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趕到時拉厄亞等人正在苦戰,魔蒂斯留意敵人們的眼神都出奇的詭異,且怎麼攻擊都還會在站起來,樣子就像前陣子神界神果被偷事件一樣,這些人也許被下了什麼黑暗指令,那操控他們的媒介會是什麼?

  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魔蒂斯命小黑盤旋在天空,而他,站於坐騎的頭頂,挺直了背,高舉雙手,將體內的魔力化為如黑夜的火焰,全集中至掌心中,凝聚的力量轉逐漸形成比他的身體還大上數十倍的純黑火球。

  一直至魔蒂斯的極限已到,他才將淨化黑暗的聖火球向地面施放。

  宛如沒有開關的水龍頭,魔力源源不絕地從少年體內流失。

  婉如神的憤怒,從天而降的黑火籠罩了所有人,轉眼之間,精靈界的不夜城讓魔蒂斯的聖火吞沒。

  在魔蒂斯失去意識前,他似乎聽到朋友們急切的呼喊他的名字「魔蒂斯」,唯獨R叫他「艾伊雷爾」,至少在這還有人會這樣喊他……

  魔蒂斯口中吐出腥紅的鮮血,在帝的懷中闔上了雙眸,流下了因R的呼喊而悸動的淚水。

  而那些讓魔蒂斯不惜放完魔力也要淨化的叛黨也全部昏迷倒下,烏黑的煙自他們身體飄出,可怕的黑暗指令成功被滅除,他們不會再像活屍一樣不論受到怎樣的攻擊都會繼續起來。

  不遠處的屋簷上站著四個非人族:黑色翅膀的女惡魔、膚色為深藍的男子、只有骨頭的骷髏人以及犬族女子,他們將一切看在眼底,之後互相討論了什麼便離去。

  安置好魔蒂斯,帝和依蜜飛往帕諾和洛奇西亞決鬥之處。

  那兩人戰鬥後的地方沒有一束一草能生存,堅硬的石頭也被粉碎,土地凹凸不平,還有燒過的痕跡,簡直比擬會行動的兵器!帝與依蜜沒有特別靠近那兩人的戰鬥範圍,只是遠遠的觀望。

  亞伯和洛奇西亞共大戰五天四夜才分出勝負。

  這幾天內再無叛黨騷亂,但各界依然無解除警戒,大家都等著前任魔界將軍亞伯打敗世界罪犯的好消息。魔蒂斯醒來時是他們結束戰鬥前幾分鐘,他央求依蜜帶自己去觀看,求了好久這精靈總裁才答應。

  魔蒂斯沒能看見強者對打的過程,卻目睹了更震撼他的畫面。

  恢復本來面貌的亞伯就站在洛奇西亞的前方,而他的手貫穿了罪犯的心臟。

  洛奇西亞狼狽不堪地冷笑,然後用唇語對亞伯說了一些話,便逐漸斷氣。

  洛奇西亞的笑容……就像那天凶瑟離別前的苦笑,魔蒂斯怎樣也無法忘懷。

  當晚,世界新聞報的頭條:「魔界前任將軍亞伯˙基爾˙狄恩亞斯擊敗世界罪犯洛奇西亞!」而副標是:「他有機會除去背叛一罪,回到魔界成為魔王候選人嗎?」

  帝不悅地把這濫報紙撕成碎片,跟肉混在一起全拿去餵剎的寵物獅鷲。

  隔日清晨,世界新聞報又報導:「魔界前任將軍亞伯˙基爾˙狄恩亞斯帶妻歸隱田園?」副標:「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然後,帝直接打電話給報社警告。

