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爾左右搖頭,神情柔和:「我不會預言。但我相信艾伊雷爾不會死……預言『天命運轉,神火不滅』。我將我的信念灌入魔水晶,希冀有朝一日能把我未了的心願託付給艾伊雷爾的朋友。」

  帝慵懶似的眨眼,姆指比向自己:「不是R,是我?」

  「不是R,是你。」厄爾微笑重複青年將軍的話,給予最佳肯定。

  「能得厄爾國王的青睞,小將我真感無比榮耀。」

  乍聽之下是開玩笑的語氣,但帝是非常認真的表達自己的心意。

  「你願意接受我的遺志才是我的榮幸。」厄爾握住帝的雙手,抬起眼簾道:「帝將軍,R一定會陪伴魔蒂斯,但我還是想請你好好照顧那孩子……」

  盯了一會兒厄爾誠懇的肌膚接觸,帝也回給他真摯的眼神:「國王陛下,我不會『代替』你照顧他。」

  厄爾沉默,帝抽回手續說:「因為我並非你,我是我自己,我要以我自己的意志跟他當朋友、指引他、照顧他。」

  厄爾繃緊的面容放緩許多,道:「帝將軍,你果然是個好人……」

  「行了行了。」帝察覺自己不太會應付表裡如一、心思純正的厄爾。

  帝恍惚的想道,厄爾國王在天命的註定下英雄早逝,是否連天都無法容忍這樣完美的人存在?

  他的一切成就千年後的局勢。

  他的名,震古鑠今。

  豐功偉業,永垂不朽。

  ──而這一切都緣由他的犧牲。

  「你,後悔嗎?」

  這般話,聲極輕,風一吹便能帶過,更在這極靜之地顯得蒼涼沁心。

  深邃的金眸凝視厄爾,帝輕問。

  「我後悔什麼呢?」厄爾攤開雙手掌心,那段曾經他生命中最美好記憶幻化似呈現在光球中。他摯愛的親人、朋友,他們快樂的笑靨。

  「並沒有所謂後悔。天注定,不可違……?不。我想違抗,憑我自身實力並不難,讓全世界陪著魔蒂斯喪命又有何不可?」厄爾的每一字句都震入帝的內心,蕩漾起波波漣漪。

  「那並無意義。我願,我所有珍惜的一切繼續存活,也不想這世界就此毀滅。帝將軍,這世界很美好很邪惡又很有趣,可不是?正因活著,嚐到了人生百態。戀世、厭世,嗯……包容萬物的這『世界』,我很喜歡。」

  帝有種被徹底打敗的感覺。

  卻又矛盾的很舒爽。

  「哈哈哈──」青年將軍捧腹大笑,無比的純真。「我這生能見到你,也是很有緣,可惜……」

  「不可惜。」厄爾中止青年的思維。「帝將軍,期望我們來世能真正當一回朋友。」他伸出手,迎接對方的回應。

  「呵……」帝用力回握,感受陣陣魔力的暖流進入體內。

  「帝將軍,我願艾伊雷爾與你們一生平安順遂,『再見』。」

  「『再見了』,厄爾國王。」

  不會再見的再見。

  帝的身體漸慢透明,最終整個消失於這個空間。

  厄爾的身體散做光球,冉冉升起。

 

  ……

 

  帝身邊有吵雜的聲音,他睜開兩眸,周遭環境是今日踏入的精靈王寢室,剎、破殺那群讓蓮王特意傳喚過來的朋友們也已回到原地,彷彿方才不曾親身經歷千年前的魔甦日之戰。

  「魔蒂斯呢?」帝左右探看,他們才發覺少了誰。

  「在這裡。」蓮王翻開寬敞大床上的軟被子,少年正睡在裡頭。蓮王輕拍他的臉頰,但沒有任何反應,「……不對勁,他沒回來!」

  聞語,眾人臉色大變,紛紛圍在床邊探視如假人一動不動、睡得極沉的魔蒂斯。

  「他的意識還在幻境中。」帝無非有意的將蓮王推去一旁,手握緊少年的兩肩搖晃,凝重擔憂的汗水滑下幾滴:「嘿,醒醒、魔蒂斯,聽到沒有?快點給我醒來!」

  「魔蒂斯!」平常說話細聲如蚊的雨果飆出豆大的眼淚,兩手合掌的痛哭:「你、你不要嚇我們,拜託快醒醒呀……」

  「張開結界,快!」剎對修斯達急道,「各位,麻煩你們施展魔法將他帶回來……」

  帕諾按住剎和修斯達要結印的手,沉著冷靜的把看清的事實說出:「他將自己的意識關閉於回憶幻境內,我們強行將他的精神帶回現實只會侵害他的大腦。」

  「那我們該怎麼做才好?」剎很洩氣的問。

  帕諾不語。帝想也沒想,持續拍打、柔捏、呼喚等最基本又最費力的方式想叫醒膽小怯懦,只敢活在記憶裡的少年:「魔蒂斯,死小鬼!別賴床了,再睡下去神修日到了你要魔神再次復活毀了你哥努力保住的世界嗎?」

  奇蹟的這話有了點奏效,少年的睫毛微微抖動,但沒有想要醒來的跡象。

  帝嘖了一聲,連哄帶罵又出手拉他臉頰,道:

  「聽話,快點醒來……還裝睡嗎?哼,我真替R、你哥和你母后感到可悲呀魔蒂斯,你活著是天大的好消息,但你為何偏憎恨活著的自己,卻又執著封印欲摧毀世界的魔神?

