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我又不是死了,別哭好嗎?還有,你又不知道使用這種法術會犧牲生命……所以不用跟我講對不起。」

  軟綿綿的一句話拖長了快一分鐘才說完。魔蒂斯輕輕吸氣,胸口頓時有涼涼的感覺,昏沉的腦袋才更加清醒了。

  魔蒂斯一雙原本就圓滾滾的眼睛因眼窩陷下而凸出,時常保持的雪亮眼神也渙散迷茫。

  兔子R心疼地抱緊他,噫噫嗚嗚哭得亂七八糟,主宰者也跟著嘶吼並落淚,唯一冷靜的只有銀河,牠正思考拯救魔蒂斯的辦法。

  「你的聲音很好聽啊……做啥不開口老要用『字』跟我們『溝通』呢?」

  雖然他一點力氣也沒有,但還是堅持說話。魔蒂斯會醒來都是因為R的呼喚、道歉,那輕柔如風的吹拂,悅耳如天籟的嗓音將他從可怕的噩夢拉回現實。

  R搖頭,一直搖頭,哽咽著無法說話,淚水代替牠的聲音正在拼命道歉。

  「Red Destiny大人,請別哭泣,先救救他才是優先選擇。」時間寶貴,銀河不得不中斷R和魔蒂斯深刻的感情交流。「大人,被奪走的壽命回不來,但肉體可以復原,您帶他……是誰?請現身吧,吾等不會傷害你的。」

  銀河感覺有人在附近監視他們。

  一位短髮女子從樹後面走出,她的體態似人類,手指卻是正常人的一倍長,皮膚的顏色深暗,無耳,但耳朵的位置有兩個凹洞,走路緩慢,比較像是「拖著腳」在行走,腳趾也略長,指甲是墨黑色澤。

  女子那跟青草一樣碧綠的美麗眼眸注視R等人,空洞冷淡的眼神瞥到魔蒂斯和主宰者的時候亮了起來。

  「你們……好久沒有來了,『母親』跟我說她很孤單。」

  女子淡淡地笑,卻沒人能理解她的意思。

  她的手放在胸口,好心地邀請:「如果你們願意,請跟我走,我的主人能夠幫助你們,少年也能得到照顧。」

  「小銀河別緊張唷,這個人我認識,跟她走不會出事的。」R瞥到女子左右兩手的寬大手環,在銀河婉拒前點頭。

  那兩個首飾上面的圖案是魔界的國徽七芒星,這裡是魔界和神界的交界處,又是女子的家鄉,能遇到她真是幸運。

  「小黑唷,麻煩你帶我們去魔界皇宮一趟了,記住千萬不要對任何人攻擊,他們很久沒有看到傳說中的龍了,難免會對你不友善,你可要乖乖的不許惹麻煩唷!」R事先與主宰者交代清楚,才和女子一起回去。

  銀河是光明神聖的神獸,鮮少離開居住地,所以與R就此在這道別。銀河心裡清楚這不會是最後一次見面,牠和R幾個世紀以後有緣的又相聚,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往日想談天就隨時可以相約出來。

  目送他們的銀河直至夕陽完全沉落地平線才拍著翅膀往另一個方向飛走。

  銀河因為魔蒂斯的名字記起好久以前的事情,幾個世紀已過,曾經活著的人死去,留下的只有歷史、傳誦於世人的傳說與……背負一切,因命運造化而生命不滅的人。

  「小魔、小黑,我來跟你們介紹,這位西朵是魔界潔蘿將軍的好朋友,你們要好好相處唷!」

  R簡單介紹,不過魔蒂斯的體力到了極限,幾乎沒聽進任何身音,而載著大家的主宰者──小黑聽懂似的低吼。

  飛翔於半空,空氣雖冷冽但也清新。飛離了幻霧守護森林,湛藍的天空轉為橙紅、靛紫,純白的雲被染成絢爛色彩,日落的景象壯烈美麗,大自然不論萬幾千年的時光總是震撼人心。

  R默默地欣賞美景,心思卻在遙遠的記憶裡。牠還記得與最愛的朋友們共同玩樂的時光,可是「現在」他們幾乎已經消失,還存活的人不多,認得牠身分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怨嘆呀……

  R闔上紅光閃爍的眼睛,垂著頭跟著魔蒂斯睡去。西朵將他們兩人拉近自己,細長的手指化做樹藤,小心翼翼捆好他們不讓睡著的朋友因小黑的移動而掉落。

  魔界皇宮有了不小的騷動,潔蘿女將軍的部下西朵帶回一隻稀有黑龍、金髮卻味道很香的瘦弱少年,以及怪異的白色兔子。

  友夜友˙安特,身為潔蘿將軍的專屬軍所,在人通報他有狀況時就馬上趕來訓兵場。

  魔界內部正舉行只有高層幹部才能參與的會議,長老們、五位將軍都在魔王的會議室,於是全魔界皇宮內軍階比將軍低一階的四位軍所忙得團團轉,特別小心地派人輪流巡邏皇宮。

  全世界發生了大事情,恐怕不久後魔王會宣布「紅色警戒」命令,四位軍所心中都有數,在會議開完之前所有宮內的大小事他們得辦理妥當。

  友夜友˙安特覺得自己很倒楣,魔界最會大鬧的是帝將軍,最會發生狀況的也是帝將軍,這次風水輪流轉,竟然讓自己負責的地方出現問題。

  友夜友的性格溫厚老實,在得知是西朵帶人回來後憂悶的心情一掃而空,反而對初次見面的魔蒂斯感到擔心。

  友夜友找來宮內最好的治癒師替魔蒂斯診斷,沒有外傷,內傷方面是元氣大減,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就可恢復。可是,知道實情的R還是很難過,因為真正令魔蒂斯骨瘦如才的主因是壽命減少……

