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第四日。

  魔蒂斯等人終於能稍微喘口氣了。

  「我們的任務調查根本沒進度呀……」魔蒂斯手上的資料翻了不知幾十次,都已經翻爛了,「現在有空了,我們去找那個證人?」

  「好呀,而且我明天就要走了,沒有進度給校長和破殺會長一點交待,那我回來好像沒什麼用處。」莎娜也是洩氣,她快分不清楚自己回亞爾是調查事件還是純粹選舉。

  魔蒂斯拍拍莎娜的肩膀,接著翻開幕及證人文件,「罪夜˙克勞德˙伍勒斯,初中部第三部門醫療組……殘虐精靈族!」他猛然抬眼望拉厄亞。

  「你認識嗎?」古斯塔奇很乾脆的就幫魔蒂斯問了。

  「伍勒斯家族在殘虐精靈算是『名門望族』。」拉厄亞淡然一回,魔蒂斯正要哇地一聲驚嘆,拉厄亞又順勢補充:「早年殺人殺得多自然就是我們殘虐一族的名門望族了,但後來時代變遷,族內規定不能在殺害人類,伍勒斯一家便沒落,一蹶不振了。好了,不提那些,我們趕緊去找罪夜同學吧。」

  「嗯。」魔蒂斯將椅子推入,「R,該走了……呃!」

  「牠還沒回來喔!」古斯塔奇拍打魔蒂斯的頭頂。他能體諒魔蒂斯的心情,常在一起的夥伴突然不在身邊就會感覺怪怪的。

  「他到底跑哪去了!」魔蒂斯氣惱自己竟然會無法掌握小兔子的行蹤,反而牠對自己卻是聊若指掌。

  「什麼?你也不知道嗎?那拉厄亞你呢?」古斯塔奇眼睛睜圓了。拉厄亞搖頭,古斯塔奇向苦惱的魔蒂斯調侃道:「你這搭檔怎麼當的啊?」

  「我……」

  「停,我剛剛說了,現、在、就、去、找、罪、夜。」拉厄亞將老是起衝突的兩人分開,「然後我們再來談R的事,行嗎?」

  互瞪了一眼,兩人第N次在拉厄亞的阻擋下休戰。

  四人也沒吃午餐就到初中部找人。他們都是亞爾的高中部名人,忽然出現在初中部區域內頓時惹來很多驚嘆、好奇的目光,時常喊破殺、妮露等人學長學姊,這次被人在身後小聲地喊「是魔蒂斯學長、拉厄亞學長、古斯塔奇學長和莎娜學姊耶!」聽在耳裡就莫名地害羞,很不好意思。

  初中部與高中部的建築內部擺設沒什麼不同,就學生的年齡層較小。魔蒂斯記起自己也在這讀了三年的書,和千年前不一樣的是桌椅都有換新,牆壁與窗戶等儘管有定時檢查維修,但依稀看得出幾十萬年來的老舊。 

  拉厄亞在罪夜的教室門外探頭,沒見到人,隨便向人詢問後得知罪夜出任務了,要明天早上才會回來。

  於是,他們改變目地,去見被害人的好朋友。

  初中部被害人之一,嘉亞,女性,魔界暴龍族的阿利奧拉龍一族。

  魔蒂斯對暴龍族與飛龍族的知識還算有研究,前者是地上龍,後者為天空龍,小黑就屬天空龍系中最強的魔煞黑龍,是高等魔獸。

  龍族要化做人形必須修煉百至千年,巡杰和死亡的嘉亞只是龍人形,維持著暴龍族的頭骨、外貌,雄性體格比成年男子還要高上兩至三尺,雌性龍人形約高出一公尺,他們的皮膚也非人類的光滑柔嫩,而是剛硬、刀槍難以傷害的龍族外皮。

  犯人要龍皮做什麼?

  魔蒂斯還在思索,一旁拉厄亞已經在問嘉亞的朋友了。

  「那天是午夜十二點二十多分吧,嘉亞說她的筆記忘了帶回來,就趕緊跑回教室要拿,我們本來都要陪她去,但她說不用,然後就、就遇害了,嗚嗚……」

  第二位非人類被害者,霍肯,魔界幽鱷族,十五歲男性。

  「那天半夜他是偷溜出去要見情人,但人沒見到卻被殺了……那個王八但竟然死了!他……嗚……」

  「節哀順變。」魔蒂斯尷尬的輕拍學弟的背,怕越安慰會讓他哭得越慘。

  訪問了兩位被害人的親友們,比對了文件上的證詞,確定這些學生都彼此不相識且都在單獨的情形下被殺害,那麼接下來又該如何作?

