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米……爾……呼呼……」男子的主人腳步不穩的起身,一不小心重心向後,他整個纖細的身子往後倒,只大幸男子眼快手快,拋掉劍且迅速抱起主人。

  「呼……」仰頭,最信任的保鑣正摟著自己,他窩心的淺笑,卻猶如花兒即將凋謝,十分脆弱。

  「殿下,您不該和妖魔共處一室。」沉著臉,路米爾明著罵某動物是有害的妖!

  「路米爾……小兔,是很善良的……你快帶小兔去找父皇,牠需要幫助。」主人抓住了男子的兩手,半哀求半命令地到:「好嗎?」

  「是,殿下。」路米爾把主人抱上床,這才不甘情願的帶R離去。

  一路上,路米爾忽視R的所有調侃,包括:「你和小恩什麼時候要結婚唷?」、

  「別不說話呀小路,你那張漂亮的臉蛋還是多點生動表情比較好唷!」、「唷,小恩越長大越帥氣啊!應該一堆女孩子巴著嫁給他吧?可是小恩很愛你唷,小路你也要快點表達你的愛意給他知道嘛……都跟隨他幾百年了,小恩這樣很可憐唷……」

  聽了,裝沒聽到,忽略。一旦細想R口中的惡言,再怎麼真實,路米爾都知道這將是可怕的後果。

  握拳,咬牙,路米爾鐵了心什麼都不去想,一人一兔,不過幾分鐘就到了宙王辦公的地方。如是宙王有強大的力量,早在R來到神界的那一剎那,就感應到牠的存在,還以為牠是來找誰玩的,最後竟是來找自己。

  遠遠的,R丟了一串字來給神界之王當見面禮:「小宙,你好唷!快幫我找找魔蒂斯的下落,他好像出事了。」

  「怎麼那麼剛好,無極監獄也出事了,洛奇西亞越獄了。」宙王悠嘆。

  R是隻平常處變不驚,遇超出牠預料之外的事情才大驚的動物,性格愛玩但不代表不會不管朋友的死活,宙王了解牠特地翹了亞爾的課跑來神界可不是找牠敘舊或玩樂。

  不過沒想到R帶來的消息和他剛收到的通報一樣,都屬凶。

  「唷,洛奇西亞怎會……那帝和帕諾要開始忙囉!」R敷衍了幾句,馬上急忙道:「不過小魔的事比較重要,快幫我找出他在哪唷?」

  宙王點頭,手持拐杖在胸前畫了一圈,尋找莘西雅的位置。

  莘西雅手中的戒指能使宙王判斷她在何處,她又與魔蒂斯在一起,她在哪就能得之R在尋的對象在哪。

  很快的,宙王感應到了他們的所在地,道:「魔界魔植族爾雅薇公主的房間。」

  「感謝小宙,那我要走囉!」

  「等等,你知道爾雅薇公主的房……」

  「知道唷!」R咯格嘻笑,在路米爾看不見的角度變字給宙王看:「都去過好幾次啦!」

  ※

  很討厭。

  黑暗。

  寂靜。

  虛無。

  很討厭。

  毀滅。

  消失。

  空虛。

  很討厭。

  比黑暗還要黑的,無雜質的絕黑是魔蒂斯的火焰。

  淨化吧!

  魔蒂斯心念。

  淨化,將討厭的黑暗帶離他的身邊──

  瞬間,彷彿吞噬了一切的闇黑火焰神聖地降臨於魔植族的每個角落,有生命的無生命的,被黑暗邀請的物質全讓這把純潔得讓人感動的火猛烈燃燒,燒盡邪惡黑暗,回歸於最原始的潔白。

  胸口的一股氣與伴隨它的血液衝出魔蒂斯的口腔,在黑火滅熄之時劃破平和的氣氛。

  帝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絕對要接住魔蒂斯!

  雨果的淚也因為她激動的奔上前而灑落幾滴,她看出帝的意圖,那麼昏厥的莘西雅就由她保護。

  可是,帝失敗了。

  一個不明的巨大東西衝進魔植族最高層的城堡,千年來的古蹟剎那成為地上低廉石子的夥伴,一塊塊巨石急速墜若。

  帝只瞥見如植物枯萎的瘦弱魔蒂斯被刁走了,他連不明物體飛走的方向都搞不清楚是哪邊,因擔憂而造成沒留意有東西襲擊的失誤再度震碎帝的理智。

  怒吼,他本能的怒吼!雷電霹靂啪啦的從他體內向外發散,雨果害怕的抱緊莘西雅,同時使用最高等級的防護罩,躲避帝無差別的雷魔法攻擊。

  做為魔蒂斯的保護者、指導者、朋友,帝在今天兩次讓魔蒂斯陷入危機,自責感達到靈界點,成為憤怒的糧食。

  「冷靜點唷帝!」一記回旋踢從帝的右臉頰掃過左側,力道之大令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魔界青年將軍很狼狽的飛撞到牆壁。