  「你矛盾了。魔蒂斯,聽到沒?你很矛盾,是死是活你做不出選擇,果然是個乳臭味甘的毛頭小子,虧你生為人類帝國二皇子、還是大魔導士厄爾的胞弟,怎麼思想如此不成熟,現在還封閉內心不願面對事實?」

  眾人怔了,帝失心瘋將宛如傀儡娃娃的魔蒂斯扛起,來個能製造出巨大著地響音的過肩摔。

  帝扳動手指發出關節擠壓空氣的嘎啦嘎啦清脆響聲,流氓模樣學得恰當好處,還頗有再打個幾拳的意猶未盡神情。

  雨果和愛爾塔這兩位很有憐憫心的女性二話不說衝上前保護魔蒂斯,讓剎、修斯達一同架住準備揮拳上陣的帝。

  金眸掃視身旁這群愛護魔蒂斯有佳的朋友們,帝打開成拳的手掌,全身的力氣都放鬆使緊捉他手臂不放的伯爵與精靈能支撐住自己的體重,俊美邪魅的容貌更是大方地展露調侃笑靨,扯著右邊的嘴角慵懶道:

  「你睜眼看看呀魔蒂斯,好多人都想保護你,你卻寧願推開他們的愛……啊我懂了,你會這麼做是因為你根本也不愛他們,對吧?」

  一個疑問的結束,需要一個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帝利用激將法想喚醒魔蒂斯卻徒勞無功,他花費許多耐性和希望都沒能讓少年稍微有些反應,他越來越心寒與難過。

  剎感受到帝的自信正在消退,輕聲道:「也許我們晚點再試著叫醒他。」

  帝稍微使力的掙脫兩個大男人的桎梏,悲憤心痛的道:「沒那個閒工夫等他醒來!魔蒂斯,你要不就永遠睡下去,要不就立刻睜眼和我們對話……你聽著,世界不是以你為中心構成,沒了你我們照樣可以封印魔神!千年前厄爾國王能辦到的事情我們也能辦到,而你這沒路用的小子就一輩子活在夢裡吧,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乍爾,在帝如野獸般的發狂怒吼之後,魔蒂斯的眼簾終於撥雲見日的緩緩睜開──

  「我叫什麼名字?」

  少年走下床,聲音是毫無感情的冰冷,向來神采奕奕的鮮紅瞳孔卻在他張眼之後暗黑無比。

  「我是誰?」

  他的面容清秀俊美,卻因失去正常人類該有的生命氣息而宛如會動的人偶娃娃,頭歪協一邊,走路時駝背又兩手鬆軟晃動,不協調的走動方式更是增加許多怪異的恐怖感。

  帝一個箭步來到在他眼底像是沒人愛而發神經的少年前方,老早就蓄勢待發的拳頭呵成的攻向少年下顎,漂亮的將他奏飛五公尺至撞牆。

  少年嘔出幾口鮮血,深紅的雙眼頻頻眨眼,每眨一次眼神就恢復了些清醒明亮。

  「魔蒂斯!」眾人齊聲大叫,成群結隊的跑來他身邊,上下其手檢查他哪裡有受傷。

  「帝,你會不會太狠了?」見兒子如此粗暴,帕諾也不知是欣慰還是悲哀。

  「恰到好處而已。」兩手插腰,揍人者一副不怎麼悔過還期待眾人誇讚他的驕傲神態。「總要有人當壞人,我自認很適合這角色。」

  「哎呀,你就不怕把他揍到腦袋傻了嗎?」也屬於冷靜派的依蜜沒參加救援團的行動,老實地待在後方等著魔蒂斯醒後的反應。

  「不只他,我想我們都是傻子。」

  帝不像開玩笑地聳肩:「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行為是極端之人的個性,不幸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潛在意識都有這想法,就看理智能否牢牢鎖住不讓它萌生。魔蒂斯年紀尚輕就碰到攸關世界的生死大事,又是關鍵人物之一,怪不得他很難從痛苦中走出來,才會處於崩潰與堅強的中心點,稍一不慎便落得玉石俱焚。」

  蓮王應該是被帝的這番話給逗笑了,在帝不爽發飆前便開口:「你們都聽到了吧,就不用急著圍毆帝了。」

  帝皺眉瞪向那群治療魔蒂斯的朋友,經蓮王的提點才想到他們方才的確有想圍過來打他的跡象。帝還真是對那群朋友既好笑又生氣。

  「感覺好點了沒?」剎捧起魔蒂斯的臉,查看瞳孔收縮有無反應。

  「唔……」少年搖晃腦袋,意識尚不清楚導致聽什麼都嗡嗡叫。

  「魔蒂斯,能聽到我講話嗎?」

  剎問,他的模樣奄奄一息,有隨時昏厥的可能性。

  少年恍恍惚惚地抬頭注視自己前面的人,憶起一位年老熟悉的修女對他說──『你是世界上唯一的魔蒂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

  魔蒂斯。

  艾伊雷爾。

  我是誰?

