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絲聽了兒子的真心話,冰冷艷麗的面容稍微暖化了些,說話也不會在那麼有威嚴:「我們真的對你很抱歉,但你留在魔界是好的……」母親的體貼話都還沒說完,做父親的帕諾就抬手要她別說了。

  「帝,我是個無能的男人。」

  帕諾收起了不正經的模樣,轉成嚴肅模式。

  站挺身體後比帝還高上幾公分的帕諾拍著帝的肩膀,認真地道:「你也清楚你的表伯父獄王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所以為了調查他病重的原因以及守護你和迪絲,我決定在外蒐集情報……

  「當魔界將軍固然好,但有時這頭銜卻顯得礙手礙腳,一直留在魔界會受人監視,雖然當年洛奇起兵反叛一事屬巧合,但也給了我能脫離魔界的契機。我寧願背負罪名換來保護我心愛之人的方法,這你諒解嗎?帝?」

  這是帝自年幼開始,第一次聽見父親的內心話。

  魔蒂斯從剛剛帝和帕諾的話裡找到最關鍵的字眼──神魔兩界皇家的恥辱?表伯父獄王?

  接著,魔蒂斯又想到了帝跟他提過的魔界內部祕密。

  獄王病重了好幾百年,魔界內都在謠傳這是人為,若真是如此,那麼幕後黑手的目的就是稱王!

  而那個壞人正在等著有天推翻獄王王朝,但是除獄王以外還有很多人可繼承他的王位,魔界的公主和……獄王的親戚中應該是最有實力的表兄弟,前魔界將軍亞伯(帕諾)和獄王的胞弟洛奇西亞!

  可是,神魔兩界皇家是什麼意思?是指迪絲是神界人?但她怎麼看都像普通人類,而且剎也說過帝的母親是人類,所以帝是半個魔族人。

  魔蒂斯的推理大概有個雛型,但還不完全,究竟帝和他的父母與神界皇家有何關聯?這一直讓他想不通的事情在以後才得到了一個驚人的解答。

  「帝?」帕諾害怕的喊著兒子的名,深怕說了那些話以後他還不能體諒自己。

  從前,迪絲懷孕的事情帕諾努力的壓制下來,因為怕諾的母親很討厭自己。

  帕諾知道母親擔心帝會與自己哥哥的孩子搶繼承權,而從中派人殺害迪絲,所以帕諾一直不肯公佈迪絲有孕的消息。但後來還是讓不少生過孩子的老女傭看出妻子懷孕的徵兆,便在魔界謠傳說亞伯將軍的愛妻懷孕了!

  帕諾不肯承認,而當時又因洛奇西亞可能叛變的事情搞得一個頭兩個大,就先將迪絲送回人界的老家調養身體,可這樣的決定卻成為洛奇西亞掌握自己的把柄。洛奇挾持迪絲和不足月的帝,威脅自己幫他……

  然後,帕諾的心底有個計劃逐漸生成。

  宙王和蓮王和他私下有過討論,可能魔界不久後會有走向更可怕的爭權趨勢,為了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帕諾選擇成為一名世人痛恨的逍遙罪犯,再用法術變成另一個模樣、改掉原有的名字,與精靈界富商依蜜˙蜜果接觸,兩人合作蒐集各種情報。所以帕諾才會跟魔蒂斯說自己與迪絲是情報員。

  帕諾幫助洛奇西亞的條件是不准傷害迪絲和帝,也不准將迪絲生下帝的消息傳出去,洛奇答應了,於是帕諾的計劃才正式開始!

  洛奇西亞叛變失敗就逃走,五年後帕諾終於有機會捉拿他,於是進行下一步計劃,他依舊當個罪犯,但把年幼五歲的帝託付給表哥獄王,然後獄王又派了魔界第一美男的剎伯爵照顧小小的帝。最讓帕諾意想不到是帝長大後的狂妄個性和成為魔界由史以來最年輕的魔界將軍。

  帕諾很愛妻子與兒子,可是帝從不喊他父親……帕諾其實很不知所措,於是每次和帝見面就只會撲上去死纏爛打,總比什麼都不行動好吧!