  頭條的主角˙帕諾因累得連話都說不出,戰鬥結束後就讓帝背著回魔界修養,他的妻子迪絲在旁守護著他,等候愛人的甦醒,也想要他醒來第一個看到的人是自己。

  神界之王˙宙讓四大神主之一的瀏金˙尤銀來探望帕諾,還帶了神界王后吩咐要給累得快被死神奪魂的帕諾一瓶萬能奇水!帕諾飲了以後臉色就紅潤多了,更是沉沉入睡。

  留在魔界療傷的魔蒂斯知道神界派了誰來以後,心情甚是雀躍!瀏金和魔蒂斯曾經見過面,一直覺得瀏金是姊姊的魔蒂斯看到他可是非常高興。

  畢竟拉厄亞回精靈界養傷、莘西雅奔回神界處裡私事、紅寧兒也回家一趟,魔蒂斯聽說連R和小黑也跟少女殺手回去,想問清楚暗殺他的事情。雖然還有魔蒂斯認識的人留在魔界,但他們都還在忙於一些事情,沒空理他,如此瀏金的出現給他一絲希望……終於有人陪了!

  身負精靈王委託追查魔水晶下落的魔蒂斯又在魔界修養了幾天,任務就這麼拖延下來,幸虧蓮王還懂得體諒他的辛苦,沒逼緊他繼續追查,先養好身體才是最重要的,還又派了美麗卻毒舌的撒冷帶點補身體的藥物給他食用,而撒冷就在瀏金之後到來,於是三人便在皇宮中的某亭子內閒聊。

  魔蒂斯使用聖火淨化叛黨一事已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世人都稱讚他不畏敵人的勇敢、奉獻自我的精神,這事過後,眾人更是對他刮目相看,可魔蒂斯不對此放上心上,撒冷要他別謙虛,儘管大方接受大家給的稱讚,讓黑暗中的敵人明白自己想殺的人多有名氣!

  聊天的途中魔蒂斯不好意思的先離開去方便一下,卻不巧碰上讓他覺得滿微妙的場面。

  帝被壓在地上,而壓著他的罪魁禍首是帕諾,興許是太久沒看見兒子,帕諾激動的從後面抱住帝,而帝打死都不想讓父親抱,於是就成了現在的畫面。

  帕諾……也就是亞伯˙基爾˙狄恩亞斯,他的面貌與身材都不在偽裝,是成人模樣,可緊緊抱著帝不肯鬆手的表情活像小孩子看見心愛的東西。

  魔蒂斯歪頭,感覺見過原面貌的帕諾,這和對洛奇西亞依稀印象一樣,似乎在哪個宴會上相遇?

  魔蒂斯正想要迴避,卻被抬頭的帝發現,十分難得的,向來狂妄的帝用眼神向死小鬼求救。魔蒂斯假裝沒有看見的別過頭,人家親子在「愛的相擁」,他可沒興致破壞!於是,某少年緩慢移動步伐,打算來個見死不救。

  帝可是在外面晃蕩了好幾天都不肯回魔界,但母親迪絲的一個下命就讓他摸著鼻子乖乖回來,才剛踏入魔界不到五分鐘,帕諾如鬼魅的出現了,還學八爪章魚糾纏著自己,礙於母親在旁邊,帝可不敢隨便跟自家老爸對打。

  帕諾很早就發覺有人朝這裡走來,可也不給帝留個面子,依舊像隻無尾熊……巨型無尾熊抱著帝不放,因為兩人都是大男人了,若魔蒂斯不知他們是父子,可能會誤以為帝被帕諾強來了……

  帕諾英俊的臉龐勾勒一抹淡雅的笑靨,一雙溫潤的眼眸彎成新月型,即使此刻他的舉止很像變態,卻也不減他如沐春風的本身氣質。魔蒂斯不自覺得也回給他一個微笑,可帝卻以為死小鬼在取笑自己,頓時邪魅的臉蛋佈滿陰沉的烏雲。

