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一聽就懂愛爾塔的意思,只是他沒想過會與他們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修補神石之大神選定的人共八位,其中四位是使者、四位為結界師。

  人界使者: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魔界使者:帝˙阿爾˙狄恩亞斯。

  神界使者:莘西雅˙安珮基˙加百列。

  精靈界使者:拉厄亞˙夜瑟。

  魔界結界師:剎˙西杰。

  魔蒂斯已經認識了三位使者、一位結界師,還有神界、精靈界、人界的結界師從未碰過面,如今愛爾塔和修斯達說要與他共同修補神石,就代表他們分別是神界與精靈界的結界師!

  還有,修斯達這個名字在哪聽過?莘西雅學姊好像有提過……

  魔蒂斯吞嚥口水,半緊張半扭捏的問:「請問,你是蓮王的部下嗎?」

  修斯達根本就沒有開口的機會,愛爾塔便憑空拿出一把閃著銀亮光芒、散發著危險氣息的手槍,對準了修斯達的太陽穴,不分青紅皂白的就開槍了!在那一瞬間,魔蒂斯萬分肯定他看見了那把手槍的外層在噁心蠕動,接著睜開了一隻金色的妖異眼眸。

  魔蒂斯被突然的景象嚇得不知要做什麼反應,呆愣愣的佇在原地,耳中是手槍發射後的餘音,鼻中聞到些許的煙硝味,眼底直視著愛爾塔灑脫地收起槍,而被襲擊的修斯達已經倒地不起。

  這是在演戲嗎?魔蒂斯逐漸回神,恐慌也從心底深處不斷竄上來。

  大白天的就上演兇殺案了!

  「別怕,沒事的。」

  愛爾塔輕鬆的口吻還是無法說服魔蒂斯的耽憂……況且還是讓殺人兇手來安撫他?

  隱約看出前面的少年的戒心沒有放下,愛爾塔的笑容反而越發越大,她蹲下來,戳著地上男人的臉頰,溫柔的威脅著:「還再裝死我可不理你了。」

  忽然之間,修斯達張開那雙灰色的下垂眼,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緊緊捧著愛爾塔臉龐,緊張得都結巴了:「不、不要不理我……」

  修斯達的眼眶瞬間就紅了,淚水順勢流下,看的魔蒂斯呼吸乍然停止,沒死就算了,怎麼又哭了?這個大男人真的是被神選定的結界師?心靈未免也太脆弱。

  愛爾塔扶起他,接著朝魔蒂斯抿嘴一笑,眼底那透出來是可愛的狡黠精光,亮麗的讓修斯達移不開目光,這點自然也入了魔蒂斯的眼,頓時領悟他們兩人的關係匪淺。

  「乖。」愛爾塔拍拍修斯達的腰肩,然後對發現什麼事情的少年說:「如果是你,躲得過剛剛那槍嗎?」

  魔蒂斯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從剛才愛爾塔流暢的動作來看,那貫滿魔力的一槍根本襲擊的接近完美無缺,哪可能躲得過?就算能,那也是強者方可辦到,換做是他早就完蛋。

  魔蒂斯堅定的搖頭,大方承認自己的實力還不到能躲過那槍的等級。

  愛爾塔滿意的笑了,勾著修斯達的手,欣喜般的介紹:「呵,我是怕你不相信修斯達的實力,所以就只好證明給你看了!希望你別被嚇到。」

  早嚇死了!魔蒂斯在內心哀怨的吐嘈,但表面冷靜得很。

  「請問,為何怕我不相信他的實力?」魔蒂斯是知道愛爾塔的意思,修斯達看起來弱不禁風,比較自大又沒力量的人是不會輕易看出他隱藏的強大魔力。

  愛爾塔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正式自我介紹,連忙拉著眼淚終於乾掉的修斯達到魔蒂斯前面,漾著動人的笑靨,道:

  「我是人界結界師愛爾塔˙北若迪亞,以後修補神石的時候就由我負責張起結界保護你囉!而這是修斯達˙東之風,精靈界的結界師,也是精靈界三聖靈之一的統領將軍。」她完全不給修斯達發言的機會。

  果然來頭不小……

  魔蒂斯微微低下頭,長長的睫毛輕緩眨著,貌似是個文靜少年,但內心卻是苦惱精靈界的高層幹部都性格古怪,那蓮王是個腹黑,撒冷是個驕傲的女王,然後這修斯達呢?結巴的愛哭鬼,興許也是個雙面人,還有愛爾塔小姐,魔蒂斯對她最初的印象就是馴服修斯達的高手。

  魔蒂斯的心緒被他濃密的睫毛給遮去了一半,愛爾塔便甜甜的微笑,不拆穿少年把他們倆個當成了怪人。

  「嘿,你拿著便當,是要去哪吃飯嗎?」愛爾塔很喜歡和人搭訕,尤其對方是個有趣的孩子,她不刻意捉弄,但會不自覺想要把魔蒂斯當弟弟寵愛。由於魔蒂斯一直都不說話,她也就隨口找了個話題,沒有這種找人聊天的勇氣,很難和人打交道。