  R咯咯笑著,這樣對待帝使牠特別高興。雨果嚇傻幾秒才放下懷中的莘西雅,連忙半爬半奔的衝到受了表面輕傷的帝身邊,慌張地扶起他。

  帝用手背擦掉唇邊滲出的血,黃金般的深邃眼眸惡狠狠瞪著憑空出現的白色兔子,本就強烈的怒氣轉為殺氣,要不是雨果害怕地搖頭,帝會撕裂這隻可恨動物的身體。

  R成功忽略了帝傳給自己的恐怖殺意,兩隻長耳朵逍遙擺動,粉彩的兔眼直視魔界將軍,幾行發著弱光的字浮於空中。

  「小魔那會由我帶回,所以不用擔心。還有,出了一些大事情,帝和小雨果快回自己的國家比較好唷!至於魔植族,我想小獄會派人來指導一切,你們可以撤手不管。」

  R剛要飄出被破壞殆盡的房間,帝極盡壓至的怒火又是陣陣燃起。

  「等等,你要去哪找那小子?」連他這個魔界菁英都不清楚魔蒂斯被帶往哪,這遲來的兔子又憑什麼依據找到他?

  「我不知道要去哪找唷!不過我相信我可以找得到……」

  「那我也要去。」

  「我都說發生大事了,你們還是快回去。而且,那件大事似乎和你的家人有關,帝。」R玩弄著魔法字,緩慢排列:「洛奇西亞剛剛越獄了唷!」

  接著,R匆匆離去。被留下的帝一張俊臉變色無常,知道一點內情的雨果退到一旁,茫然的不知如何幫他。

  R觀察魔植族的地理位置,判斷魔蒂斯會被帶去的地方應該只有魔界與神界的交界處:幻霧守護森林。

  那座森林被濃重不見陽光的霧終年瀰漫,白天時勉強看得見視線內五公尺的物體,不幸的話一公尺範圍外都是模糊的霧。夜晚就更加恐怖,若沒有月光的透徹照耀,伸手都不見五指。

  森林內棲息著各種危險或無害的魔獸,數多種稀有珍貴的植物都能在這找到,卻鮮少人願意踏進這潛藏危險的地帶。被國家放逐或是凶惡的罪人將被帶於此,通常存活的機率接近零,而不為零的理由只可能是因幸運躲過任何危機,並適應這理。

  但即便是這樣的灰暗地,高貴的神獸也生活於此。幻霧守護森林是光明與黑暗的混合區,擁有拯救生命的寶貴藥草,也有著至生命於死的恐怖環境。

  統至它的主宰者是名為灰色希望˙奇朵伊瑪之樹,樹齡超過十萬年,每五千年開一次花,並於開花的當日結果。

  這棵歷經幾十多萬年時光的大樹在千年前魔甦日之戰後枯萎,在那之前最後一次開得花與結得果數量都只有一,花和果究竟是腐爛了或入誰手中,無人能知。
  主宰幻霧守護森林的灰色希望˙奇朵伊瑪之樹在後來的某日被一隻龐大的黑色魔獸取代。

  腥紅色、如鱷魚的尖型眼瞳時時用冰冷無情的眼神看著比自己還低等的魔獸,龐然的身軀上有層粗糙厚實的黑色顆粒皮膚,頭頂的尖角是牠的武器之一,剛硬堅強,不易破碎,卻能使敵人身體上多了兩個窟窿。

  嘴內的利牙與爪子連鋼鐵都輕易咬毀,質硬與牠頭上的角相同。當牠張開翅膀,用力揮舞可以令農重的霧有短暫時間被吹散,使明亮的陽光透進來。長有身體一半的尾巴肌肉結實,在牠高興時會搖擺,遇敵人時將凶狠的甩去。

  牠尚年幼,卻已經有能力讓幻霧守護森林內大多數魔獸尊牠為王,少數不服則找時機打敗牠。強者也是孤獨的吧……在牠的勢力範圍內,鮮少有魔獸靠進。

  R走進森林內,遇見溫和又神聖的獨角獸,向牠詢問魔蒂斯的下落。

  「西朵奇多拉瑪之樹是主宰者的窩,一直往西走,你便可找到少年。」

  被喻為世界最美的神獸悠悠地回答。

  獨角獸如天空湛藍的雙眼剔透純潔,對視著眼前赤紅的眼眸發問:

