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好奇魔蒂斯所想的最佳魔王人選是誰。」

  奇奧斯俊美的容顏勾勒出漂亮的笑容狐度,自信的氣質與駭人的發言瞬間就炸毀了魔蒂斯內心剛建立好的一半堅固城牆。

  以平常速度進食的魔蒂斯還是被奇奧斯的話驚得被噎著,趕緊拿起桌上的茶水就胡亂猛喝,但有句名言是欲速則不達──應說是欲灌則被嗆,少年華麗的把水和嚼爛的食物通通又噴又吐,弄得侯爵家的地毯壯烈慘毀。

  奇奧斯挑眉,喚女僕來清理,並端上新的餐點。

  什麼銅牆鐵壁的心理建設!魔蒂斯此刻是羞憤的一觸擊潰。

  「為──」

  「為什麼會知道你們在拉車上所討論的內容?那當然是貝奇跟我說的。」奇奧斯截斷魔蒂斯的發言,並和貝奇相望眨眼,看似親暱。

  這男人和那隻貓有姦情啊!魔蒂斯的心底再如何尖叫吶喊恐怕奇奧斯也無法得知。

  「帝和剎都和你很親近,我以為你會支持他們其中一個。」奇奧斯已用過晚餐,現在他自在的品嚐美酒,徹底展現自己的高雅,還刻意讓魔蒂斯覺得他非常淡定閒暇,不管花多少時間都要讓少年吐出真心話。

  ……落入虎穴了。魔蒂斯低頭又是瘋狂扒飯,剎伯爵一定沒預想奇奧斯會這樣待他。

  既來之則安之吧!

  「就算我說出人名,侯爵你也不一定聽過。」魔蒂斯拿餐巾擦拭嘴角菜汁,在奇奧斯對答前設法把無視技能開到最強的某兔子牽扯進來,「不過R認識那個人喔!牠和我一樣都支持他。」

  奇奧斯成功的被轉移注意力,放下酒杯道:「咦?但之前R和我說牠支持神隱大將軍。」

  R僵硬的扭動脖子,很欣慰魔蒂斯終於會算計牠也微怒他陰了自己。

  魔蒂斯輕蹙眉,他真沒聽R提過神隱將軍的半點事情。

  「唷呵呵,只要不是邪惡的大壞蛋,仁者都能安泰國家。」R巧妙的躲過危險。

  魔蒂斯斜眼瞪牠。

奇奧斯看穿兩人都在打太極,道:「我們都是同一陣線的同伴,為了幫助你們所以才想得知一些情報,若我的好奇使你們困擾,那麼你們不用勉強答覆我。」

  奇奧斯淡淡的苦笑,原本預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決心突然緊急停止,反讓魔蒂斯得到古怪的錯愕感。

  之後侯爵和貝奇就先後離開,由僕人帶領心情不怎美好的魔蒂斯與裝無辜的R到客房歇息。

  魔蒂斯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訴奇奧斯關於亞希瑟的事情,但出了什麼差錯,後果恐不是帝剎協助就能解決的。

  亞希瑟的存在是很久以前就被魔界列為機密事項,而且他會被封印極有可能是由於他的精神遭受黑暗力量入侵,假使奇奧斯查覺魔蒂斯想要救出亞希瑟,而選擇保衛魔界出賣自己,魔蒂斯要把亞希瑟從封印中解救而出就更加的困難了。

  少年瞋向玩筆電玩得不亦樂乎的白色兔子,牠又是如何想的?

  「偉大的預言師大人。」魔蒂斯冷冷的喚名,「你將侯爵拉入我們的陣營,是基於怎樣的理由?」

  奇奧斯˙霍里金˙茲卡,目前魔蒂斯身邊的朋友只有R喜歡他。

  但也許不是喜歡,純粹不想他成為敵人?

  R忙著線上打怪,卻能分心和少年說話:「小魔,你怎會在這裡?」

  「咦?」

  「剎伯爵請他幫忙照顧我們和你在這裡是兩碼子事情唷!」

  「……」

  沒錯,他大可在貝奇出手幫忙他們以後道謝了事,再繼續偷偷行動,而不用花費時間到這裡來讓奇奧斯問話,搞得不能回答又心情變差。

  他應該要早點注意到自己真正的想法,他是想要信任奇奧斯,卻礙於帝的反感而拒絕侯爵的一片好心──不對,他不敢百分百肯定侯爵的心意如何,起碼侯爵「目前」與他們不是敵對關係。

  「奇奧斯是個很白目的人。」R打贏了怪物,喉中發著咯咯的怪笑聲,魔蒂斯認真看光亮魔法字一排排浮現:「會死的鬥爭他偏要參一腳,覺得好玩刺激還能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一舉兩得!他選擇跟我們合作是他賭我們會是最終贏家,若途中他發覺我們會輸,他絕對會出賣我們。」

  「我們當然不會輸!」魔蒂斯總算理清對奇奧斯的感覺,他們是相互利用的關係,「侯爵利用我們,我們就更要壓榨、利用他的一切!」

  尚未決裂前都是合夥人。

  斷絕關係後就是敵人。

  「叩叩──」

  突然一陣規律的敲門聲輕響,魔蒂斯和R階立刻禁聲。來者未經許可就推房門進來,但不見任何人影。

  魔蒂斯正覺奇怪,就聽到來者開口:「咪,魔界皇宮剛才傳來最新消息。」

  是貝奇。牠走入房,跳上昂貴的紅色沙發,貓眼微瞇的道:「奧茲大人宣佈後日夜晚十九點繼續候選者會議。」

  這和魔蒂斯猜想的一樣,上級大人物沒多餘時間去管遇害的公主,越是有候選者死亡,就得越快選出儲君,避免出現更多受害者。

  「不少大臣私底下都說也柏恩會繼承王位。」緊接在貝奇之後是奇奧斯大方俐落的現身,這本就是他家,要去哪裡不太需要經過誰的同意。

  他坐於魔蒂斯對面,微笑:「也柏恩統帥的兵力是五將之中最多的,他還擁有魔王的直屬兵隊,幾百年來都參與國家朝政,夠有資格稱王。但元老們反對他無魔王家血統……只要他能解決這問題,他將成為魔王。」

  「四百多年前精靈女后產無子嗣就死亡,讓蓮王有機會當精靈界君主,但獄王膝下有七公主,大公主死後還剩六位公主,她們雖沒什麼權力但都是魔王親生。長老們都苦惱是以血統論繼續支配魔界,還是如精靈界一樣改朝換代。」奇奧斯直視面色凝重的人界王子,又爆出新情報:「對了,聽說神隱將軍和獄王有血緣關係。」

  魔蒂斯呆了半秒,問:「你從誰口中聽說的?」

  「那是謠言呀!獄王的思想也很傳統,不太可能會破血統繼位的習俗,但他病後第一個想到的人竟然是神隱,讓人懷疑他們有血緣關係。」

  魔蒂斯留意血緣對魔界王位有重大影響,想了再久都很猶豫,乾脆就豁出去:「侯爵大人,我有事想拜託你。」

  奇奧斯擺擺手,一臉你太見外的表情,「就去掉對我的尊稱吧。你肯拜託我可是我的榮幸,只要是我能力範圍內一定幫到底。」

  魔蒂斯晃著腦袋否定侯爵的謙虛,道:「你一定能幫我,很簡單但也很危險──請你帶我到末神歲學園!」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