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偷瞄沉默的修斯達,注意到少年的目光,他不如往常的眼眸泛淚,而是笑容暖意:「精靈界……還有撒冷和雨果,若真有萬一還有依蜜亞伯大人,他們幾乎能得到第一線情報,在我回去前就會先出動協助。」

 

  修斯達輕擁看不出情緒的魔蒂斯,再道:「你剛才說也柏恩行動古怪,我猜……這事和他脫不了干係。」

 

  帝的手搭著修斯達的肩膀,考慮再三後說:「你還是先回去。」

 

  「不,我想要……」

 

  「修斯達大哥。」魔蒂斯推著安慰自己的男子,抬起頭笑說:「蓮王還病著呢。」

  言下之意為何,修斯達一聽即懂。

 

  「……若精靈界無事,我會再來。」修斯達闔眼,身體漸透明。

 

  魔蒂斯一直保持笑容,直到精靈大將完全消散。

 

  帝搖搖頭,既心疼又開心的嘆道:「能替他人著想是好事,但也別擺著一張哭喪臉。」

 

  「我沒有想哭。」魔蒂斯不想看帝的表情,目光向下,「我只有我一個人。」

 

  「什麼?」帝困惑,現在的小孩說話都很古怪。

 

  「教我分身法術,我想學。」朋友一個個有難,他卻分身乏術。

 

  原來是在說這個。帝粗暴的揉著魔蒂斯的頭,誠實道:「別說我不看好你,分身數乃高等魔法,並非一夕成功,你天資再聰穎也要一段時間。」

 

  魔蒂斯頷首,邁步去抱起虛弱的躺在泥濘中的預言師,邊問:「剎伯爵呢?」

 

  「還在和元老們討論。」

 

  「那你怎會知道這裡出事?」

 

  帝沒出聲,魔蒂斯好奇的回頭,聽他似乎很不確定的說:「……我聽見一個聲音,他要我來找你。」

 

  魔蒂斯微睜剛才慚愧而還有點濕漉漉的大眼,罵著:「那他叫你吃屎,你就真的要去吃?」

 

  「我有那麼蠢嗎?」帝真想拿腳邊的石頭狠砸笨蛋少年的後腦。「那聲音我好像聽過……」

 

  「哦?」

 

  「在我五歲那年。」

 

  「……」沒救了這位大叔。

 

  「你最好學點怎麼藏心思,你想什麼都顯在臉上了。」魔蒂斯的表情讓帝很好猜出他的心思。帝冷瞪,滿自負地說:「本將軍的記性啟容你懷疑?我的天賦你難以望其項背。」

 

  太過自大的發言將成為眾人之矢,可惜在場只有翻白眼的少年,和無力而不能吐嘈的兔子,兩人的口水再怎麼吐也淹不死帝。

 

  「既然你的天賦那麼高,又怎會很不確定的樣子?」魔蒂斯戳破盲點。

 

  帝那雙迷倒魔界女性的邪媚眼瞇成一條線,帥氣度依舊不減:「問這蠢問題。當年就很不確定,如今我又敢肯定?」

 

  「很不確定──至少半個肯定,疑似好像,對吧?你心中有個底才是。」

 

  「啊,這時要誇你聰明又總覺得打自己嘴了。」

 

  「做人要誠實,太口是心非很做作。」

 

  「哈,這句話我喜歡。」帝蹲身和魔蒂斯共同輸入魔力給R,答:「我五歲那年剛入宮……」

 

  「別講得好像是魔王選妃,你被選上了。」

 

  「死小鬼,你給我好好聽著,少插嘴!」帝笑著斥責,魔蒂斯的膽子越發越大。「反正呢,在我還沒和剎認識前,我獨自在這花園閒逛,然後有個人出現了……」

 

  帝輸給R魔力的動作很熟練,但突然停止言語令魔蒂斯好奇的抬眼,見他燦金的眼眸因思考而迷濛深層,俊美臉龐如藝術家精細刻著的作品,魔蒂斯心忖,難怪帝與魔界第一美男的剎伯爵並肩而行絲毫不遜色。

 

  「……『似乎』是我父親。」帝的語氣平靜如水面,表情也沒多餘的波動。

 

  魔蒂斯大大的詫異,雖然他也不很了解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但有聽說五歲的帝是獨自被送來魔界,父母亞伯迪絲則在人界,照常裡而言,亞伯不會出現在魔界內。

 

  「有可能是偷偷過來看你。」。

 

  「不,我剛才說了『似乎』。」帝一口否認,還強調:「那個人和我父親擁有同樣的臉孔。」

 

  魔蒂斯感覺自己的皮膚起了一粒粒疙瘩,冷風吹拂還會顫抖。

 

  「但聲音不太一樣,氣質也特別冷冽高傲。」帝搖頭。

 

  「『他』有對你說什麼?」

 

  魔蒂斯拍拍悶痛的胸口,回想方才遇見的「帕諾」……那是活生生的人沒錯,卻是誰?

 

  帝和魔蒂斯凝望,兩人的髮色眼色恰好相反。

 

 

  魔蒂斯從帝的眸底看見倒映著自己失去冷靜的蒼白臉孔。

 

  「『他』說……

   ──有些事,你無能為力。

   ──只能袖手旁觀。」

 

  霎時間彷彿天旋地轉,魔蒂斯蹲不穩地往後跌坐,加速了呼吸的頻率與心跳的律動,心中不斷祈求和他交談、與帕諾擁有相似臉孔的人是個善者。

 

  「那時我討厭為了工作而拋下我的父母,更恨搞亂魔界秩序的洛奇西亞,年幼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他』才會對我說那兩句話吧……雖然很相像,可我細細回想認為『他』並非亞伯。」R已恢復原狀,帝起身,遙望不怎美麗的灰色天際。

 

  「但應該不是我們的敵人。」語畢,帝跨步離開。

 

  魔蒂斯懷抱白毛亂成一團的兔子,低頭探問:「有兩個亞伯大人?」

 

  「這世間有兩個你?」R回問。

 

  「……」

 

  「分身是用體內魔法創造『另一個自己』,不會和帝所言氣質聲音不同,更何況那是帝的父親,他不可能認錯。」

 

  「那麼『他』到底是誰……」魔蒂斯很想知道答案。

 

  「小魔,帝感覺『他』不是敵人,那你又如何看?」

 

  「確實不是敵方,可也不敢肯定是自己人。」

 

  「那就好啦,太去追求解答可苦了自己,何必呢?」

 

  遠方,帝不耐的吼著:「你們還坐在那調情啊?快跟上。」

 

  魔蒂斯站起來,不死心的又問:「R,你是否認識……」

 

  「別說我了,你也認識唷!」R大方的直給答案,隨後不甘己事似的蹦跳閃人。

 

  一團迷霧。

 

  魔蒂斯呆愣原地。

 

  這可恨的預言師,總愛亂丟煙霧彈!

 

  「站住,R!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由於暑假實在太忙,沒有辦法打文,所以進入半停文狀態。

也就是:

 

「不確定何時發文」

 

也可能會一直無更新,這狀況預計持續一個月....希望八月過後會好點,我手邊的事情能掌控住......

對各位讀者深感抱歉,由於我明年要畢業,所以今年暑假特別忙碌,必須為未來做打算>/<

 

如有問題請留言,謝謝各位支持。

 

 

 

 備註:

關於印量調查的事情,感謝各位的配合。

但因忙碌所以小畫本可能以後執行。

 

關於有讀者問過出版的事情,在此我要說:「未來可能自費出版,但也只是可能,因為經濟考量,所以就....一切不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