  「……是您嗎?」

  「多年不見,小銀河長大囉!」R的眼眸發著妖異的紅光。

  「Red Destiny大人……好久不見,幾世紀已過,吾當然已經成長,倒是您,似乎能力衰退了。」

  獨角獸,銀河,前腳微微彎曲,頭向下低落,對R行禮。

  「是衰退了,但我還是很厲害的唷!」R跳上銀河的背,也不顧慮銀河的意願便開口要求:「人家很累唷,小銀河戴我去主宰者的窩吧!」

  並非因畏懼而沒有反抗,本身就不想反抗的銀河點頭,潔白的羽翅朝外打開擺動,一上一下的漸進加速,踏在地面的馬蹄慢慢懸空,仰頭朝天鳴叫一聲,接著衝出濃霧籠罩的區域。

  鳥瞰幻霧守護森林,能發現有棵失去生命力的高大枯樹正位在森林正中央,它的樹枝生長得很緊密,枯萎之前的面貌將遮蔽幻霧守護森林大部分的面積,使林內更是黑暗無光。

  即使是現在沒有茂密的樹葉,多又粗的枝椏也能擋住些陽光。

  銀河的速度很快,不一會目的地就到達。

  奇朵伊瑪之樹的樹幹被蟲啃食出一個大洞,從外看進洞內,漆黑無比,一般常人很難看出裡面有什麼東西。

  銀河與R的視力不同人類,隱隱的它們見到有個龐大軀體在移動,接著洞中射出兩道強光,R、銀河紛紛從左從右閃開,但攻擊還持續,如被鎖定一般,牠們逃到哪,直射的兩道光波就追到哪。

  光波觸及的物體都無一倖免的腐蝕,光波的直徑約一百公分,腐蝕過後直徑區域約有兩百公分,石頭、草地、樹木,一處處被破壞掃射過後全都壞死,慶幸的是R與銀河依然沒受傷。

  外頭的兩隻動物都逃過射擊,洞中的主宰者終於憤怒的現出原型。

  「……!」來勢洶洶的主宰者一見R便兩隻眼珠子睜得又圓又大,短時間內視線都不曾離開過白色兔子。

  牠認得那雙赤紅妖異的眼眸!主宰者激昂的搖尾巴,走到R前面用頭撒嬌似的磨蹭R嬌小的身體。

  這是銀河第一次看見雖年幼卻強悍的主宰者露出可愛的天性,雖然有幾次銀河與主宰者相遇,但主宰者總是孤寂的望著自己,然後垂頭離去。

  銀河腹誹,主宰者和尊貴的Red Destiny大人應該是認識,不然就是……瞬間被馴服?.

  「小黑,你沒有長大唷!跟『當年』一樣還是很小隻。」R的毛茸茸兔手撫摸黑色魔獸。

  銀河靜默,主宰者還是個孩子,與成年體型相比的確實是小,但在超危險級的魔獸中已經算是中等身材。

  主宰者不會說話,一昧的蹭著R,然後似乎想起什麼,轉身進入洞內又出來,口裡叼了一位乾癟虛弱的金髮少年。主宰者可憐地發出嗚嗚聲,祈求著兔子R能夠救救牠心愛的主人。

  「這位是……?」銀河不解的問R。

  「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Red Destiny大人,他難道是──」

  「你想得對唷!原本應該會是你的主人,但你倆無緣,最後由小黑成為小魔的坐騎。」

  R替魔蒂斯把脈,非常微弱的心跳,若放著不管他就會被死神接走了。

  小兔子的眼眸時而粉色時而鮮紅,小小的腦袋瓜不斷地閃過一個又一個的救人方法。

  「用自己的生命施展超強大的魔法,這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魔法被列為禁忌法術,但只有一個情況之下能打破禁忌。」

  R捧起魔蒂斯凹陷的臉頰,道:「戰爭,只有在戰場上才能使用唷……當年厄爾怕我方戰敗,才教小魔這個方法吧……」

  「對不起唷小魔,真的真的對不起,人家若知道救了小莘會減少你的生命,我會用盡一切的方法阻止小蓮他們破解魔咒的。真的,對不起……你快醒來……」

  R萬分愧疚,淚水不停滴在魔蒂斯的臉。

  微風吹拂,少年臉龐上的淚水乾了,雙眼微微地睜開。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