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西亞是一個很有耐性的人,他等待著時機成熟就會行動。

  同時,他也是個很顧及面子的人。

  那年那日他失敗了,成為全世界人所唾棄的對象。

  每回首當年,他心中就多了幾分痛苦與興奮。

  依稀記得亞伯苦苦哀求他的表情,使他有短暫的猶豫。

  隱隱殘存將權力掌握其中的快感,掌控魔界的權力!

  他敵不過自己的心魔,因此在也柏恩說出自己內心的慾望時,他打從心底的激昂澎湃──

  為何他不是魔界王者?獄王的身體在衰弱,魔界終又有誰能真正的繼承魔界王位?亞伯只是表兄弟,魔界大公主又沒什麼兵力握在手中,那麼最佳的人選就屬他了!

  於是計畫就開始了,那也是將他推向黑暗深淵的錯誤決定。

  自他出兵威脅魔王的那一刻開始,命運在轉動,他若失敗,將遺臭萬年,假使成功,以他的聰明才智也並未不是個好君王!但,最終結果,他被關進大牢中。
  外頭的人怎麼流傳他呢?

  洛奇西亞心忖,史書必定將他寫得很邪惡醜陋吧……

  他的人生,就此結束了。

  他極度冷靜的思考。

  今日他逃獄,往後的日子怎麼過?

  苟延殘喘。

  報復嗎?

  依舊是,苟延殘喘。

  橫豎都是苟延殘喘,那麼他就這麼做吧……


  「想當聖人?那是妄想,世上沒幾人能真的做到。想當惡人?簡單,隨便放火殺人就行了。能力越強大的人越有資格當上述兩種人,洛奇,你想當哪個?」


  這是誰說的話?

  洛奇西亞回想,好像是那個人……亞伯˙基爾˙狄恩亞斯,他倆是表兄弟、好朋友,如今卻是敵人。

  他有那麼些許的後悔,卻不會真的承認自己犯下的過錯,在將懺悔的前一秒他內心的邪惡又湧上,明明是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就猶如惡魔的催眠……

  ──你都做了,還悔不當初?真是軟弱的男人。既然做了就別後悔,你已是邪惡之人啊!

  洛奇西亞抬頭面對著狹隘且黑暗的牢房,堅定在他的眼中擴散開來。

  是啊,他可是洛奇西亞,他的字典中沒有後悔二字。

  他不是個會永遠乖乖待在牢中等死的男人,他是魔界的王族,驕傲的魔界王子,在臨死前也要轟轟烈烈的戰鬥!

  他與教授連手,但他隱瞞了部分目的。

  他讓人界第一殺手的女兒對人類使者下毒手,他並沒有興趣去殺一個小鬼。而與教授的主人能否見面他也沒興致了。

  他決心和亞伯戰鬥。

  最後一次,賭上彼此性命的戰鬥。

  他不會想再去爭奪魔王的王位,那對他沒好處,因為其他的王哪可能坐視不管?他也不會安逸的隱居起來,完全不符合他的個性,他厭惡苟延殘喘。

  他只想,大鬧一場!

  讓世人們知道他的力量!

  讓世人們畏懼他的力量!

  讓世人們記起他的存在!

  無拘束,恣意破壞!

  然後,他與亞伯再度見面了。

  他們是敵人。

  他們戰鬥了。

  而他也輸了。

  「你還是很強啊……我還想……嗚……你變弱了那結局就得改了……」

  洛奇西亞與亞伯平視,口吻再冷淡不過。

  亞伯無法理解洛奇西亞的想法,而且忽然之間他感受到一股冷顫,強烈的想將貫穿洛奇西亞心臟的手給抽回來。

  洛奇西亞臨死前勾勒起一抹懾人的笑靨。

  「呵,當年你問的那個問題……」

  他口吐鮮血。

  鮮血不斷流出,如數不清的罪惡。

  「我選擇當……」

  他身染鮮血。

  鮮血不斷流出,如無法回頭的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