 

  『我,艾伊雷爾,愧對千年前的所有人,我沒有完成封印魔神的使命,還讓哥哥奉獻生命。為何我沒能死在魔酥日之戰?』

 

  ──我,魔蒂斯,來到千年之後,必須活著完成畢生背負的天命,不能再令世界被魔神毀滅,我要保護愛的親人朋友們……我不能死!

 

  『你怎麼能覺得高興?哥哥會死都是因為你的錯』

 

  ──不是誰的錯,誰都沒能預知時空漩渦的出現。

 

  『藉口!的確因為你導致愛的人們死亡,你不能否認。』

 

  ──我沒有否認。你為什麼一直要說『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不能接受那場戰爭的結果,也依然活下來。是為了彌補、亦是為了今日的自己,我的存活攸關世界危機、我的存活延續了厄爾的意志……我不想死,我將繼續向前走,永不回頭!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明白,即便我不是天生的使者身分、非能打破世界和平的關鍵人物,我也不會輕言放棄生命。我只是自私的想要活下去啊……』

 

  ──是呀,一點也沒錯。我好內疚,羞愧地想要去死,竟然慶幸自己還能存活。

 

  『活著的我找到了更想保護之人──母后、一群貼心摯友。』

 

  ──我是為了彌補亦是為了今日的自己而活。

 

  『我沒有很堅強,非常弱懦。』

 

 

 

  ──但 我 還是決定活下去。

 

 

 

  他始終都是自己。

  不會因為過了一千年,他就會成為另一個人。

  『小魔,是時代不接受你,還是你不接受這時代?』

  R曾經一語點醒他,怎麼他又忘了呢?

  而他也允諾自己要堅強的活下去……

  他是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少年吐納呼吸,模糊視線與混亂世神志正趨於恢復,似人形玩偶的虛無狀態在轉變為真實神情。

  帝從人群中擠到正中央,常溫的手掌觸碰魔蒂斯冰涼的臉頰,然後用力一捏:「魔蒂斯,你醒了就說點話,讓我知道有沒有真把你揍傻了。」

  少年呆愣的任帝捏痛他,發疼的感知傳遞到大腦神經,慢了幾拍才道:「……臭大叔?」

  「哈,他傻了。」帝癟嘴,然後起身走人。

  等帝那個身高有一百八十八公分高的龐然大物一閃開,關心魔蒂斯的朋友居時撲向前抱住他。

  「太好了,你沒事!」

  「真是嚇死我們了。」

  「我們還以為帝真的想揍死你啊……」

  魔蒂斯困惑的見哭得梨花帶淚又鬼哭狼嚎的雨果和修斯達。安心吐氣的剎、旭、潔蘿。輕微笑的奇奧斯、貝奇與破殺。哭中帶笑的愛爾塔。嚴厲斥責的撒冷。哇啦哇啦說了一堆話的妮露,以及在人群後方與他相望的蓮王、帕諾和依蜜,最後視線轉向翹著二朗腿喝茶的帝……

  魔蒂斯將手按壓胸口,低喃:「謝謝你,艾伊雷爾。」

  而後,他漾出純真開懷的笑靨:「謝謝你們,各位。」

 

 

 

 

 

 

 

 

 


 

  在過年前發完這篇~耶!

  恭喜魔蒂斯跟自己內心的心魔戰鬥,勝利了~不過也一定要勝利啦,沒戰勝心魔估計這故事也無法進行啊(自己吐槽

  

  先講前頭,帝與厄爾,不同兩個時代的人物在此畫下句點。

  帝,他真心欣賞厄爾,從歷史古文去看,感想是這個大魔導士很強,但見到本人卻是另一回事呢,各種談吐眼神氣質與自身散發的強大力量,帝將他當做可敬的朋友(競爭對手?)

  『可惜--』帝想說的是什麼,留給讀者自由發揮。

  而厄爾……我就不多說了,給各位讀者去更多想像關於他這個人。

  

  回到主角魔蒂斯身上。

  小魔這孩子很矛盾,是個有趣的存在。

  厄爾不會做出毀滅世界的決定,魔蒂斯卻有這種可能性;沒有為什麼,個性不同、價值觀等等都不同,即便他們是同個父親生的。

  稍一不小心,魔蒂斯會走偏,因此R的存在性就變得很重要;『惡的事情我來安排,沾滿鮮血的手是我』是R的做風,『小魔你就好好的保護這個世界。』

  魔蒂斯的失控總能讓R拉回來,而這次R不在小魔身邊,魔蒂斯就靠自己了,孩子你要自己長大、堅強起來!

  當然,要由帝狠狠打醒他才行(壞心)。

 

  那麼,下一章節見~

  敬祝各位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