  魔蒂斯並沒有把雨果交待的話忘掉,他也在這裡與兩人耽擱了一點時間,便點頭,有禮的道歉:「我跟人有約,可能得先離開了。」

  愛爾塔哪會放過魔蒂斯?他和修斯達特地跑來亞爾就是來找可愛的人界使者多多交流。愛爾塔抬手,往修斯達還算精壯的胸口打去。

  「噢……」修斯達低頭就見愛爾塔笑瞇瞇著與自己相望,他們兩人都搭檔二十年有了,這樣在看不出來她的意思他這搭檔也就白當了。修斯達咳了咳,臉龐微紅的道:「請問……唔,我們可以與你們一起用餐……嗎?」方才乾掉的眼眶又溼透,好像魔蒂斯不答應他又要哭了。

  魔蒂斯正在想要怎麼拒絕,就有救星登場替他解圍。

  「修斯達大哥、愛姊,你們怎麼有空出現在這?」

  魔蒂斯回首,他的後方站了兩個人,一個是約自己出來的雨果,另一個開口問話的則為天使公主莘西雅。

  「妳才是呢,怎麼回來讀書了?神界應該還是忙成一團才是……」愛爾塔一說,莘西雅卻有意的看了一眼魔蒂斯再把視線拉回她和修斯達身上,好像在提示什麼。愛爾塔一點就通,抖著身體,憋笑:「哦,回來看笑話的嗎?」

  莘西雅滿臉黑線,「不是,我是聽說你們兩個要與魔蒂斯首次接觸,我擔心你們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就從神界回來了,反正我今天比較有空,就把比較不重要的事情交給蘇茉爾幫我處理。」

  「什麼驚人之舉?小莘就這麼不信任我們嗎?嗚嗚嗚……我好難過喔……」修斯達一開口就先掉眼淚,好在魔帝斯已經知道他的哭功有多強,也就不再那樣震撼,而雨果和莘西雅早就熟識他很久,這位精靈界統領將軍有多會哭,他們自小就知道。

  當時她們兩個都還是孩子,記得有次哭著想要看看龍宮的水靈珠,央求修斯達帶她們去,結果卻變成兩個六歲和七歲的小女孩在安慰哭得亂七八糟、形象毀得很徹底的修斯達。

  「學姊不用太擔心,我心臟很強的。」當然,被嚇過之後才曉得有多強。

  「沒被怎樣就好。」

  莘西雅話中有話,令魔蒂斯有點在意若兩位學姊沒有及時出現,修斯達和愛爾塔會怎麼對待他?

  「如果你消失在亞爾,恐怕又會引發什麼大騷動吧!」

  莘西雅後來補充的這句魔蒂斯直接翻譯成修斯達兩人是來學校綁走自己的?

  「如果他還沒被懲戒完,我們的確會把他帶去精靈界,不過來了以後才知道他開始上學了,真是有點小失望呢。」愛爾塔惋惜的嘆氣,不到一秒時間,又提起精神問魔蒂斯:「你說和人有約,指得就是雨果和莘西雅嗎?」

  「呃?嗯。」

  莘西雅和雨果一同出現,魔蒂斯姑且將兩人當作都找自己商量事情,事實上也是如此,雨果不太會講話,就找了在神界恰好忙完重要事的莘西雅,而天使公主從瀏金口中得之修斯達和愛爾塔處理完精靈界和人界的事情後打算和魔蒂斯會面,莘西雅就決定乾脆他們四個一起和魔蒂斯講個明白才好,免得以後大家都傷感情……

  一開始,魔蒂斯被晾在旁邊枯等他們四人討論完,卻萬萬沒想過他們與自己要說的事情還與亞爾學園實力排名第一和第二的破殺、旭有關。

  原來,魔界的青年將軍˙帝一直沒有選出同等副將軍階級的軍所,但謠傳帝看中破殺或旭其中的一人,所以才會連續兩次都找兩人協助自己捉拿罪犯。

  所謂的兩次是有根據的,第一次的時候約在三年前左右,那個時間點爆出了很多大事:魔水晶的出現、時空洞的扭曲、連R也是那時候出現在拉厄亞的房間,還有亞爾學園遭到叛黨大規模突襲、古斯塔奇的狼人化、人界縱火案……提到了三年前,魔蒂斯刻意往遠處看,因為三年前他出了車禍喪失了記憶。

  魔水晶首度出現於神界,帝、剎、剎的軍所和神界人員聯手阻擋要搶奪魔水晶的叛黨,帝沒有軍所,又不想從魔界找不信任的人充當助手,就到亞爾帶走了破殺和旭兩位年僅十六歲的少年,那次的結果是兩人受重傷回學校。

  第二次就是前陣子的洛奇西亞事件。兩位學長被洛奇西雅打傷,在家休養了一段時間,而他們會這樣拼的原因是由於想要當上帝的軍所。

  魔蒂斯其實真想脫口罵臭大叔真是個罪孽,遲遲不決定誰是軍所,搞得學長們年紀輕輕就差點被洛奇西亞打死!

  不過,說來說去都是關於帝沒有軍所的事情,這又與魔蒂斯有什麼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