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

  潔蘿一大清早就找不到要訓練士兵的帝,她找遍了整個魔界皇宮,都沒有一人看到帝的身影,她一氣之下就讓帝的士兵放一天假,看他回來的時候怎麼找士兵練隊。

  早晨六點十五分,友夜友˙安特,急急忙的敲上司潔蘿的房間門,潔蘿啜口咖啡,然後讓他進來。友夜友快速走到潔蘿旁,在她耳邊低語,之後潔蘿將有低血壓的剎叫醒。

  三人低調的進入帝的房間,他們以為自己神秘的行蹤沒人察覺,卻有一隻貓在遠處偷偷觀望。貝奇搖搖尾巴,把玩自己的鬍鬚,肯定潔蘿等三人都入帝的房後,他腳步輕盈地回身去找奇奧斯。

  約過十分鐘,西朵拖著步伐,緩慢地也走入擠了一堆人的帝將軍寢室。

  魔界結界師,剎˙西杰與精靈界結界師,修斯達˙東之風,兩人正安靜無聲的張起小結界,將受傷的四位朋友保護於直徑三尺的咒陣內,西朵、瀏金、潔蘿各負責治癒一人。

  帝的傷勢還好處裡,友夜友耗了一些魔力就把帝讓龍爪傷著的腹部醫治好,這種簡單的醫療魔法他還會用,但魔蒂斯、R和小魔龍的傷就不好處理。

  瀏金專學光明系與治療系魔法,他負責醫治魔蒂斯,但水龍王的龍嘯造成少年體內的內臟些微破裂,他必須花費更多魔力才能救昏過去的魔蒂斯。

  R一有意識就虛弱的爬到魔蒂斯的身旁,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口中吐出三片魔水晶,然後攤開魔蒂斯的右掌,把碎片放到掌心上。

  魔水晶在接觸到魔蒂斯的皮膚的那一剎那,奇幻的七彩光芒展現,魔幻之光充滿整個房間,照亮每個人的臉孔,窗簾也抵擋不了激光,在外面巡邏的士兵都瞇眼注意帝將軍的寢宮,約莫十幾秒過後光芒才消退。

  帝等人驚愕,魔水晶竟然嵌入魔蒂斯的體內,彷彿那原本就是屬於他的東西,接著美麗且純白的烈火從魔蒂斯的皮膚緩慢的燃燒起,逐漸包覆著他的身體每處,像在保護他。

  熟悉魔法的人都聽說過火焰魔法的最高等級──神火,純白,治療一切傷痛的高級火焰魔法。

  而魔蒂斯,年僅十七歲的少年,竟在潛意識用了這種高等法術!

  「這小子……哈哈!這小子滿強的嘛!」帝突然開懷大笑,如發現了世紀珍寶。

  「第二次了……這是神聖的我第二次親眼看魔蒂斯用這項魔法。」瀏金退後,神火的火焰越來越強烈,他不敢任意靠近。「他已經在自我修復,我們就先依治其他人吧。」

  「不用了,他們都好得差不多了。」帝輕拍R和小黑的頭,「臭兔子,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R機靈的跳開,裝傻的眨眼:「要說什麼唷?沒有唷。」

  帝抓過牠的兔耳,把兩隻長耳往兩邊拉扯,威脅:「不要裝瘋賣傻,你讓瀏金去救人卻沒跟他說清楚事情的前後因果,而且還吐出魔水晶給魔蒂斯,這一切你都不解釋嗎?」

  每個人都點頭,很認同帝的疑惑。

  「怎麼能怪人家?」R裝得很無辜,宛如受害者,「人家哪知道瀏金把你們都叫來?小瀏金,你壞壞!」

  「因、因為……」瀏金被R那種指責的眼神看待,慌張的想要解釋,但帝擺手要他別說話。

  「你還敢怪瀏金?要不是他覺得還是有問題,你們哪能安全脫身!臭兔子,你想一下,你覺得光靠瀏金壓得住『水神大人』嗎?那老傢伙活得比宙王還要久,宙王見到他還得給三分面子!」

  帝很生氣的把R按在地上,用魔法束縛之術不讓牠逃開,「幸好瀏金沒有笨到不找人求救,否則今天連他也會受到責難!這件事情有多難處理,你懂不懂?還不給我們一個交待的話,我就把你丟給獅鷲當早餐!」

