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怎麼可能啊!我才不信。」帝口頭上不屑一顧,但心底真真實實在慌張,瀏金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說謊,比如唬愣水龍王,但在朋友面前他不需要騙說R是什麼永世預言師。

 

  所以只有一種實話……

 

  「人家只不過是活了久一點唷,大家不用怕我。」R的年齡不詳,性別也不明,這隻動物約在三年前炸毀拉厄亞的房間,還身軀受傷,此時卻有個驚為天人的身分,每個人怎不會驚訝?

 

  瀏金自小時後就和R相識,所以沒有他人來得震撼,他幫助R脫離帝的壓制,少了口紅的嫩唇輕聲道:「神聖的我以為大家都知道牠呢……」

 

  大家接受R,將牠當成朋友,因此過了千年之久,瀏金見到了R反應也是好像老朋友相會,態度自然至極。而其他人也一樣,認為愛在各界亂跑的小兔子和瀏金一定是在某地結識。

 

  雙方都誤會了!原來一千五百多歲的瀏金已經認識R許久,起碼千年以上。

 

  「但魔甦日之戰後就流傳預言師已死的消息,R又怎會在這裡活蹦亂跳?」諸多疑點,帝不會放過任何一個。

 

  「人家都活了好久好久,『區區』魔甦日之戰又算得了什麼?」R呵呵呵,帝他們可是心情宛如坐雲霄飛車,卻不會往下飆速,而是不斷向天際直衝,感覺頭暈目眩。

 

  「唷,反正人家已經說了身份,信不信由你們。」R像個人類兩隻手環胸,挺直了背部,魔法字大大的秀給他們看:「總之,人家會安撫各界之王,你們不會被責備的唷!」

 

  事後,昏睡的魔蒂斯讓帝帶回亞爾宿舍,房內的古斯塔奇和拉厄亞可是一夜無眠,守在魔蒂斯的房間裡就等他平安歸來。

 

  R連連趕去各界通報王們,他們的反應很不一樣。

 

 

  宙王:「你怎麼會去鬥上難纏的水龍王啊!」

  R:「有比人家更難纏的人物唷?」

  神王便哼氣不說話。

 

 

  蓮王:「做得好啊!哈哈哈!」

  R:「人家可是永世預言師,誰能奈我何?」

  精靈王豎起大拇指。

 

 

  獄王:「……」

  R:「小獄,你在睡覺?沒關係,人家自言自語也好,你要當心也伯恩和凱特唷!」

  獄王閉目不回。

 

 

  人界小國王:「預言師大人您怎麼親臨了?」

  R:「唷,我是來搗亂你的工作!」

  人界小國王聽了立即昏厥。

 

  ※

 

  傍晚時刻,魔蒂斯終於兩眼惺忪的甦醒。

 

  房內只有他這人類與一隻小黑龍。

 

  魔蒂斯掀開棉被,他穿著睡衣睡褲,他又目光巡視房內一遍,這是他的房間沒錯。可是應該不對,昨晚他勇闖水龍宮,還讓水神逮個正著!帝等人出現了,那後來呢?他的記憶被迫中止,怎麼也記不得後續。

 

  魔蒂斯下床拉開窗簾,正逢夕落,彩霞美如畫,卻覺得陣陣心涼,他無力地坐回軟床,感覺空虛。

 

  少年想事情想得出神,有人進房了也沒發現。

 

  R見魔蒂斯面容哀愁的瞪地板,便問:「煩惱什麼唷?」

 

  「沒什麼。」魔蒂斯還很昏昏欲睡,但都下午了他也該振作,免得晚上睡不著變成日夜顛倒,只會加重黑眼圈。

 

  「對了,今天是星期二。」R指著日歷,說:「拉厄亞幫我們請病假了。」

 

  魔蒂斯翻著日歷本,不太相信時間飛梭如此之快,「我們出發的那天也才星期六,怎麼今天就星期二了?」

 

  「你睡了快三天。」R拿梳子整裡白色毛髮,邊道:「你被水龍王打傷而自行運魔火迅速恢復肉身,但消耗得魔力和精力太多,當然只能不斷昏睡以便休息……唷,會餓嗎?」

 

