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的坐姿並不因對面的人有多無奈、憤怒、失望而有一絲變化。

  他毫不畏懼,他將自己的行動與目擊到的事情都說了一次。

  他自認清白,他是無辜的,被冤枉的!

  米亞校長當然百分之百確信他是無罪,但眼前有一個不可爭的事實。

  「為什麼要火燒他?」

  米亞再問,問了一遍又一遍,她利用壓迫與長期的偵訊造成這孩子內心的壓力,若他真的沒有殺人,那就會繼續堅持下去。米亞刻意親自審問他,是想要保護魔蒂斯,再用這種方法折磨他,純粹作戲給懷疑魔蒂斯的人看。

  校長問什麼,魔蒂斯就答什麼。

  即使這問題問了一百次,他依然沒有第二種答案。

  「我沒有燒他,當時我掌中有魔火是因為我要看清楚地上那是什麼。」

  「可是屍體有部分焦黑,檢驗出來是火焰所為。」

  「那是巧合。」

  魔蒂斯平時那紅白分明的眼眸有幾條血絲,他昨晚沒睡多好,那屍體的眼睛瞪得很大,似是對兇手感到無比憤怒……魔蒂斯無法好好安眠,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被害者的臉孔,然後就聯想起那場親身經歷過可怕的大戰……

  魔蒂斯垂下眼簾,淚水在眼眶內打轉了一下就消失了。

  「校長。」魔蒂斯虛弱,他早餐沒吃,水也喝不下,臉色蒼白如紙,兩唇乾裂。「我想我看到的那兩名犯人是想火燒屍體。」

  「嗯,我也是這樣猜的。若那兩人都是嬌小的女性,那這屍體要帶走也麻煩,乾脆用什麼方法處理掉,火燒屍體是不錯的選擇,可是真的太巧合了呀魔蒂斯,你做啥半夜跑去那理解任務?」米亞頭疼,亞爾學園是不是運勢走下坡?怎麼這去年和今年都鬧出大事來。

  「我只是覺得奇怪嘛……」魔蒂斯乾笑,他該找時間去請大天使公主給他一個祝福好了。

  「哎,我聽你的敘述來推測那兩位犯人可能是被想替霍肯報仇、而暗中調查事件的彼萊特撞見,這男孩是聽到什麼或看到不該看的,總之那兩人就在衝動之下選擇殺害彼萊特。
  「他們兩人也許當時候身上沒有化骨魔水或沒學過什麼比較特殊的魔法,所以只能施展普通魔法火焰來燒火屍體,居時用衣服也好、袋子也好,魔法之風也好,反正想個辦法把彼萊特的骨灰弄不見,讓我們無法從屍體上找到蛛絲馬跡。」

  校長看著螢幕,用滑鼠點擊了幾下,又道:「這次的錄影器很成功的全程錄下你們的行蹤,你知道嗎?」

  「哦?錄影機沒有被破壞掉嗎?」魔蒂斯覺得有些怪異,之前的都讓犯人銷毀,這次卻沒有?「……我以為我都避過拍攝了。」他特地找了死角在移動,不過後來聽到有聲音他就不顧一切的跑出來。

  「亞爾的走廊有幾台是超隱密監視錄影器,我怎麼可能告訴你們這些學生在哪裡?」米亞嫵媚一笑,拋開了點方才的嚴肅感。「不過,那兩名犯人都戴著黑色頭套,分析不出他們的長相。」

  魔蒂斯聽了更覺哪裡怪異,但他沒有講出內心的困惑,安靜地自我推理。

  米亞出聲喊他:「我會跟全校宣布你並非犯人,但你還是要特別小心可能凶手會回來找你。還有,你們不必在調查學生被殺事件了。」

  魔蒂聞言大大一愣,「為什麼?」

  「宙王陛下的命令。」米亞略顯不耐煩,她作為校長竟讓學生一個個被殺掉。「今天開始會有更多的警察進來學校巡邏、保護,加強戒備……唉,魔蒂斯,我真是對不起你們了。」

  「校長?」

  「我因為你們A亞生時常出任務,面對各式各樣的壞人,魔法和武技也不比外面那些警察差,但卻沒想到『經驗』問題,你們不夠身經百戰,我竟然還異想天開要求你們調查這件事情,只為了快點捉出兇手、讓亞爾學園快快恢復往常的平安生活……」米亞重嘆一口氣,幾個月來的壓力喘得她瘦了將近十公斤。

