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的火焰使者》簡介
傳說:金髮人類擁有神祕力量,嗜血族飲其血能無敵,魔族啃其骨能披靡,唯精靈與神族食其肉則死亡。 魔蒂斯,金髮少年,為尋求自己失去的記憶,踏上了求學之旅! 未料,去讀個書還能意外連連。 結識精靈界之王, 拜魔界將軍為師, 與神界天使交友, 遇人界第一殺手, 還扯上五界災難。 魔蒂斯翻白眼,無奈道:「我也太倒楣了吧!」

目前分類:神的火焰使者《三》危險禁區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旭利用魔蒂斯與古斯塔奇跟著凶瑟去出任務的那段期間,私底下搜查了一些事情。他明白不該這麼做的,但隱約感覺哪裡怪異,便狠下心來,對是自己的學弟、夥伴、也是朋友關係的魔蒂斯做深入調查。

  首先用全能的網路打上關鍵字──「魔蒂斯」,原以為或多或少有些檔案會跳出來,但旭驚愕了,像是刻意被抹除,魔蒂斯這三個字在網路上找尋不到任何資料。

  晚霞的餘暉從窗台透過簾子,映照於旭精緻美麗的臉龐上,細長濃密的睫毛整齊的排列著,在此下面的如玻璃般漂亮的蜜色眼球停格於電腦螢幕。白色螢光與黃橙日光分別從正面和側面給予旭的臉蛋增添柔化效果,使不動如山的他猶如創世紀的雕像,美而冰冷。

  旭注意到有人進了他的房間。在他認識的人當中,能夠不遵守敲門禮儀就入他房的人並不多,長輩和尊敬的人例外,他的朋友也都清楚旭很重視私人隱私,所以都會喊一聲或者敲門一下。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做啥嘆氣?你會老得很快的。」

  帝最看不慣年輕的小孩有事沒事就唉聲嘆氣、自怨自艾,才幾歲而已,人生就受苦了嗎﹖又不是天生就生在讓人悲痛的環境,像個溫室裡的小花平安的長大,最多父母親不幸車禍身亡,還不是很幸運存活下來。

  帝扳起臉來訓斥:「振作點!你天上的父母在看著你呢,要樂觀的活下去!」

  「你太誇張了,我又不是悲憤上蒼的不公平。」魔蒂斯遠離帝,不想沾染古怪大叔的古怪想法。用力抓頭髮,他挺懊惱的問:「唉,莘西雅學姊,神王或蓮王有跟妳提到什麼反噬嗎?」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既然是秘密,為什麼還要跟我說?」

  魔蒂斯聽得一愣一愣,帝今日的話特別多,而且性質接近八卦,真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

  「告訴你救活魔植族,你的功勞有多大!」帝兩手攤開,頭左右搖擺,似乎可憐魔蒂斯不會往好處想。大掌拍拍魔蒂斯的頭頂,帝豎起另一隻手的食指:「然後魔王的病是詛咒……我想說就說了,你有意見嗎?不想聽的話就摀住耳朵,既然都聽了就不能說出去,否則下場會很淒慘。」

  「大嘴巴!守不住秘密的混蛋魔界將軍。」魔蒂斯小聲的嘀咕,心底有個認定,最好別輕易把秘密和帝說。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哇哈哈!雨果妳瞧他們兩個好好玩,亞爾學園有他們兩個不就變得很熱鬧?哎呀,我應該早點把神界的事情處裡好然後快點回學校,這麼有趣的校園生活我肯定要快樂的體會。」莘西雅兩手環抱腹部地彎身大笑,眼角都還飆出幾滴淚珠。

  雨果倒是沒那麼樂觀,吶吶地講出事實:「熱鬧是沒錯,但、但學生會都忙死了……破殺的心情好像都很不好……每天都一張冷酷的臉,還、還對我很凶。」

  「噗哈哈哈!」莘西雅又更加的歡笑,右手掌上下揮動的安慰雨果:「破殺那傢伙哪天沒一張臉冷淡的?哪天他笑了我會覺得他瘋了。」

  雨果這一聽都快哭了,前陣子破殺覺得自己面部確實表情太少,便開始練習微笑……若莘西雅知道他笑得像殺人魔,恐怕會笑得更誇張吧!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莘西雅˙安珮基˙加百烈,就讀於亞莉安柏爾學園高中部二年級第一線A班亞組,種族為神界水之天使。米亞校長原本指派的二年級交換學生正是莘西雅和她的搭檔,由於神界內部發生事情,莘西雅和另外一位學生便無法參與。

  空出的交換學生位置由妮露和雨果兩位三年級學姊「遞補」。

  明明一堆強悍的二年級等著排隊到末神歲學習三十天,米亞校長卻不顧年級的差別,強硬地要三年級的老鳥妮露、雨果兩人踏上交換學生的旅程。後來的某日,魔蒂斯才明白米亞校長的用意何在。

  莘西雅很俊美,魔蒂斯每分每秒都想盯著學姊的臉蛋,不過這樣做太無恥,最後便偷瞄一眼、偷瞄一眼的,莘西雅像是已經習慣,也不會特別不自在。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轟隆!」

