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魔蒂斯的老師。

  細柔如絲綢的金黃頭髮總在人群中特別突出,一雙浸著柔和、溫暖的異色眼眸總是看著所有自己關愛的人,面容上那無一絲虛假的真實笑容時常出現,給了魔蒂斯和其餘人說不盡的安心。

  魔蒂斯敬愛他。

  常和老師行動的女子,魔蒂斯知道那是誰──妲舞安姬,不屬於神界也不屬於魔界,在各界來說都是非常獨特且讓人尊敬的女子,她用神給予的強大力量,統制著一個地下世界。

  魔蒂斯喜歡她,她就如同自己的姊姊。

  一切都很幸福,直到某日……發生了大事。

  魔蒂斯回想「那天」,哀傷的探尋遺留在角落的片段記憶,悲痛得讓人喘不過氣,眼淚不聽使喚的不停掉落。

  「這交給你。」

  老師將一條水晶項鍊交給他。

  「我有段咒語要傳給你,你必須記好,只要咒語正確,它會幫助你使用力量。」

  全世界唯二人知道得魔法咒語。

  魔蒂斯不能遺忘。

  ──你應該知道怎麼運用封印魔法,對吧?千萬別跟我說你想不起來。蓮王如是說。

  魔蒂斯能夠幫助魔植族的唯一辦法就是想起老師所傳授的咒語,各界王都把希望寄在他身上,因為他們明白自己並不會對別人見死不救,承擔著重大使命,不可輕易怯步。

  魔蒂斯的雙手放於爾亞薇公主胸前,以平常同年齡男孩子來看顯得瘦弱些的身子正奇特四射銀白色光芒。莘西雅站在魔蒂斯的對面,手中的梅杜莎之眼給魔蒂斯看見了,差一點讓集中的精神全都渙散!

  魔器、魔器,乍聽之下很有威嚴。魔蒂斯幻想梅杜莎之眼會是多麼威風、精美、使他大開眼界……不,某種程度上他確實大開眼界了,真是沒料到梅杜莎之眼竟然是……一副眼鏡。

  無鏡片,金棕色的鏡圈雕刻精至流暢,圈上凹陷的小洞鑲著無數顆璀璨紅、綠、藍寶石,兩邊細長鏡腿還繞蛇的雕刻,銜接鏡腿尾端的套褲型狀特殊,空洞的圓形與三角型中間有條金色細繩,垂繩套著小珍珠。

  是個變賣後就能得到無數財寶的古董眼鏡,不過卻是魔器梅杜莎之眼,好像顯得不夠名副其實。

  我得集中精神!魔蒂斯呼了一氣,緩緩闔起妖異鮮紅的眼眸。此時,他身負兩種使命,其一,要避免莘西雅學姊被反噬魔法殺害,其二,當學姊解除了石化魔咒,他還得施展聖火淨化黑暗物質。

  說到底,同時使用兩種魔法,在魔蒂斯的記憶中他沒做過!成功的關鍵在於信心、毅力不可受到動搖。他消除騷擾內心的不安,只跟自己重複一句話:讓我完成老師傳授的咒語吧!

  在魔蒂斯和莘西雅全心投入破解石化魔法的時候,帝、雨果所要做的事情也很重要,他們必須張起結界保護金髮少年與天使。原本這項結界任務是要交給剎或者另外一男一女,這三人分別是魔界、精靈界和人界的結界師。

  結界師等同於大神所選的使者的職位,在使者修補神石的時候在一旁擴張守護結界,被大神選定做為拯救世界的人都有印記,使者是倒十字形狀,而結界師的十字還有個圓圈。

  只要是結界師架出的結界通常很難打破,被稱為絕對防禦。雖然有這美名,不過四位結界師都曾說魔力等於體力,當體力衰弱,結界能承受的阻擋力相對的也會下降。

  帝和雨果不是結界師,可是他們有著驚人的強大魔力,靠他們二人的聯合結界就足以保護莘西雅、魔蒂斯了。他們兩人張好結界後,安靜的坐下來背對置身在強烈銀光裡的天使和少年,等待一切結束。

