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西亞冷冷一笑,回頭朝尊敬魔神至瘋狂狀態地叛黨們說:「下面那金髮的少年就是你們要找的火焰使者。」話落,離去,準備與帕諾來場生死對絕。

  魔蒂斯很傷痛欲絕,他清楚紅寧兒不想和他當朋友,但沒想過他會至自己於死地!

  他們之間沒有深仇大恨,彼此相識得時間很短,還不到能為對方真心著想地程度,也許就是這樣,紅寧兒和洛奇西亞的勾結就是生意上的往來,她不會愧對自己的良心,因為她只是個殺手,接了什麼任務,只需完成,過程並不重要吧!

  是自己一廂情願地把她當好友,所以他並不怪她。

  魔蒂斯告訴自己,心痛是自找的,怪誰也沒用。

  但還是很難過,有種被背叛的感覺,一想到曾相處過的那段時光,胸口就很悶痛……世事果然無常呀!

  魔蒂斯控制住了痛心得情緒,洋裝很有精神地跟拉厄亞開玩笑:「嗯,哪天你討厭我直接跟我說,別偷偷暗殺我。」

  「不好笑……魔蒂斯,這一點都不好笑。」背對著魔蒂斯的拉厄亞淡淡地說。

  「好吧,我也覺得有點難笑。」

  魔蒂斯繞過拉厄亞,彎身抱起擺出戰鬥姿勢得小兔子,又命令小黑退到後面。他與紅寧兒地距離只有短短一公尺,而天空中想下來殺他的叛黨讓帝與其他人暫且擋住,魔蒂斯才能較有時間與殺手少女講清楚。

  「在不夜城那妳一直有機會除去我,尤其是將我拉入死夜區時,妳明明能在拉厄亞和莘西雅學姊趕來前動手,為何遲遲不做?」心中的痛被緩下,主要也是魔蒂斯想到某種可能性:紅寧兒也許根本不打算下手。

  紅寧兒輕笑,虛無縹緲地笑靨看在魔蒂斯的眼底只是自暴自棄的嘲笑,「任務是不可告訴被害人的,但剛剛委託人都說了,那我就告訴你,我確實是來殺你的,但會看情形下手。」

  其實紅寧兒接了兩個任務。

  一,委託人˙鎖要求:請盡力排除想殺害魔蒂斯的人。

  二,委託人˙洛奇西亞要求:殺害魔蒂斯。

  誰先委託她,她就先完成誰的任務,因此她才沒先對魔蒂斯下毒手。

  「不過……」紅寧兒又綻放了笑容,這次連眼底都有了笑意,像是最純真的孩童,放開懷的容顏一點虛偽味道都沒有,「你是個笨蛋,又救過我一次,我決定放棄洛奇西亞的委託。」

  在地牢,魔蒂斯英勇地送走她和拉厄亞,獨自面對敵人,那時候,紅寧兒終於知道這個認識不久的少年與以前她遇見的人都不一樣。

  父親黑杰曾說,所謂的好朋友就是一群會跟你歡笑打鬧的人,遇好事會分享、遇壞事會與你共患難,甚至保護你的人!

  『所以說,好朋友跟笨蛋一樣,哪天妳覺得身邊有誰是笨蛋,好的讓人心疼,妳就把他當朋友吧!父親一直希望妳能有很多的朋友,這樣就不會寂寞了,到那時候妳在仔細思考要不要繼續當殺手。』

  『爸爸,你身邊也有好朋友,那為什麼你不金盆洗手?』

  『我想要保護我的朋友啊!當殺手就是我保護朋友的方法,妳不一定要跟我一樣,妳可以選擇其他方式來守護妳想守護的人。』

  當年的那段對話一直烙印在紅寧兒的腦中,她當時真的不明瞭父親黑杰的想法,如今她有了想保護的人,似乎逐漸體會父親。

  紅寧兒幾乎是同時接下兩筆任務,就是在確定內心的直覺夠不夠準確?她感受到魔蒂斯的真誠,卻害怕會被欺騙……現在,就她的觀察來看,魔蒂斯對她的所作所為都沒有特別的意圖,單純想待她好。