  帝看著這個自己總是喊著「那傢伙」的父親,想著……自己沒有真正站在他的立場想過他為何要這麼做。帝都聽母親在說那傢伙是為了蒐集情報才繼續當犯人的,可是帝真的很不能接受這樣的想法,這說服不了他!

  但,如今那傢伙所言與母親明明都相同,可是卻更能震動他。

  因為終於聽到本人的想法嗎?帝也不清楚,但那傢伙親口告訴自己,真的讓他非常的……高興。

  那傢伙看見自己都只會用那種無賴的死纏方式,在帝看來只是變相的逃避,跟膽小鬼一樣,不自己說,都讓母親當第三者來溝通。

  其實真的只要那傢伙開口,帝就不會一直鑽牛角尖……

  「你如果很沒用可沒資格當我父親。」帝說得很彆扭、很小聲,幾乎都含在嘴裡。

  但是,那細如水滴聲的音調還是讓帕諾給聽見,他不由得從心頭竄上了無窮的希望,他等了「父親」兩個字等了多久?

  帝五歲之前都會喊著,但自從把他送進了魔界後,帝看他的眼神變了、也鮮少和他搭話,連叫他一聲父親都不肯,那麼可愛的兒子、總是纏著他的兒子在一繫之間變得冷漠,他們之間的關係要不是因為帕諾厚臉皮的糾纏,恐怕已經如同陌生人。

  帕諾邁開腳步,喜悅在他臉上綻放成為感動的笑靨,他想衝過去用力的、緊緊的抱住帝,但美夢終究不容易實現,帝還是一如往常十分冷酷的移動身體,讓帕諾的擁抱計畫撲了個空。

  帕諾很失望的抬眼,帝淡漠的神情總與迪絲那麼相像,不過他卻從兒子的眼神中找到那麼一絲溫暖。

  帝張開潤紅的嘴唇,裝似無情的說:「你少得意了,我可不是好哄的人。」

  「帝……」

  「我已經能夠明白你的想法了,但不表示我就能夠原諒你與母親把我丟在魔界那麼久!呵,雖然我也在魔界過得很愉快,可讓人喊我是沒父母的孩子,我可是超不爽的,不過現在那些嘲笑我的人在我當上魔界將軍以後都不敢笑了。」

  帝轉移目光,惡狠狠的瞪向笑得不知天高地厚的魔蒂斯和撒冷,然後繼續按捺性子與帕諾說話:

  「想要取得我的原諒,就好好完成你的工作!讓我見識你不惜犧牲名譽也要揪出魔界中的背叛者是誰的決心。還有啊,別老是看到我就撲上來,很噁心耶……」

  「帝!」帕諾哪管帝覺得噁不噁心?他感動得都想嚎啕大哭了,於是便不顧旁人目光,衝上前就撲倒了心愛的兒子。

  「靠!放手啊!」帝的神色忽紅忽白。

  在世界上有那麼四個人可以治得了性格狂妄的帝:獄王、剎、迪絲與帕諾。

  在帝和亞伯父子兩人溫馨的解開了多年來的心結後,來了兩位早就在一旁等候許久的客人,其中一位還是帝很厭惡的人,不過討厭歸討厭,帝也清楚公事和私事要分開講,再且,這次是自己找那人來的。

  帝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使自己從地上爬起來,所以也沒多餘的力氣去踢開比自己實力還要強的帕諾。站穩了身子,帝不失魔界將軍威嚴的正要對自己請來的客人說話,卻讓帕諾搶去了台詞。