  「嗚啊!怎麼了怎麼了?」

  古斯塔奇自床上滾落,尖挺的鼻梁倒楣地撞於地面,卻僅唉叫了幾秒便快速起身往外探望,他蔚藍的眼眸睜圓,口中低呼:「爆炸了?」接著才發現魔蒂斯和R都不在房間內。

  「敵人來襲了嗎?」妮露的房間位於男宿一年級的宿舍區有段距離,神奇的是她在爆炸前後不到五秒就踹開古斯塔奇的房門。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很寧靜。

  魔蒂斯卻睡不著。

  末神歲學園本來將懲罰闖入禁區的魔蒂斯等人立刻板送回原學校亞莉安柏爾,並且三年內不得造訪末神歲。亞爾學園方面,米亞校長也斥責他們並記下大過一支以及停學一個月,要他們幾人好好的在宿舍反省……原本應該是這樣的,但卻沒按照計畫執行。

  魔蒂斯得到的消息是:在末神歲完成一項任務以後回到亞爾學園,記大過一事就能被抵銷,不過沒通融停學,還是要接受最低限度的處罰。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很香的味道。

  是烤肉!

  瞌睡蟲被趕跑,飢腸轆轆的魔蒂斯從鋪在柔嫩草地的黃色格子布上彈坐起來,依靠嗅覺的本能找到烤乳豬的地方,熟透的豬皮被火烤得油亮酥脆,香氣十足的想馬上食指大動,但他的手才剛伸出去就被旁邊的人阻止。

  一顆石頭正中魔蒂斯的手,他回頭瞪著那個人。「你把我的手砸爛了我怎麼吃豬肉?」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坐下來圍成一個圓圈一起聊天,可是二十分鐘都過去了,外面卻沒有什麼動靜。

  「喵唔,我是很高興你願意讓我們綁,但我還是建議我們進去看看,你看都過這個久,他們要來找我們早來了……喵,人家想,那些人根本沒告訴老師,是要我們在裡面悶死吧?」妮露直接往壞處想,雨果也擔憂的咬著下嘴唇。

  「不……」

  「喵,魔蒂斯你別急著說不,我跟你講,今天中午的點心是魔幻奶泡巧克力蜜糖蛋糕,是我跟廚師推薦的。」妮露在昨天就和廚師打好關係,成為好朋友。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末神歲學園,魔蒂斯和古斯塔奇沒有回到宿舍,直接就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他們還沒有拿到課本,所以書包什麼的都不用帶,只要穿著制服乖乖上刻就好。

  兩人肩並肩談著關於紅寧兒的事情以及要去找旭理論等等,就在走過中廊的時候,成群吵鬧的學生使他們好奇的停下腳步查看。

  魔族與其他種族不同,他們對熾熱燦爛的太陽很厭惡,因此末神歲學園的每棟建築物內部都鮮少有能讓光芒透進的窗戶,連小洞口都很不多。

  就因為陽光是魔族的弱點,所以再如何討厭陽光,末神歲的中廊上方依舊有個五芒星型的天窗,以半透明玻璃造成,校長希望學生們能習慣日照。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小鬼聽仔細了,蓮王是騙你的,什麼拉厄亞碰過魔水晶,這種事情你隨便找個人問,他們都會說蓮王在開玩笑。兩年前可是開了一個高峰會議,當時四界的國王對全世界宣布此水晶不能用肉體去碰。」

  帝可是非常清楚蓮王說謊的功力有多深厚,就算是現在長大成人,心智成熟,他偶爾也會被蓮王耍得團團轉。

  魔蒂斯卻沒有帝想得那麼遠,純粹只覺得蓮王沒有必要騙自己,這對蓮王來說有什麼好處嗎?又或者是因為自己被當成使者,所以特別待遇能使用王們視為珍寶的魔水晶?

  大概想了一下,魔蒂斯暫且同意帝的話。「不過,我真的用手拿過啊!」而且它還嵌到我的手中。「那又該怎麼解釋呢?」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事。雖然力量的強弱和血統有關聯,但努力成為強者的人也有,或者基因突變等等,總之都有一定的原因。你別覺得自己不可能像我們這樣強,心理要是不肯定自我,只會自甘墮落,哪可能成功?」

  帝語重心長的說,話中要魔蒂斯別磨磨蹭蹭的、提起自信努力提升等級的真心倒是一絲不毫的傳給了他。

  「我知道,我一定會加油的。」笑了笑,魔蒂斯朝帝豎起大拇指來,同時也查覺哪裡怪異,從帝的話中揣想的話,難道……「大叔,我很好奇,你也是血統的關係所以才會強得很變態嗎?」

  「什麼變態?算了,我就當你是讚美吧。」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將棉被、被單以及許多衣服綁成一條牢固長布條並且綁在床柱上,接著把布條向房間往窗戶外面丟去,從高樓通往地面的逃生路徑就完成了。少年高興的偷笑,卻在聽到外頭傳出守衛的呼喊聲時,趕緊溜之大吉。