  魔蒂斯開心地抱緊兔子R,低頭和牠對看:「我就說我眼光好啊!」

  魔蒂斯還想,若紅寧兒決心要剷除自己,那他也只好戰鬥。

  「友情的力量真偉大。」R咯咯笑,跟紅寧兒央求:「若妳不嫌棄,麻煩晚些時間告訴我們洛奇西亞委託妳的詳細過程唷,如果要錢的話去跟亞莉伯小國王拿唷。」牠簡直把新人類帝國的小國王當提款機,要付給菲克亞欣殺手家族的錢幾乎都推給小國王。

  但紅寧兒搖頭,「這得問我父親,畢竟有違殺手規則。」

  「好唷,到時我在去找黑杰。」R從魔蒂斯的懷中跳下,問:「小魔,現在你有什麼好計畫唷?」

  「我和帕諾說好由我來引開叛黨至無人之處,而他則和洛奇西亞做最後的對決,所以現在要讓小黑載著離不夜城越遠越好……你們有沒有什麼好地點是可以盡情戰鬥的地方?」魔蒂斯對附近的區域實在不熟,若沒個固定地點,他擔優會破壞生態環境。

  「吼吼──」小黑吼了幾聲,便衝來準確地咬住抱著R的魔蒂斯,輕輕使力地將主人兔子丟到背上,隨後飛去。

  事發突然,魔蒂斯的熟人皆一愣二愣三尖叫,黑龍像是刻意忽略那些刺耳的呼喊,一個勁的朝牠所認為最好的戰鬥地點出發。叛黨見目標讓巨型魔獸帶走,副首領便命令部分人留下來對付帝等人,其餘都與他一起追魔蒂斯。

  眼看狀況越演越糟,夾在要去討伐洛奇西亞還是去救魔蒂斯之中的帝想了幾秒後,決定罪犯那還是由父親亞伯迎戰,雖然他一心一意要擊敗洛奇西亞來證明自己比父親還強,可其實質這一切都是他們之間的恩怨,縱使帝很想有番作為,若只管自己的心情不顧大全,他也未免太不成熟。

  僅一瞬間有想要追上父親的腳步,帝很快地壓下這慾望,對身旁的精靈界三聖靈˙修斯達交待了一聲後便前去救讓黑龍載走的少年。拉厄亞正準備動身,豈料依蜜要他與紅寧兒乖乖待在這與修斯達共同奮戰,魔蒂斯和帝就交由他負責,然後又很快地聯絡上莘西雅,要她盡力找到黑龍的身影。

  小黑,魔煞之龍,全名:黑德里特,被世人稱為高智商魔獸,其實牠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聰明?

  如今牠的行動全靠一念之間的衝動,當主人魔蒂斯提出可以戰鬥的好地點,牠第一個想到的是幻霧守護森林,那裡的環境十分詭異,牠與主人以前都在這裡玩耍,因此很是熟悉,若敵人進來,全軍覆沒的機率起碼有八成!所以,牠才只載著主人來,假使主人的朋友也來可是會迷路。

  當小黑停止飛行,回身,所見是帝、莘西雅與依蜜有點微喘的瞪著牠,不由得大吃一驚,牠的速度不是極快,但能跟上牠可表示眼前這三人的魔力強大。

  但帝本來就尚未痊癒,他消耗了大量魔力,身體早就有些支撐不住,可他得裝做沒事的繼續戰鬥下去!是為了朋友、為了名譽,也為了挑戰自身的極限!

  當然,誰都看得出來臉色發白如紙的魔界青年將軍在咬著牙硬撐,依蜜揮手示意魔蒂斯帶帝先去遠處避難,卻讓兩位足以當他兒子、甚至孫子的小鬼頭拒絕。

  魔蒂斯說他今天他的字典裡沒有逃走兩個字,帝冷笑,說著徒弟都不逃了,難到要師父丟下弟子?莘西雅和依蜜對看,不知該怎麼勸阻,就在這時跟在後頭的叛黨們也殺近了,熟悉幻霧守護森林的魔蒂斯趕緊與他們商量對策。