  莘西雅戴上梅杜莎之眼,口中默唸特殊咒語。在魔蒂斯查覺反噬魔法開始侵入學姊的精神,他舉起右手貼緊莘西雅的額頭,啟用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封印魔法……

  突然,他想起了老師的話。

  「記住,憑這顆水晶以及這個咒語能夠封住任何對你不利的東西,但是很消耗魔力,若你要封印的生物比起你的力量還要強上許多,你會有生命危險,所以『那天』若真的發生了意外……
  「希望你能下定決心,就算失去了性命也要保護全世界的人。你不必擔心只有自己死亡,我也會陪你……陪你一起封印住『祂』。」

  記憶的碎片,不時衝撞魔蒂斯的心靈。

  想哭,想放聲大哭。

  悲慟的,懷念的,憤怒的情緒混亂成一團。


  「是光照耀了大地,給予萬物生命永不嘆息的希望。
   是闇吞噬了世界,給予萬物生命永無止盡的絕望。
   請傾聽,靈魂歌曲的序章,容我的淚揮灑破滅的天空。
   請歌唱,靈魂歌曲的尾章,容我的血祭拜可悲的死亡。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交換,讓一切歸於無。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代價,讓一切歸於始。
   我之名是──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封印吧!渾沌!」


  最後一字的尾音落下,魔蒂斯的力氣瞬間幾乎被抽光了,他的身體搖搖欲墜就快倒下,只是他還要淨化魔植族根深的黑暗,一刻也不能停,只顧持續消耗魔力,淨化被黑暗玷污的人心。

  莘西雅昏過去,帝慌忙得抱起他到一旁避難,神情憂愁的看著感覺生命似乎被奪走一些的魔蒂斯。

  消瘦了!帝驚訝又害怕的緊咬著嘴唇,魔蒂斯的身體怎會變得消瘦?剛才那個魔法是什麼……怎麼會讓一個好好的人變得骨瘦如柴?

  「用生命做為交換的魔法……是黑暗……黑暗魔法!」雨果恐懼的尖叫。

  帝的心,寒了。

  ※

  人界某座荒廢的教堂內──

  端著熱騰騰菜餚的白髮女子忽然感到頭暈目眩,身子撲向前跌去。

  「皇后陛下!」一位年邁的修女聽到廚房發出聲響,緊張的衝進來扶起了女子。

  修女小心翼翼的搖晃女子並輕拍她的臉頰,半晌,女子才意識不清地張眼,慘白的臉蛋滿是淚水與汗水。

  「厄爾啊……艾伊……艾伊雷爾的性命就由我來守護吧……」

  女子話一說完,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蘇蕾莎修女,發生什麼事情……咦?鎖小姐怎麼了!」與修女同樣聽到聲想卻晚來的少女一見突發狀況不由得大大一愣。

  老修女回頭對她下命令:「莎娜,快幫我將她移至房間。」

  ※

  世界監獄˙無極──

  「轟!」

  四點方位,忽有爆炸聲。

  「緊急報告,S級罪犯˙洛奇西亞已越獄,正朝東南方出口前進,零至三百號獄警請盡快緝拿!二次重複:緊急報告,S級罪犯˙洛奇西亞已越獄,正朝東南方出口前進,零至三百號獄警請盡快緝拿!」

  十分鐘後。

  「紅燈警戒、紅燈警戒!請盡快通知各界之王,S級罪犯˙洛奇西亞逃獄成功,往人界移動!紅燈警戒、紅燈警戒!請盡快通知各界之王,S級罪犯˙洛奇西亞逃獄成功,往人界移動!」

  ※

  亞爾學園──

  「匡啷!」

  掉落了。

  R的眼珠子緩慢降下,直到目光鎖定掉落的那個物體,是牠常用來叫醒魔蒂斯的特殊改造火箭砲,平時倚靠牆邊都不怎麼倒下,卻在無人碰觸時有了詭異現象。

  R的眼珠子就這麼不動的瞪著火箭砲。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有人打開門進來。

  拉厄亞一進房就見小兔子僵直身體,他知道愛鬧愛瘋的R很少會出現繃緊神經的驚恐表現,認識牠兩年多來,這恐怕是第一次R受到驚嚇,至於誰是嚇著牠的原凶……拉厄亞望向地上那隻大型火箭砲。