  不用帶任何的行李,他只想到精靈界一趟。這時也才清晨五點多,因為早晨要練劍術,守衛與仕女才會一大清早就來叫他起床。

  等到了地面,少年預估守衛發現了自己鬧失蹤,皇宮內應該開始找他了,他在心中罵自己混蛋,竟然賴床了二十分鐘,像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應該要早點起床才對。

  「艾伊雷爾殿下!」守衛們的呼喊來自上面。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頓時,精緻的大房間裡只剩下跪在門邊的魔蒂斯和躺坐在床上的花˙綺亞。  
  實在太尷尬了。魔蒂斯乾笑幾聲,也想要一溜煙的跑走,卻讓花˙綺亞給叫住了:「少年,請你過來一下。」

  「啊?」魔蒂斯指著自己。花˙綺亞點點頭,一臉:「沒錯,就是你,別懷疑」的表情。

  「是個男人就勇敢接受女人的邀請!」黑杰不曉得何時已經出現在魔蒂斯身後,他用大掌抓住魔蒂斯的衣領,用拖的把他拖到花˙綺亞面前。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芙司翹課了,主要原因來自一封限時信。

  他快步朝某間教室前進,那是專屬於那位大人的教室。

  伊芙司一秒也不想浪費,但職位是學生會重要幹部的他說什麼也不能做出在走廊奔跑的違規行為,可用魔法移動又彰顯自己過於緊張,總之,為了可以使自己看起來心平氣和,他只能沉住氣、步伐稍快的走著。

  很重要的信件被他緊握在手中,平滑的一張紙都被握成滿滿皺痕,清楚地讓與他熟識的朋友知道他有多麼焦躁,例如破殺˙達引,打從伊芙司拿到限時信並瀏覽過一次後所擺出的悲痛神情,破殺就知道,這應該和那兩位一年級的交換學生有關聯。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帝將花˙綺亞塞回給魔蒂斯,眼神鎖定於花˙綺亞的胸口。「這個女人是A級罪犯。」口氣淡如平靜的湖水,沒有一點漣漪。

  罪犯的身體會被烙下可恥記號,一輩子都背負著罪人的身分。

  抬眼與帝對望,魔蒂斯想了一下,道:「你應該知道我和古斯塔奇做了什麼事情吧?這位小姐就是我們救出來的罪犯。」

  「那你清楚什麼是A級罪犯?」帝不悅地微微皺眉:「罪犯等級分成S、A、B、C、D、E,越上面的就是兇惡度越高,A級罪犯……應該是殺了不少人吧?你們到底在想什麼?」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童話故事都有著幸福快樂的結局。

  但魔蒂斯知道,那只是人們想要的希望,將殘酷現實轉化成虛構的故事,把期望寄託於幻想中,給自己一個安慰、不會絕望的幸福。

  歷史記載卻不同於此,那是真實故事,透過文字的敘述不保留任何主觀闡述於書本當中,後代人們以這為警惕。

  然而就算觀看歷史資料,也不及聽當事人口述來得更感同身受。魔蒂斯萬萬沒想到,市面上熱門的狼族與血族故事就改編自十年前的一場魔界戰爭,而在他面前的這位外表亮麗姊姊竟是當事人之一。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凱兒薩與死羅是搭檔,他們就讀亞爾學園高中部三年級,是本年級最受歡迎的前十位名人,兩人都是高個子少女,前者俊美體貼、後者清麗脫俗,總是一起進出的他們深受學弟妹們的喜愛。

  這次他們的任務是來到人間界阻止人民暴動,並協助瀏金˙尤銀進行大範圍的淨化。不過,想要通知瀏金前來此區淨化的兩人卻碰上了大麻煩。不知為何,能夠用來找人的魔力搜尋球一直沒有反應,死羅判斷應該是受到附近另一波更強的力量才引起了干擾。

  「好像除了亞爾學園派人來以外,也有不少非法的行家出動了。」凱兒薩單腳跪在一棟破舊的大樓樓頂,向下俯瞰此區的情形,大概比起原貌被破壞了六成左右,不曉得要花上多久時間才可修復完成。

  凱兒薩所指得「行家」是工作性質相似於亞莉安柏爾學生,會接下委託人所交待的任務,行家中又有分合法與非法,如果委託人希望可以解決掉仇人,那就會僱用非法的行家,例如:殺手。而亞爾學園的學生是屬合法的行家。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魔蒂斯被花˙綺亞攻擊──

  魔蒂斯深深地以為自己會死。

  恐懼感凌駕所有知覺,熱燙血液彷彿失去了生命的支持,逐漸冷卻凝固,心臟所帶來的強烈鼓動迴盪在耳內,久久不散,濕鹹的汗水似乎想逃離主人的身邊,快速地從毛細孔奔流而出。

  當巨大尖銳的利刀穿過身體,原以為會撕裂肉軀的疼痛感將使自己昏倒,卻意外只感到被某種溫暖的東西包覆著。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