  友夜友很好奇小黑的品種,和牠保持十公尺的距離觀察牠。友夜友對小黑這種紅眼黑皮的龍沒有一點印象,也許是太過稀有的種類,又或者是突變種。問了西朵以後他才知道小黑是絕種的龍族。

  已經絕種的龍又怎會還有一隻出現在魔界?友夜友很簡單的如此猜測:西朵常去幻霧守護森林,那裡的生態很複雜,也許世人以為絕種的動物在那裡是能找到的。

  魔界的大會議開了十八個小時,軍所們以為「紅色警戒」命令會隨會議結束而頒布,但魔王卻遲遲沒有下令。

  帝在會議當中整個人心浮氣躁,一面想著魔蒂斯的下落,一面聽著關於自己父親的情報,一心二用的結果造成他對魔王吩咐的事情只知半解,後來還要剎在說一次讓他明白。

  如此忙碌的過了五天,帝與剎來回奔波各大界,魔蒂斯的下落卻依然沒有消息。後來帝才得知大家都以為R已通報他,卻換來R的一句:我以為你們跟帝說了唷!

  第六天夜晚,吃過飯後,帝拉著剎要去亞爾學園找兔子R問魔蒂斯的下落,但一個人卻將他們擋了下來。

  帝超極不爽,低罵了幾句髒話就轉頭想繞路,那個人還是厚臉皮的跟上來。

  能讓帝害怕的人真的不多,奇奧斯就是其中一位。

  魔界貴族侯爵奇奧斯擁有精靈與魔族的混合血統,面貌陰柔美麗,略為遜色於剎的外表因有侯爵的頭銜倒也加分不少,在魔界中風靡萬人,男女通吃、愛人眾多的他近幾十年卻有個人始終得不到手。

  奇奧斯對帝是抱有玩樂、試看看的微妙心態,他從沒認真過追求帝,但會在他身邊打轉卻是不容懷疑的事實。或許哪天帝性子大變跟他對上眼了也說不定……奇奧斯這樣想,有點期待的感覺很有趣。

  「去哪呀?」奇奧斯笑臉迎人,和帝那張無比鐵青的俊臉大不相同。

  剎直覺帝會發飆便要拉人走,奇奧斯侯爵比他先快一步動手,勾著帝的脖子說:「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吧,我也許能幫到你。」

  帝的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他認識不少美人,管他男的女的都沒有奇奧斯給他的噁心感這麼大。

  逃難似地推開奇奧斯,頭皮發毛的帝很不開心的道:「你整天都遊手閒蕩,能幫我什麼?離我遠一點,要是讓我得性病我就殺了你!」

  「你和其他人一樣都覺得我遊手好閒呀?算了,隨你怎樣想。」奇奧斯不在意的聳肩,「我的人脈很廣,你要找人我可以幫你呢。」

  「你憑啥說我在找人了?哼,就算我想找人也不會去求你。」帝皺眉,魔蒂斯被帶走的事應該只有剎、雨果、兔子R知道,若R沒找到才會回去求助別人找魔蒂斯。

  該不會死小鬼還沒被找到吧?帝擔心的想。

  「聽說是金色頭髮、紅色眼珠,瘦得快要死掉的少年……這是不是你要找得人呢?」奇奧斯在帝撲過來盤問自己之前往左避開,露出很可惜的表情說:「啊,你不會求我幫你對吧?那我只好先失賠了,等哪天有空我帶宵夜去你房間談天,談累了我們就一同上床休息,好嗎?呵,再見囉!」

  「等等。」剎攔住奇奧斯侯爵。

  長睫毛眨呀眨,奇奧斯的手指滑過剎的嘴,描繪他的唇型,接著收手,道:「剎伯爵,有事?我醜話說在前,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追我是沒用的。」

  「你誤會了,我對你沒有非分之想。」剎尷尬的解釋。「帝不想求你,但我想求你。奇奧斯侯爵,請問你在哪得知『金色頭髮、紅色眼珠,瘦得快要死掉的少年』的消息?」

  剎很明白帝放不下身段求人,才代替他詢問奇奧斯。

  奇奧斯瞇了瞇眼,目光留連在帝和剎之間,霎時噗哧一聲笑了。

  「當『奶爸』不容易呀!照顧高傲的小孩很累吧?」奇奧斯查覺見到帝憤怒的生動表情讓自己滿愉快的,所以刻意諷刺了幾句。

  剎用力拉住帝,低語:「奇奧斯是故意的,別掉了他的陷阱。」若他放開手,恐怕帝的拳頭會狠狠揍爛奇奧斯的臉蛋。

  帝沉住氣,神色難看的瞪著魔界裡人人皆知的花心侯爵。

  「喂,剎都求你了,你到底說不說?」

  「好吧,看在剎伯爵的面子上,我就告訴你是誰跟我講的……」

  奇奧斯的食指比向帝的後方。

  「喏,就是他們。」

  帝與剎聞言,回身,僅短短三秒內愣住,然後發出「嗯?」的疑問。

  魔界潔蘿將軍的軍所:友夜友˙安特懷中抱著一隻咧嘴微笑的奇怪小白兔,身旁還有從未見過的稀有黑龍,他們三個臉上都是憐惜的神情,全聽見帝是如何被奇奧斯「調戲」。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