莘西雅是能夠救出學弟們,但她不願貿然行動。

  宙王與蓮王讓魔蒂斯來不夜城,其實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藏匿魔蒂斯的行蹤。

  莘西雅記得宙王陛下提及那位世界級罪犯的名字,撇開重點地告訴她魔蒂斯會是洛奇西亞下手的目標之一,因此需要她──神界新上任不久的四大神主˙真理天使親近魔蒂斯以達到保護的目的。

  為什麼洛奇西亞會把矛頭指向魔蒂斯?莘西雅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魔蒂斯是最弱的人界使者。但,破除魔植族詛咒一事過後,莘西雅可不覺得魔蒂斯不強,相反的,這突然出現的火焰使者有短期內大幅進步的趨勢,使人另眼相看。

  也許,還有什麼原因,洛奇西亞非得捉到魔蒂斯不可?莘西雅揣想,腳下的步伐越來越快,幾乎按耐不住了。

  宙王安排他們躲到不夜城,無非是希望洛奇西亞不會發現魔蒂斯的行蹤。每日進出不夜城的種族繁多,誰也不會特別留心魔蒂斯。

  可紅寧兒的行動壞了莘西雅的低調計劃,拉著對魔族來說聞起來很「香」的魔蒂斯跑進死夜區,裡所當然的引起他人的注目,就怕洛奇西亞得到消息,跑來這裡抓人。

  魔蒂斯要她通知蓮王,她也只是表面上先答應。

  蓮王忙著與亞伯聯繫,精靈界三聖靈˙修斯達與他的搭檔在緝捕洛奇西亞,撒冷幫忙蓮王執政,雨果緊跟在蓮王身邊,再說,讓蓮王來不夜城可會引起不小的騷動,魔蒂斯將會被更多人認識。

  莘西雅最後拿了主意,暗中救人!等到夜深之時,她就──

  「咦?」莘西雅用力眨眼,她好像看見了誰。

  不夜城、死夜區、交易買賣……

  莘西雅忽地豁然開朗,不夜城也是「那個人」的交易範圍,更可說是地頭蛇,每個人都知他是誰!縱橫各大界經濟交易圈的名人──

  「依蜜!」

  莘西雅呼喚,可周圍太擁擠又吵雜,她的音量都被叫賣聲蓋過。

  「依蜜˙蜜果!」她動作快速且不失優雅的從人群中找隙縫穿越行走,終是來到她想找的人的背後。

  莘西雅伸出手,拍了對方的肩膀。那人回頭,雜亂蓬鬆的綠色頭髮隨意搖晃,墨紫的桃花眼無辜地眨呀眨,稚嫩臉孔的與他修長精瘦的身子呈現莫名怪異、可愛的對比。

  這張臉孔,莘西雅怎樣也不會認錯,依蜜和他的女兒有八成相似。

  依蜜喜孜孜的微笑,白裡透紅的臉頰出現兩個可愛的酒窩。

  「哎呀,前些日子聽聞公主殿下與亞爾的學生聯手破除魔植族詛咒,導致後來身體不適,艾勒克希斯老大還以為妳要駕鶴歸西了,挺高興地要收妳的純潔靈魂……如今在這巧遇妳,看起來精神不錯。妳是在出任務吧?要不要先來我公司喝一杯下午茶呀?」

  依蜜的話向來很多,只要他來到神界找太子、瀏金、死神首領、輪迴女巫閒聊,再拉著精靈界三聖靈的修斯達當戲弄的對象,那天神界就格外熱鬧,有幾次還跟帝破壞魔界皇宮一樣,玩得太過火,毀掉了神界太子的宮殿。

  依蜜很風趣,大家都很喜歡他,但他性格狡猾,幸好他心地善良,不然S或A級罪犯的名單中可能就有依蜜˙蜜果了。

  「都已經晚上了,還喝下午茶?不多說了,我有個忙要請你幫。」

  天都黑了幾個小時,怕不快點把事情的緣由和依蜜講個仔細,學弟們恐怕會出事……五尾狐說什麼不會傷害他們,莘西雅才不信,嗜血的種族不能啃食注射過藥劑的魔蒂斯,不過分解他的軀體拿去買賣,那價錢可觀。

