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的火焰使者》簡介
傳說:金髮人類擁有神祕力量,嗜血族飲其血能無敵,魔族啃其骨能披靡,唯精靈與神族食其肉則死亡。 魔蒂斯,金髮少年,為尋求自己失去的記憶,踏上了求學之旅! 未料,去讀個書還能意外連連。 結識精靈界之王, 拜魔界將軍為師, 與神界天使交友, 遇人界第一殺手, 還扯上五界災難。 魔蒂斯翻白眼,無奈道:「我也太倒楣了吧!」

目前分類:神的火焰使者《五》新學期事件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課途中,梅基感應到一股非比尋常的強大魔力降臨在亞爾學園,能夠這麼肆無忌憚不隱藏魔力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一個人了──

  「是帝先生?」梅基抓抓頭,他可記得帝將軍在人界忙著對付洛奇西亞,應該不可能會跑來亞爾學園。

  梅基向窗外看去,憂心著各大界的安危。

  此次的全界警界是黃燈情況,宙王下令亞爾的學生們先暫時不用離校幫忙,讓各界的軍隊應付就好,畢竟這次的對手是世界級罪犯,而且假使宙王答應了,愛護學生的米亞校長將是第一個反對學生幫忙的人。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亞伯已經得到情報,洛奇西亞已越獄。

  從前,他們是親人,是朋友。

  如今,他們是敵人。

  「洛奇西亞的個性驕傲無比,他不會想要再當什麼王了……」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洛奇西亞是一個很有耐性的人,他等待著時機成熟就會行動。

  同時,他也是個很顧及面子的人。

  那年那日他失敗了,成為全世界人所唾棄的對象。

  每回首當年,他心中就多了幾分痛苦與興奮。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少年翻閱著種族百科全書,裡面的詳細記載多半和R所敘述的相差不少,不過R的是超簡潔的版本。魔蒂斯將書闔上,把頭髮吹乾後就關燈上床歇息。

  R眨著單隻眼睛望向他的背,然後又往出戶外頭看。黑色的天空不見明月與星光,今晚徹底的讓漆黑壟罩了。

  魔蒂斯面對著牆壁張開眼眸,期待著今晚又會夢見什麼?

  翌日──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耶?」魔蒂斯用手摸摸下顎,學著老人深思的模樣,大家便看向突然出聲的他。「我剛剛說了什麼……用得到皮?用得到皮!」

  魔蒂斯再次將文字資料重新快速瀏覽過一次。

  破殺和伊芙司一個雙手環胸,一個起身去倒茶、拿點心給學弟妹們吃,想來今晚又是要快樂的迎接朝陽,聆聽鳥鳴之歌,一夜無眠直接去考試了。

  古斯塔奇嫌惡地微微往旁靠去,不太想和發瘋似的魔蒂斯太過靠近。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是不是吵到你們了……」這是魔蒂斯開學以來第一次近看破殺和伊芙司,他們眼睛下的黑眼圈重的可以去當殭屍。

  「沒有。」破殺的目光快速的掃了一眼他們,然後繼續閱讀,「有事?」

  「那個,我想問什麼簽約?」

  「暑假的時候我們不是一起吃火鍋?」破殺的視線離開不了書本,不過腦袋很清楚魔蒂斯在講哪件事情。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距離我們三年級畢業,剩下短短的三個月。」

  台上的發表者氣態威嚴不可逆,讓他掃過的視線範圍內,沒有一個學生不會寒毛直豎。

  「我也即將把學生會長的位置承接下去。」

  發表者的目光最後鎖定了某位金髮的娃娃臉學生。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修斯達抬頭,他眼前的少年正在流淚,一滴接著一滴,眉頭緊皺,那雙鮮紅地眼眸附著一層悲慟的朦霧,而他纖細的身體正在顫抖。

  修斯達不懂魔蒂斯因何哭泣,是被黛茉茉女王的事蹟給感動嗎?於是,修斯達又哭得更加起勁。

  莘西雅想說點什麼,卻赫然感覺自己不知道能說什麼?她也不明白魔蒂斯哭的理由,但他是真的在悲傷、在心痛著什麼、惋惜著什麼……

  「那位女王陛下真的終生不嫁嗎?」魔蒂斯哽咽,他的心越來越痛,絞得他好想嘔吐,好想放聲大哭,那位他的好朋友、那位總是拉著他的手跳舞的精靈女王,自己已經再也見不到她了!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還感覺不到嗎?帝大哥可能要你當他的軍所。」

  莘西雅從之前就有感覺,這次的直覺可不假,當米亞抱怨說帝都不肯選破殺和旭的時候,她的不安感更是擴充了胸口。

  「什麼……」魔蒂斯深深的呼吸,瞠目結舌的問:「妳、妳說什麼?」

  「帝大哥可能要你當他的軍所。」莘西雅二度重覆,怕魔蒂斯還沒消化這個消息,又第三次強調:「你可能會是他看中的軍所。」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魔蒂斯一聽就懂愛爾塔的意思,只是他沒想過會與他們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修補神石之大神選定的人共八位,其中四位是使者、四位為結界師。

  人界使者: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魔界使者:帝˙阿爾˙狄恩亞斯。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魔蒂斯很久沒有在亞爾學園上課,突然踏進餐廳的感覺微妙的就像是畢業很久回母校的樣子,感動地讓眼眶都溼了。