  他們茫然了。

  連各界警方都不易查出的案情,米亞校長竟然發神經要他們調查,簡直強人所難。

  「我們要不要放棄?」古斯塔奇面無表情,超級不想再去碰這些資料。

  「我想去找雨果的爸爸問問看。」魔蒂斯打算向外尋求協助。

  「這起案件最初在亞爾學園發生,依蜜叔叔應該是了解不多。」拉厄亞說。「其他組也沒什麼進展,我們暫緩好了,雖然莎娜明天就要離開,但剩下我們三個,且還有三個月的時間能夠調查,我們不用及於一時。」

  拉厄亞隨手把牛皮紙袋丟於桌上,紙袋險些滑落地,恰讓古斯塔奇一手按住。

  拉厄亞忽地兩眼微瞇,似笑非笑地道:「不過,我認為我們沒抓到犯人,米亞校長也不會說什麼,各界警方都偵查不出的案情若真讓我們學生破案,恐是讓各界警方們成為笑柄。上層是刻意讓我們來辦此事,目地興許是測試看看我們的能力。」

  「我懂你的意思,總之就是盡我們最大的能力較查了……」魔蒂斯也和拉厄亞一樣的想法,專業人士都做不來的事情,強行要他們這群小小的學生完成,也太過苛責。

  是夜,魔蒂斯瞞著古斯塔奇和拉厄亞,從宿舍偷溜出來。

  他步伐細聲地走到被害人嘉亞被殺害的地方,揣想那天發生的事情。

  魔蒂斯手轉動門把,不意外地被鎖住了。比他還要高壯的嘉亞用跑的回教室,卻發現教室的門上鎖,這時她會想要試看看哪扇窗戶幸運地沒被鎖上……魔蒂斯一扇扇窗戶去推動,每一扇都打不開,然後呢?嘉亞應該會向上看,透氣窗通常都是開著的……

  魔蒂斯的鮮紅眼眸異常地平靜,他依照警方給的推測,把嘉亞當時遇害前的情形模擬一次。當他完全能站穩於窗子和牆壁連接外的小平臺時,就是嘉亞遇害的瞬間。

  魔蒂斯盯著玻璃裡映面自己的容顏,那些犯人應該是臨時起意才殺人,理由呢?

  ──龍皮、鱷皮能有什麼作用?

  他還是堅持在皮的上面,有一絲悸動,莫名的不安,這究竟是犯罪者的惡趣味,亦或想要拿來做什麼?

  突然,一直隱藏氣息的魔蒂斯聽見劃破黑暗地痛苦尖叫聲。

  「啊──」

  魔蒂斯第一時間就飛奔至出事地點,而他的雙手早已準備好讓敵人不可輕易反擊的熾烈魔火球。

  黑雲讓風吹動,遮掩了月與星的悲憐光芒。

  魔蒂斯在黑暗之中,模模糊糊地瞧見了兩名體型比自己還小的人向遠處逃走,他想要追上,但被一個東西所絆倒。撲倒在地的魔蒂斯碰觸到一攤水,隨即鐵鏽的噁心味道撲鼻而來……是血!

  他心慌地轉過身,用耀眼的灼熱火焰替懸疑詭譎的黑色地帶點亮一絲光芒,然而他所見的卻是光明之下死不瞑目的可怕屍體。

  魔蒂斯見過他,是今早訪問過的霍肯的其中一位朋友,彼萊特,他還安慰他節哀順變!

  魔蒂斯憤怒地向犯人離開的方位怒瞪,正待起身續追,後方卻傳來叫喊聲。

  「發生什麼事了嗎……」

  守衛聽到不尋常的尖叫聲,連忙提著手電筒過來查看。

  「你!」在守衛的眼裡,看到得是渾身浴血、掌心中擁有魔火燃燒的金髮少年,而少年的腳邊躺著一具豪無氣息的男屍。

  不到幾秒時間,後頭又有人過來。

  魔蒂斯從守衛與那些人的眼底讀到一個對他很不利的信息──

  被誤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