  魔蒂斯搖頭,說著校長不必道歉。米亞聽見也心底些許的舒坦,「好了,你可以回去上課了。」

  魔蒂斯與米亞告別,他一推開門,門外站了一堆他認識的人。

  魔蒂斯瞬間眼眶再度濕潤,嗓音微顫地說:「你們……做什麼不上課,全都跑來這裡啊!」

  他親愛的好朋友、好學長學姊都來了,只為了怕他遭受米亞的荼毒。

  「我可不喜歡什麼『你還好吧?』那一套說詞喔!」魔蒂斯抹掉眼角的淚珠,滿是歡喜的關上門,迎上妮露的懷抱。

  「喵,你還好吧那句過時了,要說『你看起來還不錯呢!』」妮露的小頭仰起,伸手撫摸學弟的臉頰,「看看這黑眼圈,美得不像話。」

  「多謝稱讚。」魔蒂斯淺笑,他懂他的朋友都明白自己夠堅強,不會那麼容易因誤會而被打擊,只是他睡不好是因為其他因素而已。

  「魔蒂斯,過來。」破殺推開妮露,力扯魔蒂斯的手臂,接著用手指彈他的額頭。拉厄亞和古斯塔奇分別給魔蒂斯腹部與臀部重擊,旭更是不留情,一拳上鉤拳把他給揍得向後倒下。

  「痛……」魔蒂斯哀嚎,梅基和雨果哭笑不得地扶起他。

  「『你還好吧?』」出手打人的那幾個陰狠地問道。

  魔蒂斯往後退了一步,深感惶恐!

  「你們……」一句話都不給說完,魔蒂斯就開始承受朋友與學長們的拳打腳踢。

  「我沒有這種笨學弟。」

  「你在末神歲闖得禍還不夠多嗎?回來亞爾還繼續大鬧啊!」

  「白痴!你這白痴!」

  「我都說暫緩了,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好痛、唉唷!你們也打輕一點啦!」

  一分鐘過後,學長學姊們走在前,古斯塔奇扛著魔蒂斯,拉厄亞走於旁,一夥人浩浩蕩蕩到醫護室。

  「嗨。」裡面,莘西雅在與誕勒醫生泡茶聊天。

  破殺一見她便問:「都辦好了?」

  破殺一大早就讓莘西雅將認定魔蒂斯是殺人兇手的人全部安撫好。

  「會長大人一聲下令,我當然處理得很好,否則怎敢到這裡等你們?」莘西雅離開坐位,走向前看仔細讓古斯塔奇霸道地扛在肩上的魔蒂斯,然後白皙地手伸向了金髮少年的臉頰,先是摸了幾下便輕輕一打。

  魔蒂斯哀怨地看著學姊,莘西雅輕笑,「我打得很小力了,魔蒂斯,你知道我們打你的理由吧。」

  他點點頭又搖搖頭,挺憂鬱地抱怨:「我知道不該胡亂行動,但你們好歹用說的,哪有用手腳代講的?」

  「用疼痛讓你記取教訓。」旭的美眸溢滿了憤怒和憂心,「你有沒有腦啊?沒想過犯人可能會殺死你?」

  魔蒂斯被堵得無法出聲,當時的他什麼也沒多想就衝到案發地點。

  「看來最好再打一次了。」拉厄亞微笑得很溫和恐怖。

  「不、不用了!」魔蒂斯掙扎地從古斯塔奇的肩膀上跳下。學長他們沒揍得很大力,頂多瘀青罷了。

  魔蒂斯搔搔昏沉的腦袋,語調偏緩慢地說:「我知道錯了,你們……」

  「你不用解釋什麼,我們都在校長室外面聽得很清楚。」古斯塔奇橫抱起魔蒂斯,懷中的少年害怕的大叫,下一秒古斯塔奇把他給扔到軟綿綿的床上去。
  犬族的王子態度不佳的命令著:「誕勒老頭子,這傢伙交給你半天,下午過後我們會來接他。喂,白痴你聽好了,快點睡覺!我們晚點還要去禮堂看選舉開票結果,到時再來叫你。」

  魔蒂斯睜著兩隻大大的眼睛,愣是一愣的盯著這群朋友。

  拉厄亞的眸子彎起,甚是凌人地道:「還不睡?那我只好冰凍你了。」

  一聽,魔蒂斯怕得用被子蓋住臉,爾後,他就聽到門開門關的聲響,魔蒂斯慢慢地掀開被子,誕勒醫生將杯盤點心收好,對他微笑。

  「他們對你可真好啊!」

  「嗯……」

  魔蒂斯羞赧,遂翻過身不讓醫生見自己發燙的臉蛋。

  稍後,魔蒂斯突然覺得學生被殺事件好像有什麼地方被自己遺漏?但這事也交由專業人士第二次偵辦,那他多也想無益了吧……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