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很久沒有在亞爾學園上課,突然踏進餐廳的感覺微妙的就像是畢業很久回母校的樣子,感動地讓眼眶都溼了。

  古斯塔奇不喜歡某人一時興起陷入自我世界,腳一抬,將高中部第一部門的前十名名人給踹進餐廳的主食樓,他的出場就是隆重的「五體投地」,由於魔蒂斯等人來的時間偏晚,主食樓內早已聚集不少點餐的學生,頓時跌倒出糗的魔蒂斯成為眾人的焦點。

  先是安靜的三秒鐘(除了某隻白目兔子笑得很開心),而後是熱鬧的騷動。
  魔蒂斯去末神歲後惹出了大事件而停學了三十天,但這三十天內他還陸陸續續「發展事業」,可說是名聲傳很大,才會導致他一出現(即使跌的很醜)便是眾人的目光。

  許多人都想要去扶起清秀可人的魔蒂斯,但拉厄亞和古斯塔奇一人各一隻手就抓起了他,成功阻止了不少對魔蒂斯有意念的仰慕者的鹹豬手。魔蒂斯站好,發現了很多人在看自己,便揚起笑容,又是引來一陣尖叫,卻無人知道他內心有多尷尬。

  拉厄亞淡淡瞥了一眼他,道:「你好像長高了?」

  「有嗎?」魔蒂斯一直都比拉厄亞和古斯塔奇矮,現在也還是如此,哪有長高的樣子?

  「有,可能長高了三公分。」拉厄亞只是目測,他約一百七十四、古斯塔奇一百七十五,魔蒂斯剛入學時是一百六十九,現在至少有一七二。

  「咦?我之前還原氣大傷呢,竟然還能長高!」魔蒂斯有點小高興,雖然還是矮了兩位朋友一點,但也許以後會急起直追。

  「你在發育期,多吃、多喝牛奶就會長得很快。」拉厄亞將視線移開,點餐區聚集了很多人,但不像在點餐,全都往他們這邊開來,讓他有點不悅的眉心皺起,這麼多人是要怎樣闖進去點東西吃?

  只可惜,總是面容淡漠的拉厄亞鮮少能有攘看得出他的心情如何,諸多學生還以為拉厄亞在打量自己,將精靈少年的警告眼神自動換成欣賞目光,不論男女各個都害羞的別開頭,只有古斯塔奇懂拉厄亞在想什麼,便挺身站出去趕人。

  「是看人看呆了嗎?若沒要點餐就請讓開,我們趕時間呢。」

  雖然是有點霸道的口氣,但話中還是有著一個「請」字,再說古斯塔奇本來就是這個性,學生們早就習慣,連忙附了錢就端著餐走得遠遠的盯著好久不見的一年級四位名人。

  「古斯塔奇,你怎麼可以仗勢欺人呢?」後方,一道低音女聲響起。

  魔蒂斯好奇的回頭,那是一位米黃色長髮綁成低馬尾、雙眼顏色蔚藍的學姊在說話,她的面貌俊美精緻,笑得十分灑脫,身旁還有一位頭低低,但隱約看得出來是面貌精緻漂亮的長腿學姊。

  帥氣學姊沒有責怪古斯塔奇的樣子,倒像是打聲招呼一樣的輕鬆口吻。

  魔蒂斯的腦中搜尋著關於兩位學姊的資料,記得在上次的淘汰賽中見過她們……

  「早安,凱兒薩學姊、死羅學姊。」拉厄亞點頭問好。

  魔蒂斯張開嘴巴,對啦!就是這兩個名字!

  「我哪有仗勢欺人?」古斯塔奇努努嘴,「我還用敬語哩!」

  「這樣哪,那我誤會你了。」帥氣的凱兒薩歉笑,周圍不少人都眼神陶醉的看著她,愛慕的表情不用點名也看得出來。「你就是魔蒂斯吧?幸會,我是凱兒薩˙李˙克斯特,我身旁這位是我的精靈搭檔,死羅˙奇帝莫斯帝。」

  凱兒薩順道的介紹死羅反而令魔蒂斯感到有點奇怪,正想詢問時,凱兒薩又從容不迫的說:「死羅很害羞的,都不說話,還請見諒。」

  不說話?那要如何溝通?

  「看著她的眼睛,久了自然你就明白她在想什麼。」凱兒薩說。

  魔蒂斯汗顏,自己都沒講話,凱兒薩學姊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嗎?難到這就是與死羅學姊相處久了就會有的特技?

  「不敢當呀!」凱兒薩笑得很開心,魔蒂斯的表情十分生動,在想什麼一眼就可以輕易看出,「這不是特技,這是心靈感應。」

  「呃……心靈感應很厲害。」魔蒂斯直覺自己在不說話好像會失去存在的價值。R扯著牠的褲子,魔蒂斯往牠那看,小兔子抬頭與他深情對望,不過幾秒鐘,魔蒂斯一臉認真的說:「別瞪了,我看不出你的眼神在說什麼。」

  R半瞇著眼睛,魔蒂斯想也沒想就說:「啊,你在罵我笨蛋!」他這話讓聽見的人都低頭憋笑。

  「白痴。」古斯塔奇趁著魔蒂斯張牙舞爪要反攻的時候又出奇不測的舉手指向點餐處:「我們不用餐嗎?今日的特價甜點是草莓奶酪。」

  「什麼,哪裡?」

  通常都是甜食擺第一的魔蒂斯就不再和古斯塔奇計較。一個轉眼他用快速的步伐奔往點餐區,那裡的同學已經讓好路給他走,他絕對沒有濫用他身為名人的特權,純粹是同學們被他餓狼似的眼神給嚇到,紛紛都退向兩旁。

  不過,卻有一位少女敢和魔蒂斯站在一起點餐。

  「喵,早安呀學弟。」

  魔蒂斯的眼中只有甜點,但這聲音太耳熟,他帶著疑惑往聲音的來源望去。

  「妮露學姊!」

  「好久不見。」

  「我們有很久不見嗎?」魔蒂斯歪頭,他們好像開學前還出去玩過一次啊!

