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啊!魔蒂斯,你真的很厲害,能連續好幾日世界新聞報都關於你。」

  青年將軍猛踹結實堅硬的石柱,氣憤地把報紙扔到地上,周圍士兵靜如雕像,冷眼旁觀焰髮的年輕將軍對低頭不說話的人界王子發飆。帝再怎麼火大也不可能當場打死罪者魔蒂斯,他要對地牢石柱如何發洩都沒問題,卻不能私刑。

  剎擔憂盤腿坐在地上卻不肯抬頭的魔蒂斯會有很另類的舉動,便倒了杯水想遞給他。剎的手伸進地牢,魔蒂斯察覺有物體接近,終於稍微仰頭看人。

  「……伯爵大人。」魔蒂斯接過那杯雪中送炭的溫水,渾圓的紅眼捉緊剎的眼光,問:「你不生氣?」

  所有人都在怪他不計教訓,甚至過火的毀壞重要禁區。

  但為何剎伯爵能面善的待他?

  「我想你二度闖進區是有很重要的理由。」剎的笑容比天使還要溫柔,魔蒂斯簡直要在他身後看見聖光。

  「真的非常感謝你,只有你願意相信我。」魔蒂斯懶得搭理帝正因為帝不分青紅皂白就臭罵自己一頓。

  「我也很相信你啊死小鬼。」帝將剎拉到旁邊坐好,回頭給了又是裝得無所謂的少年一記怒瞪,「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但你就不能等過幾天跟再跟我們私下商量嗎?魔界都一團亂了,你還來幫倒忙,你是有多想紅啊?」

  被關在魔蒂斯對面的R用漂浮的魔法字遮擋帝的視線:「你也可以不用親自來管我們。你還是先忙魔王候選者的事情,只是我們會被關很久吧,到時你要通報我們誰是『儲君』唷!」

  帝瞇眼,聽出弦外之音,威嚴下令:「都先出去。」

  士兵們聽從命令,很有秩序的排列撤退。

  「最好你們的原因能夠打消我想拆了你們的決心。」在氣頭上的帝可不懂得下手留情。

  「沒有個夠威的理由我們也不敢妄自滅掉禁區的結界。」魔蒂斯首次回應帝,卻滿腔嗆意。

  「都是大人了,別吵別吵。」兔子從異次元空間拿出錄像儀器,似故意又似真不小心往帝的頭部扔去。

  儀器穿過柱與柱中的空間,於半空做完美的拋物線飛行,在即將要砸中青年頭頂的千鈞一髮,他抬手準確接中犯罪者提供的證物。

  「證物要好好保管,它沒了你們就完了。」帝握得很用力,結實手臂上冒出條條分明的筋脈,宣告著他很有可能會誤毀儀器。

  「什麼叫做傲嬌?看看那男人就知。」R調侃,魔蒂斯則豪邁大笑。

  帝臉上冒黑線,「哼,你們還不說這是什麼?」

  「你是眼殘嗎?」想要報復帝一見面就痛批自己的魔帝斯依舊不減嗆度,「你不知道怎麼使用錄像儀器就交給聰明溫柔的伯爵大人,省得你的腦細胞又減少。」

  「畜生一開口就只會亂吼,惹得人耳煩躁。」帝說,並把儀器隨意往旁邊丟。

  「帝!」剎伯爵及時接住,被這不愉快的氣氛給惹怒:「隨你們吵,我要去找奇奧斯。」

  「……等等!」

  「對不起,伯爵大人!」

  「小剎不要走,你一離開我們會被帝給拆掉唷!」

  兩人一兔立刻開口留剎。

  他們心在大喊:美麗的伯爵大人,您還是別去可怕的奇奧斯那裏吧!

  「那趕快和好。」溫柔的血族伯爵一生氣起來誰都膽戰心驚。

  「我們已經和好了。」就在你轉身的那一瞬間。帝討好的笑著:「來來來,坐嘛,讓我們一起欣賞裡面的影像。」

  剎皺著好看的眉頭,姑且相信他們臨時和好的話。

  帝按下儀器的總開關,魔幻銀光循循湧現,不過短短幾十秒時間就消散。

  親眼看過影像的青年將軍與美麗伯爵都第一時間沒有什麼特別動作,一個是喝茶帶過沉默、另一個是把儀器收入懷中,在睜如牛眼又滿心期待他們發表意見的少年面前,沉靜又不負責任的離開地牢。

  一句話也沒說。

  什麼也沒交待。

  與其說是瀟灑,但實則是拿了東西就落跑。

  他們就這樣閃人了。

  魔蒂斯大愣,他等著他們像瀏金、修斯達那樣發問,但……

  「咦?」

  這邊的少年滿頭問號又滿心失落,那邊的青年將軍和溫柔伯爵是快步來到奇奧斯被拘留的房間。

  主謀是魔蒂斯,參與者是奇奧斯和貝奇,在得到魔蒂斯的答案前還是先去探聽他人的口風,也許能得到更多收穫。

  奇奧斯閉眼假寐,輕哼歌曲,在來人喊自己前就先發話:「他想救裡面的人。」

  他──是指人界王子。

  裡面的人──帝、剎已看過,和獄王的面孔神似。

  「禁區被封印的是誰?」傳說與現實有極大的差異,學者們因為法律因素而無法證實傳說內容有幾分是真相,所以帝才會想來問已接觸過禁區的奇奧斯。

  奇奧斯微微張開眼,略白的嘴唇因失去水分而乾澀許多,「請給我一杯水。」

  帝忍住脾氣,這是他首次有求於奇奧斯,他是想已武力逼侯爵說出一切,但剎在旁邊肯定會阻饒。短短想了三秒鐘,帝迅速倒水,拿出鑰匙進入拘留間,與眨眼放電的奇奧斯面對面。

  「謝謝你。」奇奧斯伸手。帝按壓拿水潑他的殘念,把杯子穩穩交給他。

  「快說。」帝不耐煩的語氣一聽就瞭然。

  不失優雅的侯爵啜口茶,道:「魔蒂斯稱他叫『亞希瑟』。」

  「果然。」剎微嘆,他當初就有猜過。

  「謠傳一千多年前就死亡的獄王之子˙亞希瑟其實被封印於禁區……那為什麼魔蒂斯要找他?」有了真相,就會開始不想接受另一個真相。

  帝向後退一步,那是他內心在震撼的外在表現,「魔蒂斯認識他?」

  「你錯了。」剎糾正帝的疑問語氣,眉目間的神情繚繞疲憊,「魔蒂斯要救他。魔蒂斯認識他!」

  「魔蒂斯不是有個哥哥?聽奧茲大人說應該是叫『厄爾』,然後他對R鞠躬稱牠做預言師……」奇奧斯故意把喝完的杯子摔在地上,碎成一片片,那刺耳的聲音彷彿要敲醒帝不願意承認的某些事時。

  帝垂眼,盯著毀壞的茶具,覺得自己的內心有什麼在情緒在醞釀。

  「魔蒂斯、厄爾、預言師、亞希瑟……這四個人的關係匪淺。帝……我有想過,魔蒂斯會不會是千年前偉大魔導士厄爾國王的親弟弟──」奇奧斯整理的結論是剎想講也講不出來的:「千年前人類帝國二王子艾伊雷爾、精靈女后戴茉茉的愛人呢?」

  此時被點名的少年打了個大噴嚏。

  魔蒂斯用手摁著胸口,有種奇怪的緊張感,好像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