  叫醒魔蒂斯的專屬武器。拉厄亞的眉毛向眉心中央皺起,不安地預感在心底蔓延開來。

  R終於注意到房間有第二個人存在,粉色的兔眼換了目標物,改盯著拉厄亞。

  拉厄亞的內心也在緊張,可表面沉穩地道:「老師要我找你回去。」

  兔子沒有用魔法變出字,拉厄亞卻能跟牠心電感應。R還是雙眼的視線不放過從前救過自己性命的精靈少年。

  「你不去上課,是因為魔蒂斯不在,很無聊……然後得了憂鬱症。既然是這樣,就請假休息吧,隨便你要去哪,快把憂鬱症治好。」

  一個完整性的謊言藉口,出自身職班長的拉厄亞口中。

  R懂他的用心,兔耳上下晃動幾下,非常開心接受朋友給的協助,接著一聲不響的消失在拉厄眼的眼前。拉厄亞不感到驚奇,這隻兔子帶給他的衝擊不下數次,他相信在未來也會是如此。

  R不確定魔蒂思的位置,所以牠想找蓮王求救,卻想起偉大的精靈王不在精靈界處理朝政細事。腦袋迅速轉動資訊,牠不能去魔界找魔王,他身體不適,而人界的小國王簡直沒什麼用處,那最後的選擇當然落在神界。

  飄在空中想事情的兔子又咻的一聲不見。

  神界某座皇宮中突然現身一隻奇特的白兔子,看到牠的人似乎不為奇怪,放下手中的書本,溫和的淺笑並點頭,算是打個招呼。

  「我需要幫助!」R揮了兔手,一堆整齊有序的字體像魔術般神奇浮現:「魔蒂斯,我要找魔蒂斯!」

  R熟識的人側頭想了一下,很是抱歉的回:「小兔,魔蒂斯是誰呢?」

  找錯人!R簡直是遭受晴天霹靂的震撼,牠忘記此人和小魔完全沒有過交集,一時的焦慮令牠判斷錯誤,錯失救人的時間。

  「那我要找小宙!」

  「父皇嗎?請等等。」他稍微使出了一點力氣,向外頭呼喚:「路米爾?」這樣的音量不足以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尷尬的又朝R歉笑,手撫著胸口,再次大聲喊:「路米爾、路米爾?」

  依然沒有動靜。

  R很感謝朋友的好意,忍不住阻止他的自殺性行為。

  「小恩,我出去找小路就好,你為了我浪費太多體力,真的很對不起唷!」那些以普通人來說是平常說話的音量,或者在大聲一點的呼喊,對R的這位朋友都是很消耗體力的行為。

  朋友卻固執搖頭,平時在神界都不能到處亂走已經夠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廢人,今天R難得找自己幫忙,他絕對要幫到底。

  體弱卻不是因生病,某些原因導致他很虛弱,神界各子民都曉得他的狀況,同情是沒有,敬畏卻很多,但是這樣還不夠,他得證明自己體弱但還有用處。

  R進退兩難,全部的朋友裡面,這位朋友是牠少數不敢玩弄的!更別說是要他消耗體力來幫自己。

  「呼……」他喘了幾口氣,然後抬腳踹翻旁邊的椅子。

  R的兔耳因碰的一響太大聲而震了幾下,腹誹朋友不愧為神界皇家成員,連踹椅子都很優雅。

  房間內傳來不應該會有的聲響,立刻一位男子衝進來,拔出腰間兩把長劍,神情肅穆卻其中有著藏不住的擔憂。男子才剛劍出鋒芒,R便一口氣跳上劍端,令男子大大一愣,好些才定住神與R相看兩不厭。

  R樂呵呵於男子不苟言笑的神情有起變化,快樂似神仙在危險地劍上跳舞。男子的握勁也很強,R亂蹦亂跳的重力他撐住尚且遊刃有於。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