  不想往壞處想,可莘西雅就是擔心。

  莘西雅扯著依蜜的袖子,被拉的人痛苦的唉叫:「哎呀!我的好公主,妳也輕點,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談嗎?我等等趕著要去簽約……」

  「你也知道我是神界公主,那就乖乖跟我走。」莘西雅不喜歡用權力壓人,尤其對像是朋友的父親,不過現在她逼不得已使出這招來。

  兩人來到最不顯眼的路邊小吃攤,依蜜整理好縐掉的衣服,不等莘西雅說話,他率先開了口道:「過兩天再去救人吧。」

  莘西雅重重一愣。「什麼?」清澈的墨綠鳳眼微睜,她低呼:「你都知道?」

  「哎呀,這裡跟我家一樣,不論事大事小,都會有人跟我報告。其實呢我原本沒要來不夜城,是亞伯和蓮王陛下要我過來,就怕你們闖了連妳這位公主都不能處裡的事。」

  依蜜叫了兩碗人界常見的陽春麵,吹涼了便往嘴裡品嚐,吃了幾口後他又道:「妳這四大神主的身分還不是很多人知道,就跟雨果是三聖靈、帝和剎是將軍一樣,都是神界、精靈界和魔界的『鬼牌』……嗯,不太對,帝算是例外,他的聲名遠播,但也算是鬼牌。」

  太過年輕就被選為國家中的高層職位,有力量但缺少經驗,這不是「王牌」,而是莫測的「鬼牌」,不知真正開戰之時,帝、莘西雅和雨果能不能不畏懼,勇往直闖,使出潛能的力量。

  莘西雅沉默,她十七歲、雨果十八歲,帝二十一歲,刹一百餘歲,不滿五百歲就登國家之重要幹部的人,歷史上除了他們四人以外還有一人,那便是蓮王。

  自千年前的「魔甦日之戰」後,很多傳統都被打破……時代,已不如從前。

  莘西雅收回不知從何而來的感嘆,緩氣道:「不用特地安慰我了。」

  依蜜提出鬼牌的理念,其作用是要她別自責今日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學弟被帶走,卻連身份都壓不過對方的氣餒。

  不高調,要低調。忍氣吞聲,不引來更大的麻煩:洛奇西亞的注意。

  「我知道妳堅強。」依蜜微笑。

  「嗯。那我們何時救人?」莘西雅依舊擔憂無比,麵都吃不下了。「魔蒂斯的髮色是金色的……」

  傳說:食用金法人類後方可力量大增。

  傳說,有幾成能信?

  莘西雅主張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傳說已經留傳好久,幾百幾千幾萬年。但歷史上卻鮮少有記載有哪個種族食金髮人類後真能力量大增。

  「魔蒂斯是金髮紅眼呢,跟魔界獄王陛下一樣……」放下練了好久才習慣的筷子,依蜜好整以暇地說:「妳先別急,有拉厄亞陪在身邊,魔蒂斯不會有事的,他們還能趁這機會調查魔水晶的下落,又能躲避洛奇西亞。」

  「請告訴我為何要魔蒂斯要躲洛奇西亞?」

  「哎呀,嚴格說起是因為帝啦……可又似乎不太是那樣,亞伯說,幫助洛奇西亞越獄的人要求他『順手』把魔蒂斯剷除!」依蜜拿過莘西雅沒碰過的陽春麵,邊吃邊說:「我個人推敲,和魔蒂斯是使者以外,『血統』也是最大的原因吧!幕後黑手討厭那孩子的血統……」