  R不怕帝的脅迫,牠沒掙扎也沒哭吼,冷靜地問:「唷,瀏金,今天的『劇本』是你想出來的?」

  「你是說救人的方法嗎?嗯,神聖的我想說你們肯定會觸怒水神大人,所以才編了這個天大的謊言。」瀏金苦惱的垮下清麗的臉龐,嘟嘴說:「宙王陛下會不會罰我禁閉一個月啊……」

  「不用擔心,人家會保你的。」R咧嘴燦笑。

  「你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你還保別人嗎?」帝哭笑不得,R這隻臭兔子不管何時何地都樂觀且冷靜。

  「當然行啦,你說宙王見到水龍王要給三分面子,你都不知道宙王看見我是要給一百分面子唷!」R嗝嗝地笑,牠感覺很有自信,帝找不出破綻來吐槽牠的話。

  「帝,你知道嗎?你是我活了這麼久,第一個敢將我壓制於地的人。」

  兔眼瞬時成為艷如血的鮮紅,歡樂的氛圍因R的瞳色變化而消沉詭異,異常地威壓從牠的身上流動而出,襲進所有人的內心。

  帝蹙眉,R又是給了他一股在心中恐懼的壓迫感,這隻兔子……到底是誰?

  R明明被帝壓制住,但牠散出的壓迫感在場每個人都有感受到,不約而同的稍稍緊繃起來。

  「首先,我要讚美小瀏金的聰明才智,你小時候還笨笨的,果然長大了就是不一樣唷!」R的口吻如同老一輩在欣慰年輕人有了大成就,感覺十分詭異。

  「瀏金小時後?他都快一千五百多歲了,你……」帝起身,站於剎旁邊,與眾人同樣警戒的瞪著笑得詭譎的白色動物。

  「我想這裡認識我的只有小瀏金、小黑跟小魔了吧?小瀏金,告訴他們我的名字。」R說。

  瀏金微愣,兒時的記憶中他就與R相處過,然後在他更懂事時父親告訴過自己R的真實身分:

  「『永世預言師──Red Destiny』!」

  ……

  半晌時刻,其他人齊聲大叫:「咦──什麼──?」

  帝搖晃瀏金的肩膀,噴著口水很難以智信地說:「瀏金,你說什麼鬼話?那個什麼預言師的不是一千年前就死光了嗎?」

  「帝、帝!你冷靜一點,預言師沒有死光,是一直以來只有一個!」剎拼命地阻止帝謀殺神界大將的舉動。

  「不是只有一個,好像是每幾萬年還是幾十萬年才有一個……」潔蘿害怕地倒抽氣,她從沒聽說預言師一族還活著的消息。

  「你們別慌……」修斯達比他們都還要更緊張,「那、那個,R……你真的是什麼預言師嗎?」

  一個重點疑問,立刻所有人都安靜看R。

  R動動兔耳,給了他們無敵的招牌笑容。

 

 

 

 

 

 

 

 

 

 

 

 

 

 

 

 

談談轟動近日的新番動畫吧

『進擊的巨人』

我沒看(被踹

老實說我會怕有血腥的作品(獵奇、暴力等

但如果畫面唯美(?)例如漫畫『零之地帶』,雖然有幾集是血腥R18,但其實畫面沒有很恐怖

『進擊的巨人』我聽到兩極的評價

 

(1)不適合吃飯看,會動的果然......血腥的震撼!

(2)恐怖血腥?哈哈,怎麼會呢!

 

大概是這樣的反應吧

但都說作畫不錯,尤其OP很激昂

如果我有勇氣會找漫畫來看吧

 

再來說說這幾章節

有讀者發現到了

主角魔蒂斯變得很沒戲份的感覺XD

我自己在敲鍵盤時也有這感覺,但他的身分地位不足以撼動水神

還是需要朋友幫助,所以小魔抱歉了,這幾章讓你人在場卻沒話可說

但是放心,接下來你都有話可講囉!

 

然後

終於R的身分暴露

其實也不是牠刻意隱瞞

反正沒人問,牠也就不說,但接下來為了行動也許牠會選擇低調

牠的年齡性別我一直沒有個準確設定,就當是秘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