  「你在笑我嗎?」帝的聲音因壓抑憤怒而變得有點沙啞。

  「咦?」魔蒂斯拉長了尾音,故意更加激怒平常囂張的臭大叔:「怎麼會被你看出來了呢?我果然不擅長隱藏心思呢。」

  「死小鬼,以後的訓練有得你受了!」

  「臭大叔,你可要乖乖聽帕諾的話,當個乖兒子啊!」

  魔蒂斯從未表示他知道帝和帕諾之間的親子關係,忽然就這麼脫口嘲諷幾句,帝反而沒在意少年話中的諷意,全然將心思放在結尾的那句話。

  「什麼兒子?你知道些什麼?」帝的神情又更加陰霾了,看得魔蒂斯心驚膽跳,沒想到這個話題會是帝的地雷。

  「呃……我什麼都不知道,當我沒說。」此地無銀三百兩,魔蒂斯撇清得超快,而且再說他也只是憶測。

  帝正要開口罵人,兩道聲音適時的介入,一個聽起來嬌媚無比、一個悅耳如鶯:「耶!帝和亞伯大人是父子啊?」

  異口同聲的正是因覺得魔蒂斯去廁所太久,以為他會迷路而出來找人的撒冷與瀏金。

  「本妾是聽說當年迪絲小姐懷有身孕,但終究是傳言,原來是真的啊?」撒冷用手指碰著嘴唇,半瞇眼眸的模樣很是動人。「驕傲的帝和亞伯是父子,若把這件事情跟太子、艾勒克西斯和修斯達說不知會怎樣?唔,好想看看他們的反應。」

  「不准說出去!」帝怒吼,大家都被他的大吼嚇了一跳,也因為他的反應太過明顯,反而證實了魔蒂斯的話。

  「你的反應需要那麼大嗎?」魔蒂斯摀著兩耳,都快耳鳴了。

  「帝。」在帕諾對帝使出八爪章魚功開始迪絲就一直都沒講話,安靜地看父子倆如何久別後的相認,但現在帝的態度太沒禮貌,做母親的當然要出面制止:「過來。」

  帝的身體猛然一僵,動怒的神情瞬間轉為鐵青。帕諾知道妻子要對兒子訓話,便鬆手放人,只是眼神還有些許留戀不已抱到了多年不見的孩子。
  迪絲冷豔地嬌容可很面無表情,而在她冷冽的眼神下,帝只敢垂著頭。眾人看好戲地睜大了雙眼。

  「告訴我,為何不承認亞伯是你父親?」

  直切問題重點。

  「……因為那傢伙是罪犯。」

  帝不情不願的回答,他口中的那傢伙是誰大家心裡都清楚,更是訝異帝敢喊前任魔界將軍叫那傢伙?

  「亞伯為什麼當年故意要獄王陛下不用撤除他的罪名,我已經告訴過你,你還這樣鬧彆扭,我可會生氣。」迪絲的眼神更冷了。

  眾人都看得出來帝很敬畏迪絲,還在猜帝會是怎樣的反應,結果出乎意料的,帝抬起和迪絲極為相像的臉,同樣擺出動怒冰冷的樣子。

  帝好像是豁出去了,忤逆了尊敬的母親大人:

  「我知道那傢伙是為了在外蒐集資料才繼續保有罪名的,可是難道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來蒐集你們所謂的情報嗎?世人都在說那傢伙當年捉了洛奇西亞卻沒將功贖罪可能是還幹了其他壞事,才使獄王不願撤除他的罪名,便譏諷那傢伙真是神魔兩界皇家的恥辱!
  「犧牲自己的名譽換取世人的謾罵,這樣很好玩嗎?要不是這次那傢伙終於殺了洛奇西亞,世人開始稱許他,不然母親與那傢伙將遺臭萬年啊!還有,我被寄託在魔界整整十六年,這期間母親與那傢伙又來看過我幾次了!」

  吼完,現場一片安靜無聲。

  帝驚覺失態,但也沒有慌張,只是撇頭繼續生悶氣。

  ……

  這樣聽起來,帝好像是在為父母抱不平,也為自己的成長中沒有他們相伴而在抱怨?

  忍不住的,有人開始肩膀抖呀抖,儼然在偷笑,而此人正是魔蒂斯,繼他之後的撒冷也跟著扭頭過去噗哧一笑,只剩瀏金還傻傻的憨笑,這是他本來就特有的招牌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