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忽然又是劇烈晃動,魔蒂斯向旁邊的沙發跌落。

  也是這個時間點,依蜜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強制接通的設定啟動,立體音效顯現出莘西雅滿是焦急與汗水的臉龐,墨綠色的秀髮被風吹得凌亂,身後隱隱有純白的翅膀在拍打,她似乎在飛行,接通後的聲音是風嘯比她的嗓音還大。

  「依蜜叔叔!你們那邊情況怎樣?咦,人呢?」

  「我在這。」也跌得四腳朝天的依蜜趕緊拿起手機,「哎呀,我們這群人都在我賭場內的私人房間,哪知道外面的實際情形?不過爆炸很猛烈,不知道打得怎樣了。」

  「那拉厄亞他們有沒有過去找你?」

  「啊?」

  「他們聽說洛奇西亞攻去你們那、受傷的帝大哥也莽撞的過去了,又怕魔蒂斯有危險,然後知道你在哪的R就帶上拉厄亞和紅寧兒坐著小黑飛走了!龍飛的速度很快,我無論如何都跟不上,嘖!我現在得知你們的位置,馬上就用瞬間移動到你那……」

  「不、等等,妳移動過去其他定點,既然要來就幫忙擊退叛黨。」

  依蜜交待完畢後快速起身,不等他要求帕諾行動,帕諾就已站在出口前,婉如門神,不讓魔蒂斯通過。

  「快讓我走,不然你們會後悔的。」魔蒂斯洋裝威脅,但氣勢還不足壓過面帶溫柔笑容的帕諾。

  「你得明白你的出現只會讓事情更複雜。」帕諾說。

  「不會的。」魔蒂斯逼迫自己在短時間內想出一石二鳥的好方法,吞嚥下口水,他音調微顫:「叛黨在找我,那洛奇西亞也是嗎?」

  「不,他是為了能有更多的助力才和叛黨聯手找你。」

  「那他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報仇。」

  帕諾是用很大的心力才道出這兩字,以前,他與洛奇西亞是要好的手足,曾和幾時善良的洛奇西亞只想著推翻獄王?二十一年前他被洛奇西亞抓住弱點,可最後的結局是他逮捕好友回來。

  帕諾喟嘆,「他應該是想找當初捉他的人來一場生死對決。」

  什麼也不知道的魔蒂斯點頭,道:「也就是說我一出現,叛黨會全部都鎖定我,但洛奇什麼的不會,對吧?」

  「應該是不會。」因為他想找的人是我。帕諾又再嘆氣。

  「那很好。」

  「好?」帕諾與其他人都不懂魔蒂斯在說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洛奇西亞想要報仇的人在哪,但我能吸引叛黨不是嗎?讓我出去與拉厄亞他們會合,再到無人的地方與叛黨進行戰鬥,你們覺得如何?」魔蒂斯的腦子中幾乎佔盡了朋友們的安危,能擠出一點空間來想辦法已是盡力。

  「不行。」

  「應該可以。」

  依蜜和帕諾同時持著相反的意見回答。

  依蜜立即扭頭,張著充斥驚愕的眼眸看著冷靜地帕諾,好一半刻都說不出話。

  「我與洛奇的恩怨總該解決,逃避也不是辦法……」

  帕諾面無表情地輕聲道,也正是因為他眸中不起漣漪,才令依蜜更毛骨悚然。

  當年的笑面虎確實離開了魔界將軍的職位,但不代表他也捨棄了原有的個性!

  魔蒂斯從帕諾的話裡找到關鍵字,好是愣了一下,不自覺脫口問:「你是亞伯將軍?」

  和洛奇西亞一同背棄魔王,可又因不明的因素悲叛洛奇西亞。

  心不定,背叛了兩次的人,能相信嗎?

