企業分公司,而牠要找的是世界之名大經紀公司蜜娜果。

  小黑迅速地飛過密集的大樓,當作這裡是從前居住的希特斯大峽谷,每一棟大樓都是高聳的山谷,牠能很有自信的穿越,一直看到R所指定的蛋型建築物。

  小黑很聽指揮官小兔子的話,從平行的直飛,在接近大樓牆壁的三十公分時改為垂直向上高速飛行,每經之處,完整的玻璃因氣壓的關係瞬間破裂,劃破夜晚的寂靜,大樓的警報器也隨即大響,破碎聲與警鈴聲交互迴盪,不久,人聲也加入,蜜娜果公司的守衛全體出動,打算補捉不明魔獸。

  R的目的達成了,接著,牠又要求小黑仰天咆嘯──

  「吼吼!」

  魔龍之音,弱者聽則立刻昏迷,中強者頭痛欲裂,強者鎮定面對。

  魔龍的咆嘯聲引發了一場規模不小的地震,鋼筋水泥不夠強健的房屋脆弱不堪的倒塌,大樓搖晃,牆壁裂開、磁磚掉落,連沒讓小黑那高速飛行氣壓震碎的其他大樓玻璃也遭殃,碎落於地,附近人心更加惶惶,以為洛奇西亞攻來了。

  小黑明白R絕對不受影響,偉大的預言師自有一套方法隔絕破壞魔音,所以牠才盡情的大吼!可牠吼過頭,後來不夜城所有的維修費都由蜜娜果公司的總裁來負擔,為此,魔蒂斯跟總裁道歉了好久,還用「身體」來償還,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這場大騷動引起了蜜娜果總裁的注意,他正在和老朋友泡茶聊天,聽到了魔龍咆嘯,在沒戒心的情形下,就驚地將手中的古董茶杯捏碎,連頭也有點泛疼。
  總裁心疼的看著自毀的心愛茶杯,想哭卻也哭不出來。

  「我們有貴客到了。」總裁的朋友微微笑,比起痛失茶杯的人來說,他的笑容純真燦爛,因為他了解R的個性,不來個震撼登場怎稱得上是人人聞風喪膽的整人高手˙兔子R呢?

  總裁回頭一看,落地窗外有之巨大的黑龍,而上頭還有隻熟悉不已的白色動物。

  「哎呀……」總裁搖搖手,好像再說千萬別飛進來。

  而他越緊張,R就「誤會」越深。

  「小依蜜,想我唷?」R輕拍小黑,聽話的魔龍用如火箭的速度飛……應該說是橫衝進入依蜜的超龐大辦公室。

  小黑恰好停在距離依蜜的十公分前,沒把身價千億的依蜜總裁給撞飛。依蜜眼前一黑,差點暈去,幸好朋友帕諾接住了他。

  「你們給了我們一個大驚喜呢!」帕諾發自內心的呵呵笑,他很喜歡R的鬼點子,不過對他人來說這是超恐怖又困擾的行為。「我們恰好在吃宵夜談天,你可很幸運趕上我們的聚會……咦?魔煞之龍?」

  帕諾後知後覺的發現小黑的存在。

  「魔煞之龍不是『魔甦日大戰』後就絕種了嗎?怎麼會還有一隻……」

  「說來話長,以後在談。人家有急事要先問,外面怎麼了?」R自小黑頭上一耀而下,本來應該踩中依蜜的肚子,可帕諾好心的移開還在介意茶杯破掉的依蜜,免受兔子十四公斤的重擊。

  「……因為發佈『全界警戒』了。」帕諾起先不明白R講什麼外面,想了一下才憶起今天各界發動危害國家安全之警戒訊號──黃色警戒,每界都是如此,通稱全界警戒。

  四大界的國家警戒訊號分成三種顏色:紅、黃、綠,平常是和平的綠色,而紅色則是戰爭的等級。

  帕諾不管周遭被小黑破壞成怎樣的恐怖,依舊坐下來開始動手泡茶。

  「關於洛奇西亞越獄成功的因素,我想與各位探討一番,以下是我的看法。」

  帕諾豎起一根手指。

  「他計畫多年要越獄,但還不是這個時候,且他一直被關在同個地方,當年入獄時也是矇著眼盡去,不可能熟知監獄的所有地形,因此我們判斷無極監獄中有間諜……這也全然非無根據,約三個月前無極有三個新獄警進入,洛奇西亞越獄後,那些人也就憑空消失了。」

  他豎起第二根指頭。

  「洛奇西亞被關在監牢裡面,雖然對外的新聞還是能夠取得,不過他一出獄後發出的消息竟然是要殺魔蒂斯,我想是有人要他這麼做的,他可沒理由除掉那孩子,儘管魔蒂斯是帝的照顧者也一樣。這點阿蓮就錯了,他以為洛奇西亞會一開始就鎖定魔蒂斯……阿蓮還不夠了解那傢伙的驕傲個性。」

  第三根手指。

  「洛奇西亞將要殺害魔蒂斯的消息放出去以後,叛黨們紛紛響應,於是他們聯手侵略各界首都外的郊區。不過他們似乎不知道魔蒂斯在何處,所以才無目的的破壞,但我個人認為這是障眼法。」

  第四根手指。

  「聽阿蓮說,魔蒂斯的身邊出現一個不屬於亞爾學園的殺手少女,而兩人之前似乎就有接觸過。不是我要否認他們的友情,也不是故意懷疑少女的動機,但這個時間點有個非亞爾學園的人跟去了不夜城,我真的認為那是洛奇西亞派去的間諜。」

  帕諾捧起R他們闖進前早就泡好的茶,輕啜一口,讚嘆著:「哦,冷掉了也很好喝,亞莉伯小國王推薦的茶葉不錯呢。」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