  「喵喵,你看起來好像沒事,我可聽說你前晚好像昏倒了?」妮露得知的情況是帝的訓練太操勞,魔蒂斯體力不加就昏過去,但R卻跑來跟她得意洋洋的坦承是牠用石頭打中魔蒂斯的小腿讓他跌倒,本意是藉此讓魔蒂斯因受傷而休息一下,哪知魔蒂斯倒下時撞到前額昏過去,幸好只腫了一個包。

  「嗯,不過現在康復了許多。」

  妮露感嘆,「哎,你看這就是年輕人的好處,總是復原得比較快。破殺和旭就沒這麼幸運了,直到昨晚才回學校呢,之前都在家裡療傷,他們都三年級了還請假這麼久,課業都耽誤了啦!」

  魔蒂斯點頭,他後來得知了兩位學長受傷的事情,寒假時和大家一起去探望過他們兩人,但探望不成卻變成圍爐吃火鍋。

  妮露變得很小聲,但魔蒂斯還是聽到了:「喵,都怪……都怪帝先生,有事沒事找他們去一起對付洛奇西亞?喵,有沒有搞錯呀,他們才十八歲耶,也不用為了軍所的位置這麼拼呀,反正未來還很有機會……」

  魔蒂斯單憑她幾句話就聽出其中的緣由,才想問什麼,肩上就有某隻纖細的手掌拍過來,此人正是妮露的好朋友,雨果。

  「噓……」雨果輕輕搖頭,但這警告似的舉動卻是對著妮露。

  「哦,對不起,喵。」妮露趕緊用手摀了起來,但說出的話已全入魔蒂斯的耳中,好奇心旺盛的學弟可是眼睛發著閃亮的光芒在看她,她卻感到雞皮疙瘩,這魔蒂斯什麼時候學會這種眼神攻擊?

  「這件事告訴你也好……中午的時候過來花園找我……」雨果停頓,然後是不常見的嚴肅面容:「一個人過來。」

  ※

  魔蒂斯依照雨果的約定,中午用餐時間就帶著便當要去找雨果學姊。

  不過,從剛剛到現在,他一直感覺有人跟蹤自己。

  魔蒂斯停下來,有些不太開心的警告身後的人。

  「請出來,別在鬼鬼祟祟的跟著我了,有什麼事情我都會聽你講。」

  他已經習慣有仰慕自己的粉絲會跟著他,而他們多半是表白心意或者送些小禮物,不過這次不同,當對方現身時,魔蒂斯著實呆了一會兒。

  那是一對相貌不凡的男女,一個精靈,一個貌似是人類,魔蒂斯不太會分辨種族,但這並不夠成讓他驚愕的理由,而是這兩人都不是穿著亞爾的制服,看起來也非教師,而且,魔蒂斯似乎跟他們有一面之緣。

  「你們是大叔……呃,帝的朋友?」對付洛奇西亞與叛黨時,協助帝的其中兩人。

  魔蒂斯只有點印象,畢竟這兩人的衣著與髮色都十分顯眼,要不注意都很難。

  「唔……」男人突然退縮,困惑的瞇著眼眸。

  男人的身軀瘦弱且高挑,但卻有點駝背,幾綹長亂的水藍色頭髮遮住他的右半部臉孔,但從左邊露出的醶來看是很端正英俊的,卻因灰眸中的膽怯而少了幾分剛正不阿的氣質。

  可魔蒂斯覺得此人深藏不漏,那溫和怯懦的氣息中還有絲絲令人害怕的強大魔力……精靈一族,會不會是蓮王的部下?少年猜著,不敢肯定。

  「你唔個屁啊!」男人身旁的人類女子年約二十五上下,她十分暴力的從男人的頭上揍下去,巴掌大的清麗小臉顯得優遊自在,彷彿她說的話與做出的毆打舉動都不是她做的。

  「愛爾塔,妳打得好、好用力!」男人哀怨地抱怨,聲音弱得跟蚊子聲差不多大,一點控訴暴力的感覺都沒有。

  「我不用力的話就打不醒你了。」人類女子──愛爾塔兩手一攤,表現出「我這都是為了你好」的無辜神情。

  「妳騙我,妳只是想打我對不對……」男人哽咽,接著在錯愕的魔蒂斯面前直接飆出淚水,速度快得可以去當演員。

  「吵死了,閉嘴!你沒看到魔蒂斯都被你嚇傻了嗎?」愛爾塔斥責。「抱歉,修斯達的個性比較害羞,還請你見諒。」說完,穿著厚底楔形鞋的她便墊起腳,纖細的手往男人的後腦一壓,讓他做出道歉鞠躬的動作。

  這下魔蒂斯更錯愕了……這兩個人是在說相聲嗎?

  「請問,你們找我有事嗎?」

  魔蒂斯剛剛不悅的心情都已消散,此時的他滿頭問號,不明白他們怎會出現在亞爾,又怎會跟著自己?

  「其實……」

  「其實我和修斯達想多多認識你,畢竟以後我們要齊心修補神石嘛!」愛爾塔狠狠打斷修斯達的話,還笑得燦類如花,不理不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