  魔蒂斯心想,與帕諾接觸的時間一天都不到,可看不出來是無情之人,什麼原因會讓他不斷背叛?是否有把柄在洛奇西亞手中,才不得已跟隨他?那麼這把柄……

  魔蒂斯見迪絲與帕諾十指緊扣,忽然想起剛剛依蜜說「是你和迪絲的結晶,當然也算你生的。」當時他似乎在和帕諾對話。

  所以……

  帕諾是亞伯,他的妻子是迪絲。

  帝是他們的孩子。

  剎伯爵曾說:「帝的父親是魔族,母親是人類。一般來說,魔界只有王族可以自由人型化,所以說帝的父親是魔界王族。」

  二十一年前,洛奇西亞擁兵想推翻獄王,那年帝剛出生,洛奇西亞於是綁架迪絲和帝,要脅亞伯和他聯手。五年後,亞伯找到機會救出妻子與兒子,便背叛洛奇西亞,還逮捕他。

  異界牢房的死神亞安菲迪在與帝對打時曾譏諷:「雖然帝將軍有這能耐毀掉死神界,但恐怕這樣做,你得坐牢,就跟你父親一樣。」

  「坐牢」可能意指罪犯,是說帝的父親是罪人。

  一切的線索都接上了!

  魔蒂斯踉蹌幾步,訝異的不知該做出哪種反應。

  「我是誰都不重要。」帕諾又恢復一貫的微笑,讓人看不出的眼神卻倒是溢出波波清冷,迪絲清楚那是終於對洛奇西亞不再留情的前兆。「我出面引開洛奇西亞,依蜜你就帶著魔蒂斯去和拉厄亞他們會合,盡可能的讓叛黨跟著你們到空曠之地。」

  「帕諾……不,亞伯大人,你別管這件事情了,你為了獄王和帝的安全,躲藏了這些年只為收集情報,現在你若出面,會讓那個人……那個可惡的也柏恩得逞,他就是想要你和洛奇兩敗俱傷!」

  依蜜動怒,是為朋友生氣、是氣憤惡人的計畫。「在這世界上,有能力阻擋也柏恩的人不多,恰好就各界的那幾位強者,你和洛奇西亞如能消失,他何嘗不高興?」

  「別沒證據就給也柏恩加上莫須有的罪名。」帕諾和依蜜私底下是會揣測魔界中似乎有位也覬覦魔王之位的人,儘管那人是也柏恩,帕諾可不希望背後的討論被在場的人知道,就擔心他們會胡思亂想。

  「帝被打傷了,各界也被騷擾不已,我實在愧疚。洛奇的性子你還不清楚?他會越獄全為了向我報仇,假使今日他贏了我,他也不會想稱王,那沒好處,因為蓮王、宙王、亞莉伯小國王惠舉兵討伐他。」

  帕諾瞇起眼眸,彷彿能預見不久的將來,「他會和我進行死鬥,我贏了他就死,我死了他則不顧一切代價殺害我的親人們,直至死亡。他的驕傲是魔界王族的天性,跋扈不可一世……」

  「不行,我不同意你出去!」依蜜用眼神求助迪絲,可她靜靜的不打算幫忙他勸帕諾,似乎是也支持帕諾的決定。

  「洛奇是我的表弟、我的朋友,當初我沒能阻止他叛變、也下不了手殺了他才會造成今日的後果,如今讓我親自解決,已彌補當年的過錯吧。」帕諾不給依蜜機會再勸,目光轉向一臉震驚的魔蒂斯:「走吧。」

  「嗯。」魔蒂斯僅記在心。又是那個也柏恩!