  「我正想說晚點去找你們道謝呢。」帕諾很感激奇奧斯和貝奇護送迪絲回到魔界。

  「什麼道謝?」帝有點惱怒,卻不曉得這股怒火從何而來。

  「我要去和洛奇西亞決鬥前請他們送迪絲回魔界。」

  「當時的你是什麼『模樣』?」

  「咦?」帕諾忡愣一陣,下意識的就回:「帕諾……」

  帕諾的外表與魔蒂斯差不了多少的少年,而現在的他是原本的亞伯面容,風度翩翩,且其中蘊含天然而成的霸氣,在魔界當中也是個讓人目不轉睛、迷倒眾人的英俊男子。

  聞語,帝終於發現自己的火氣是怎麼出現的。

  「為什麼他會和『帕諾』有交集?」

  知道亞伯在外蒐集情報而改變容貌、姓名的人不多,在魔界中帝以為只有自己曉得,因為連獄王都要透過蓮王方能與亞伯聯繫,但奇奧斯是魔界人,論輩分也比亞伯小許多,他們兩人又怎麼會牽扯上?

  若說亞伯和奇奧斯本來就認識帝是相信的,因為父親好歹也兩千多歲,而奇奧斯七百餘歲,在魔界肯定會碰上面,但再怎麼熟,亞伯是帕諾的事情同等機密,為什麼奇奧斯會得知?

  帝的怒火來自對奇奧斯的不信任,以及父親太脫線了!

  「你莫怪亞伯大人。」

  奇奧斯察覺帝憤怒,不由得嘴角一揚,這個傲氣的帝表面上說總是對父親冷淡至極,但骨子裡還是很愛父親的,才會那麼護短、那麼容易就將自己給當成敵人,不過奇奧斯也沒有心生不悅,魔界的政權動盪不安,帝防著自己也是應該的。

  奇奧斯淺笑,笑中參差些許得意與嘲諷,他吐納著氣息,老老實實的說:「帝,你是魔界的將軍,一舉一動都受人矚目,而我在魔界中扮演的角色可是『無所事事的敗家子弟』、『花心侯爵』,可有誰真正懂我在做什麼?亞伯大人與你不常連繫就怕拖累你,他不與獄王交集也是憂心王的身邊就有背叛者,如此,魔界中的情報該由誰傳出?」

  奇奧斯將手不規矩的伸向帝的臉龐,卻在碰上前就被帝給打開。奇奧斯不痛不癢的盯著面容扭曲的青年將軍,又道:「你不覺得我很適合擔任這職位?」

  帝不語,邪魅的金眸直瞪似笑非笑的奇奧斯。

  魔蒂斯聽得半知不解,沒好氣的提議:「兩位大哥,你們談的內容應該不可洩漏吧?怎麼就在這裡講起來了,還越講越有火花?」

  撒冷輕輕頷首,嬌柔地緩慢眨眼,跟著年紀也才十六歲就看出苗頭不對的魔蒂斯一起勸阻:「要講什麼祕密還是進屋子裡講。如果帝嫌我們幾個礙眼,大不了我們幾個繼續吃東西、聊八卦。」

  撒冷是精靈界的子民,同時又是魔界將軍帝的朋友,再怎麼要好,他也不會特意去問魔界內部的私事,除非帝很有興致要與他分享,他當然就洗耳恭聽了。

  帝收起千刀萬剮般的眼神,當一一瞥向瀏金、撒冷、魔蒂斯的同時,眼底已是退去了不理智的情緒。神界、精靈界的大將都在此,還有老爸亞伯、人類使者魔蒂斯,四界裡他信任的人都已到齊,所以他才會要奇奧斯過來找自己,共同密談一些機密。

  「那到剎的房間吧。」帝率先轉身離去,邊道:「都一起來吧,這事很重要。」

  很重要?但你卻讓我加入一起聽?魔帝斯當下還不能弄明白帝的想法,後來寒假過後開學了,聽莘西雅和雨果學姊提及選魔界軍所一事,才恍然明白帝要他跟著聽也許是有目的。可到了更以後,魔蒂斯完全搞懂帝的想法,就再也沒有抱持著「他是要選我當軍所才把秘密跟我說」的感想。

  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到剎的房間,只有迪絲說累了,於是她就先回房休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