  古斯塔奇不喜歡某人一時興起陷入自我世界,腳一抬,將高中部第一部門的前十名名人給踹進餐廳的主食樓,他的出場就是隆重的「五體投地」,由於魔蒂斯等人來的時間偏晚,主食樓內早已聚集不少點餐的學生,頓時跌倒出糗的魔蒂斯成為眾人的焦點。

  先是安靜的三秒鐘(除了某隻白目兔子笑得很開心),而後是熱鬧的騷動。
  魔蒂斯去末神歲後惹出了大事件而停學了三十天,但這三十天內他還陸陸續續「發展事業」,可說是名聲傳很大,才會導致他一出現(即使跌的很醜)便是眾人的目光。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寒假第十一天,上午九點十分。


  今天,魔蒂斯來到人界。

  他要打工。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寒假第四天,下午兩點十二分整。


  「你還真會睡啊。」

  魔蒂斯被搖醒後就瞪著說話的人,帝。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魔蒂斯在魔界養傷五日,之後回亞爾學園,由於他還在停學中,所以過著一早上醒來後就到校內圖書館找關於自己身世的資料,中午和拉厄亞、小黑、R吃飯,夜晚則讓拉厄亞教著今天的上課進度,更晚就被帝與剎伯爵帶出去訓練。

  古斯塔奇是在魔蒂斯快復學前幾天才回學校,他請了一個長假,回來後的他明顯憔悴不已,瘦了許多。魔蒂斯關心的問他怎麼變成這種樣子?犬族的王子淡淡地說:家醜不可外揚。不過後來他還是找了時間跟魔蒂斯和拉厄亞談開了。

  蓮王命魔蒂斯到不夜城尋找魔水晶的任務暫時停止,不夜城被搞得天翻地覆,得花上時間重建。

  R去殺手家族一趟後是空手而回,黑杰已經為了魔蒂斯破例洩漏鎖的委託內容,不可能還有第二次的破例,不過黑杰看過洛奇西亞的委託單後,只說了一句:沒什麼特別內幕,單純指名殺人……這也算透露啊!R真想用兔腳踹黑杰的頭。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門把轉動,剎立刻就被吵醒。

  好不容易洛奇西亞的事情解決了,該忙碌的政事也都告一個段落,剎整個人將身心放鬆,才會從昨晚訓練完士兵、洗完澡後就躺到現在都還不起,但某人不識相的闖進來,讓他有那麼些許的不悅。

  「帝,你做什麼……噢……」

  帝將窗簾拉開,剎還不能適應光線明暗的變化,兩眼瞬間接受到外頭明媚的陽光,當然引起一連串的刺激導致雙眸不舒服。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迪絲聽了兒子的真心話,冰冷艷麗的面容稍微暖化了些,說話也不會在那麼有威嚴:「我們真的對你很抱歉,但你留在魔界是好的……」母親的體貼話都還沒說完,做父親的帕諾就抬手要她別說了。

  「帝,我是個無能的男人。」

  帕諾收起了不正經的模樣,轉成嚴肅模式。

  站挺身體後比帝還高上幾公分的帕諾拍著帝的肩膀,認真地道:「你也清楚你的表伯父獄王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所以為了調查他病重的原因以及守護你和迪絲,我決定在外蒐集情報……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他們趕到時拉厄亞等人正在苦戰,魔蒂斯留意敵人們的眼神都出奇的詭異,且怎麼攻擊都還會在站起來,樣子就像前陣子神界神果被偷事件一樣,這些人也許被下了什麼黑暗指令,那操控他們的媒介會是什麼?

  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魔蒂斯命小黑盤旋在天空,而他,站於坐騎的頭頂,挺直了背,高舉雙手,將體內的魔力化為如黑夜的火焰,全集中至掌心中,凝聚的力量轉逐漸形成比他的身體還大上數十倍的純黑火球。

  一直至魔蒂斯的極限已到,他才將淨化黑暗的聖火球向地面施放。

  宛如沒有開關的水龍頭,魔力源源不絕地從少年體內流失。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洛奇西亞冷冷一笑,回頭朝尊敬魔神至瘋狂狀態地叛黨們說:「下面那金髮的少年就是你們要找的火焰使者。」話落,離去,準備與帕諾來場生死對絕。

  魔蒂斯很傷痛欲絕,他清楚紅寧兒不想和他當朋友,但沒想過他會至自己於死地!

  他們之間沒有深仇大恨,彼此相識得時間很短,還不到能為對方真心著想地程度,也許就是這樣,紅寧兒和洛奇西亞的勾結就是生意上的往來,她不會愧對自己的良心,因為她只是個殺手,接了什麼任務,只需完成,過程並不重要吧!

  是自己一廂情願地把她當好友,所以他並不怪她。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忽然又是劇烈晃動,魔蒂斯向旁邊的沙發跌落。

  也是這個時間點,依蜜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強制接通的設定啟動,立體音效顯現出莘西雅滿是焦急與汗水的臉龐,墨綠色的秀髮被風吹得凌亂,身後隱隱有純白的翅膀在拍打,她似乎在飛行,接通後的聲音是風嘯比她的嗓音還大。

  「依蜜叔叔!你們那邊情況怎樣?咦,人呢?」

  「我在這。」也跌得四腳朝天的依蜜趕緊拿起手機,「哎呀,我們這群人都在我賭場內的私人房間,哪知道外面的實際情形?不過爆炸很猛烈,不知道打得怎樣了。」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