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奇嘖一聲,手才舉到一半就讓R跳耀而起捉住,「小魔只是太感動『畢生』能見到雄偉的美麗建築,所以才引起身體不適,他其實沒怎樣,你別報告老師讓他不能進去參觀唷!」

  「你那是什麼怪話,不舒服才更要休息吧?」而且,怎會因太感動而想嘔吐?古斯塔奇把魔蒂斯的手拉上自己的肩,小心安穩地讓他靠著自己。

  「你別掃興,小魔就不想休息啊,對唷?」R說,魔蒂斯也輕頷首。

  「如果真的撐不住了就跟我們說。」這對搭檔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古斯塔奇不自覺別頭和拉厄亞對望,似乎祈求他能給點指引,只是精靈少年也不解他們的思維,遂無奈搖頭。

  真是對不起。魔蒂斯的心在道歉,但口頭上是無論如何都還不能說明一切。

  抬眼,赤紅的眼眸凝視碩大的宮殿,金髮少年讓犬族之子攙扶走著,每一步都令他的呼吸沉重困難,感覺血液在沸騰,每個數小的細胞彷彿都在吶喊──我終於回來了!

  這人界的美麗皇宮……

  人界皇家博物館位於南宮,每隔兩星期開放假日兩天讓民眾進來參觀。

  博物館內收藏了人界各個有名的藝術家作品,以及歷代國王的偉大政績。

  這次博物館特別在非假日期間開放給亞爾學園的學生參觀,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解說員帶領,他頭髮花白且身形矮小,走路的速度卻不會輸給年輕人,也沒見他用拐杖走路,領帶上別了小小的麥克風,卻能在寬大的博物館內壓過眾多學生的聲音,回音四處反射,學生們要說話也是很小聲在交談,給足了解說員面子。

  能永傳下來的藝術品往往都讓人心生敬畏與感動,又擺設於美輪美奐、精細雕琢的宮廷建築內,更顯它們無價的高貴至上。

  解說員特地在某個畫像前佇足,算是排在滿前頭的魔蒂斯頓時心跳加速,那幅人像畫僅有半身,他頭戴皇冠、身穿華麗典雅之服,手握魔杖,俊臉面正,異色的瞳目似乎煥發灼灼光芒,嘴唇輕揚,笑靨中那溫榮之餘又是威嚴十足,畫家將此人的柔與剛表現得非常完美,彷彿這人的靈魂就在裡面,那雙眸像在訴說著即使背負不可忤逆天命,他依然堅定的走下去,直至死亡。

  多麼偉大的一個人!

  多麼淒絕的一幅畫。

  淚水浸濕了魔蒂斯的紅眸,他覺得這一刻,哥哥就站在他眼前。

  「他是厄爾˙凡克˙卡若萊特!」蒼老的解說員面容變得敬佩,聲音也比方才的平板多了幾分激昂,學生們注意到了,也肅然聽他說:「厄爾國王是千年前卡諾萊特家族的年輕國王,歷史上他還有個偉大稱號──史上最強魔導士!」

  厄爾˙凡克˙卡諾萊特,有史以來最強最偉大的魔導士。

  厄爾的父親稀伊爾是魔神的後代子孫,在十九歲那年迎娶月神族的聖女芙雅為妻,後芙雅於厄爾三歲那年死亡。厄爾擁有神魔血統,魔力比歷任國王都還要強大,父親稀伊爾過世後由他繼承王位,但厄爾卻因一場戰爭而亡。

  那是千年前的故事了。

  歷史記載,那日是修補四顆神石的神聖「神修日」,卻也是最悲慘的日子。

  魔神欲摧毀大神的封印魔法,擁護魔神的惡人全部反撲正義,全界遭受到恐怖攻擊,戰爭爆發,各界之王出面支援,使者與結界師們不敵魔神力量,就在魔神即將出世的千鈞一髮──厄爾國王用他的生命交換全界的和平!

  他把所有的魔力注入四顆神石內。

  他的金髮剎那成銀。

  他的俊臉皺如老者。

  他的身軀化成光芒。

  厄爾˙凡克˙卡諾萊特,就此消失於人世間。

  厄爾的死亡帶來了和平,帶來了希望,卻帶走了他的生命。

  那是千年前的故事了。

  史稱──魔甦日之戰!

  ※

  金髮少年利用自由時間避開了人群,躲過朋友的注意,揹著重重的背包,與白色動物快速的穿梭在人界皇宮之中。他們熟悉這裡的一切,他們知道要往哪裡走就會通到下一個地方,他們明白哪個時間點巡邏隊不會經過,他們都曉得,因為太過熟悉了……

  那是記憶在吶喊,呼喚著少年的本能,讓他不顧後果的向前奔跑。

  ──我只是想知道大戰之後發生的事情。

  ──厄爾大哥死了。那其他人呢?

  ──母親,您也死了嗎?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只剩下我了……

  乍然,腦海中浮出許許多多的人,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們。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所遇到的每個人。

  他不是孤單的。

  少年的步伐逐漸慢下,白色動物也陪著他站在原地。

  我不是一個人……

  只是卻逼迫自己一個人承擔所有的痛苦,明明身邊的好友都想要幫助他,他卻選擇推開,就害怕他們會不能接受自己。朋友們已經太多次用真誠的言語告訴他願意伸出援手、願意與他共患難、願意接受他的一切。

  所以呢?

  少年悲愴的殘笑,就向前走吧!揹負著大哥的遺願,活在這世上的人必須繼續完成未完成的使命。他的親愛朋友們,他會告訴他們所有的真相,他會用顫抖的心去訴說因果循環。

  金髮少年靠著牆,一步一步往皇室圖書館邁進,他的回憶片段,就只差一點點就能湊齊,他想要明瞭魔甦日大戰以後,家族為什麼會被推翻?

  少年突然握緊頸上的腐朽項鍊,記憶的深處又是受到刺激,憶起了些回憶碎片。


  ──各位好,我是亞安菲迪。
  那時,戴著單邊眼鏡的死神有禮的自我介紹。


  ──那條鍊子是我姪子的遺物,他是一位國王。
  少年胸口的項鍊,是死神給的。


  死神怎會是國舅?那時的少年很困惑。


  ──那是很久以前,我還是人類時候的事情。
  死神語調清冷地回。


  這條項鍊是……


  「這交給你。」
  曾經,一位異色瞳孔的金髮男人將項鍊交給了疼愛的弟弟。
  「我有段咒語要傳給你,你必須記好,只要咒語正確,它會幫助你使用力量。」
  金髮男人微笑,而他最後卻死於一場戰爭……


  少年不自覺得流出哀痛淚水,雙腿再也站不住,內心的疼痛讓他跪在不知名的女子面前。

  太模糊了,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也模糊了他的記憶。

  真想,就這樣什麼也想不起來。

  可是,想不起就是遺失了那美好的過去,與最珍愛的親人!

  那就只有哭了。少年咬得唇破血流,肉體的痛楚怎能比得上絕望悲傷的心?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