  依蜜看迪絲不肯阻止帕諾,帕諾又堅持己見,魔蒂斯只想出去救朋友,在旁的奇奧斯與貝奇又沒立場表達意見,依蜜搖頭腹悱,這二十一年來的恩怨看來今日就有結果了。

  「我會盡力保護魔蒂斯和拉厄亞。」依蜜最終妥協了。

  「那就勞煩你了。」

  帕諾抬頭,與迪絲情意相知地相望,「你和奇奧斯、貝奇回魔界避難,我很快就會帶著帝回去與妳會面。」然後又跟奇奧斯交待:「請你護送迪絲到神隱將軍的身邊。」神隱是他以前的軍所,帕諾非常信任他。

  奇奧斯點頭,接著他們各自開始行動。

  賭場外的街景完好如初,不像是叛黨與洛奇西亞攻進來的樣子,魔蒂斯觀察周圍,才曉得原來不夜城的上空有層魔法防護罩,不過已出現龜裂,怕是過不久便支離破碎。

  他繼續視線不定地飄移,想找出誰和敵人在決鬥,赫然,西北方的天空中有黑色陰影,那非烏雲,而是大批的叛黨。

  魔蒂斯看得仔細,似乎是帝與不認識的人一同對抗敵人,而敵人之中有人披著大紅的披風,應是他們的首領:洛奇西亞。

  彷彿感應到魔蒂斯等人的出現,洛奇西亞向下睥睨一看,魔蒂斯乍然寒毛直豎,光是強烈的威壓就使他頭暈想吐,但他撐住了,且還覺得洛奇西亞有點眼熟?

  在哪看過洛奇西亞呢?魔蒂斯抱著頭,努力的想了一下,好像是在一個宴會上見過的……

  突然,魔蒂斯感覺有熟悉的魔力以超快的速度靠近,於是撇除了剛才腦中的畫面。

  遙遠的地方有隻漆黑魔獸朝此地飛來,魔蒂斯高聲呼喊:「小黑!」

  廣闊蔚藍天際的另一頭有團高速移動的漆黑巨大物體,牠聽到遠處主人的呼喚聲,連日來的憂心都化為喜悅,甚至遺忘了乘坐在自己身上的兔子、精靈與人類少女。

  紅寧兒只是平凡的人類,雙耳再靈敏也不比拉厄亞和R,她感覺身下的黑龍異常的興奮,且朝著某處飛去,她猜想魔蒂斯就在下方,那麼也是她該做出抉擇的時候。

  無人能輕易擋住小黑的行動,叛黨們恨恨地見是援兵的巨大魔獸與下面的人會合,帕諾與魔蒂斯皆是金髮,他們不知哪個才是火焰使者,待等洛奇西亞下命令,即刻就殺去!

  可是,冷酷地洛奇西亞不把魔蒂斯當目標,如王者蒞臨,跋扈地大笑,道:「亞伯啊!你怎麼變成乳臭味甘的少年了?這模樣真是太可笑了。」

  「可不比你可笑。」

  帕諾鎮定地站出來,留意魔蒂斯成功地和黑龍接觸後,便專注與罪犯洛奇西亞談話:「你是獄王的胞弟,我的表弟呀……若那時你不叛變,你依舊是魔界大諸侯,可是你看看你現在得到了什麼?是遺臭萬年的污名!你這樣大鬧是想引我出來死鬥?好,我答應你,隨我來吧。」他的魔力全發,離去的高速如流星一般,眨眼就不見。

  洛奇西亞冷笑,他的目的達到了,接著就剩其餘他沒興趣的事。

  「紅寧兒˙菲克亞欣。」洛奇西亞喊人。

  被點名者的眼皮怪異地跳了一下,呼吸的速率反常地加快,而聽到洛奇西亞叫出誰的芳名,兔子R與拉厄亞隨即衝至魔蒂斯前頭,失望且警戒地瞪殺手少女˙紅寧兒。

  「妳怎沒完成除去人類使者的任務?」

  洛奇西亞的一句宣告震撼了大家的心。

  魔蒂斯還不敢置信,視線緩慢移動到紅寧兒的臉上,她的神情冷若冰山,既沒反駁也沒承認。

  R也難以接受突而其來的消息,牠明明特地去菲克亞欣家族確認過,為何還會事發突然?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