  「咕嚕咕嚕……」魔蒂斯的胃很大方的回應。揉揉肚子,少年問:「那後來呢?」

 

  「一切都讓我處理的妥妥當當!」R的保證換來魔蒂斯的斜眼不信任。

 

  「你確定?」

 

  「真的唷,不然你又怎能睡了兩天都沒有人來叫醒你痛罵一頓?」R此言頗有說服力,魔蒂斯想了想也覺得這樣沒錯。

 

  勇闖海底水龍宮,還讓水神逮著正著!沒有演變成國家級大事件,魔蒂斯真的覺得超級幸運。

 

  「反正王們都認為魔水晶已經融合入你的體內就是最大的收穫,得罪水神又算得了什麼?小魔啊,你可得好好謝謝各界王。」R說,魔蒂斯將窗簾拉闔,邊點頭又邊換衣服,「等等你吃完飯我們去探望小蓮。」

 

  脫衣動作稍微緩了緩,魔蒂斯回身,「蓮王陛下怎麼了?」

 

  「生病了,且病得不輕。」

 

  「怎會呢?」

 

  「又怎不會生病?精靈與人一樣,也是會染病的。」R翻找魔蒂斯的衣櫃,尋找能適宜到精靈界穿的好衣服,「小蓮生病的事情暫時沒有傳開,各界王只偷偷派人去探望他,這麼做是正確的,魔界獄王也一直在昏睡中,兩界大王都這樣虛弱,叛黨可會蠢蠢欲動。」

 

  「上次也才剛解決完洛奇西亞事件,叛黨不會那麼沒腦袋一直挑釁精靈界和魔界吧?」魔蒂斯呵呵冷笑。

 

  「這也是一半的可能性,但也不能忽略另一半,如能挑釁成功,這兩界也多少會有損失,可不是?」小兔子把衣服抽出來,刻意重重地扔給魔蒂斯。

 

  「哦。」魔蒂斯想不到更好的話來反駁。「可是,各界王都派人去探望蓮王,會引發人們的猜忌吧?」

 

  「那就要視派誰而定了。」R捂嘴憋笑。

 

  小兔子笑得那麼陰險,是因為牠知道誰會去探望生病的蓮王。

 

  精靈界,帝王寢宮──

 

  蓮王是病了,但沒有病到不能接待重要訪客。

 

  唇色略白的蓮王氣虛的淺笑:「你們都來看本王,真是有心。」

 

  「不用亞莉伯小國王說,我自己也會衝來看看您!」人界結界師愛爾塔笑嘻嘻,雙手奉上新人類帝國小國王的慰問禮,「我也不清楚這是什麼大禮,總之就希望你收下。」

 

  「那孩子送的我都會收,先放旁邊吧。」蓮王命侍女接過。

 

  愛爾塔完以後是剎走向前,帝則坐得安安穩穩,似乎是到此一遊的感覺。

 

  「陛下,獄王並不知您生病的事情,所以我等四位將軍商量過後,由我和帝送上這份『禮物』。」剎的手中拿了一本書,蓮王讓人拿來翻閱細看,神情忽然批變。

 

  「這是!」蓮王音太激動而狂咳,「這這……」

 

  「已絕版的『狩獵計畫』小說第一集,聽人說您一直很想要,所以帕諾大人就割愛了。」剎恭敬的又巧妙的快快退後,怕蓮王太激動而把口水都噴給他。

 

  「那後面的續集呢?」蓮王很擔心這問題。

 

  「請自己跟帕諾大人要。」剎撇得很清楚,蓮王的蒼白小臉立刻垮下,口中還念念有詞帕諾真是混帳。

 

 

 

 

 

 

 

 

 

 

 

 

 

 

 

 

本集即將進入完結階段^^

 

闖水龍宮的事情暫時結束

各界王都幫著R和魔蒂斯擋著水神的怒氣XD

 

 

不過這也是魔蒂斯和水神結下的一個樑子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