  「『幻霧』是因為這裡的濃霧會使人產生幻覺,再使用幻覺魔法,效果會更加!『守護』這兩字的緣由是這座森林內有許多魔獸棲息,若有外敵入侵,牠們會現身奮戰。」魔蒂斯的紅眼在霧中顯得格外透亮,「我們不要盡量殺死叛黨,活捉他們就好……你們認為呢?」他不喜歡殺人,能避免就避免吧。

  他們都認同地點頭,這還不是大規模戰爭,只是因有人的搧動才使叛黨暴動,雖然有些人死於叛黨的手中,可司法是公正的,活捉這些人回去,所判得的應該是無期徒刑,夠他們用一生贖罪。

  R突然握住魔蒂斯的手,粉色的兔眼剎那染成鮮紅,牠的聲音在魔蒂斯腦中迴盪:「他們可是想殺了你,你卻只有活捉他們唷?小魔,你不想在這全部除掉這些煩死人的小蟲?」

  魔蒂斯想也沒想就反握R的手,回答:「如果我是擁護魔神的叛黨,我將盡力殺害使者與結界師,因為我是瘋狂的魔神崇拜者。如今我不是叛黨,我只是我,而我不想殺人……這個答案你滿意嗎?我能繼續計劃了嗎?」

  「很滿意唷,只是希望你現在的決定以後別後悔。」

  「嗯,你知道我最喜歡哪句諺語吧?」魔蒂斯淡笑。

  帝等人都看懵了,他們一人一兔在對話?可卻只聽到魔蒂斯在自言自語。

  「船到橋頭自然直。」R接續說:「我和你認識多久了會不曉得?可是小魔唷,當年『那場大戰』讓我『預言』到了,但我怎麼樣都無法阻止,我在這裡求求你,能先殺多少敵人救殺多少唷!我覺得以後會發生可怕的事……」

  「是你覺得還是你看到了什麼現象?」

  魔蒂斯問得太好,R答得都有點心虛:「唷……什麼天機都沒看到,只是憑感覺。」

  「那我也憑感覺告訴你,沒事的。」魔蒂斯輕柔的擁抱發顫的白色兔子,輕吻著牠的額頭,撫摸著牠的背後,「我現在不就撐過來了?呵,又不是世界末日,不要想太多。」

  「小魔,你長大了。」厄爾要是還活著,會很欣慰唷!

  「長不大就完蛋了。」

  「咳,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一人一兔的深情相擁,可是叛黨都很接近我們了,如果沒有好計劃就衝出去亂打一通,免不了要殺人!如果有就快說,時間很寶貴的。」帝瞧魔蒂斯和R這樣互動,猜是兔子與少年用心靈感應的方式在對話,這可妙了,R和魔蒂斯可有什麼祕密?

  魔蒂斯還是抱著R,抬頭道:「……糟糕,我忽然忘了。」和R聊得忘我,剛剛想了什麼呀?

  「死小鬼,你笨得很徹底啊!」帝早已習慣魔蒂斯偶爾出差錯。用手敲了少年與兔子的頭,帝冷靜道:「我以前也常來這森林亂闖亂玩,你剛才說的『幻霧』與『守護』的解釋我也略有耳聞,要從這方面著手計劃就簡單多了,莘西雅負責用幻覺魔法,我、依蜜則是抓人,死小鬼你就和R、小黑當誘餌。對了,小黑最好變成飛天小蜥蜴,才不引人害怕。」

  「吼嘎!」小黑低吼抗議,他才不是蜥蜴。

  魔蒂斯沉吟,「我剛才想的好像跟你差不多,好,就由我當餌。」

  「那現在就開始行動。」

  帝一聲下令,他們就各自盡忠職守完成任務,叛黨們全都中了幻覺魔法,陷在自己幻想的恐懼之中,帝和依蜜趁這時候施以魔法˙囚獄之球,將所有的人都囚禁於從內不易破除,須由外部破壞的透明球體中,本來這項魔法依蜜或帝獨自就可辦到,但目前還是保留體力,以便支撐下一場戰鬥。

  莘西雅將這顆裝滿叛黨的魔法球暫時先運回神界,而魔蒂斯等人打算回到拉厄亞他們那支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