  「血統?」莘西雅困惑。

  「不就是那傳說?金髮的人類。」

  依蜜拿出懷表,已過了簽約時間,這是他首例放人鴿子。

  「哎呀,算了我不去赴約了。來吧公主,我來跟妳說說我個人的推理,以及金髮人類的相關傳說吧!」

  ※

  金髮人類擁有神奇力量,嗜血族飲其血能無敵,魔族啃其骨能披靡,而精靈族與神族食金髮人類將會死亡。

  究竟金髮人類何能有此力量?一切都要追尋至上古血統。

  大神與末神(魔神)造人,成功造出的人類都擁有他們的血統,兩位神祇的後人幾乎都有同個象徵:金髮,紅眸或銀眸。

  但人類繁殖的速度快,神的後代血統也漸漸染雜。到了現代,神的子嗣中仍然擁有強大魔力者,年齡約有千歲以上,而他們一樣保有當初兩位神祇的後人應有的特徵:天然的純金髮。

  例如,魔界獄王、神界宙王,兩位威震天下,世人崇拜。

  於是,天生就金髮的人類特別受到嗜血族喜愛,認為食用金髮人類就能得到神的力量。不只魔界嗜血族覬覦這股特別魔力,神界中也有表面裝神聖、骨子裡邪惡至極的人存在,正是披著羊皮的狼,暗地裡買下金髮人類……

  但,為何指定「人類」?

  那是因為──

  「人類是所有種族中最弱小的生物,而且人界的皇族是魔神的後代呢!」五尾狐一把拉過魔蒂斯的金色頭髮,銳利的眼神仔仔細細地打量少年的全身。

  大神所造的初代人類因失敗而變成第一代精靈王。再造,變成了神界第一代神王。

  魔神造人,初代人類為魔界第一代魔王。再造人,算是成功六成,力量較魔族、精靈、神族來的弱小。

  最後,大神和魔神聯合造人,總算是造出最接進兩位裡想中的「人類」。

  而統治人界的皇族是魔神第二次造出的人類,魔力比後來兩神合作創造的人類還要強。

  魔界與人界的王族皇氏由魔神取名為:卡諾萊特,古代語言意思是「神的後人」。

  而精靈界的皇氏並非大神給予,由第一代精靈王艾梅斯紀自行決定,至於神界的皇氏由大神宣布:狄恩亞斯,古代語言意思是「萬物和平」。

  魔神身為創世神,心地本來善良,後來竟走火入魔,所以傳說便道:精靈族與神族食金髮人類將會死亡。精靈,此物種為大神創造,初代精靈王艾梅斯紀乃歷任最強精靈王。神族,大神子嗣。

  兩族若食用擁有魔神血統的人類,恐會受到詛咒而死,只因魔神被大神封印前對天下宣言──吾將毀滅汝,吾將取代汝,大神!
  金髮的人類,無論是否出生在皇家,都極有可能是魔神的子嗣,嗜血族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天生就擁有金色髮絲的人類。

  魔蒂斯用腳踹開五尾狐,然後把頭壓低,完全不想發表什麼感言。拉厄亞代替他瞪著五尾狐,這隻老狐狸突然講起這傳說,真讓人不舒服。

  「少年,我怕是要和你的學姊食言了。你看看你的頭髮,閃閃發亮的金色,再看看你的眼眸,鮮血般的腥紅,怎麼條件會跟魔神的後人符合?」

  五尾狐被魔蒂斯踢了一腳,卻完全沒有受傷的跡象。他勾動手指,身旁的部下拿出繩索,將三名人質綑綁手腳,扔進地牢。

  「這個世上,惡人也有惡人的規則,惡人『偶爾』也會遵守正義之人的規則,法律規定進了死夜區要有通行證,瞧,即使是黑暗地帶也受法律保護,為什麼?這就是正義的壞處了,哪代精靈王不想將死夜區漂白,可都做不到,因為有正必有惡,有時正也需要惡,這互補的關聯,你們可懂?」

  「前幾代精靈王領悟這道理,才明文規定想進不夜城的死夜區要有通行證,跟人界規定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不得看十八禁的影片一樣,滿十八,你想看什麼都沒問題,還沒滿十八歲卻想看那怎麼辦?就像你們,好奇闖入死夜區,不被抓到還好,抓到了……還要看看你是誰,偏偏你們三個都讓我們很感興趣,不虐待一下可會不痛快。」

  「有趣的是,未滿十八偷看限制級影片,被父母發現頂多罵一罵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們就沒那樣幸運了,這裡是混亂的死夜區呀!哈,你們就乖乖等著被賣掉吧!」

  狠狠的嘲諷完以後,五尾狐心滿意足的走了。拉厄亞始終淡漠地聽他說話,魔蒂斯也都低著頭,而紅寧兒則笑得甜美燦爛,彷彿很認同五尾狐所說的話。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