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魔蒂斯細聲的嘆氣,帕諾將濕毛巾擰乾便往少年的臉上輕擦,假如帕諾不是十幾歲模樣的少年,他對魔蒂斯的細心照料宛如父親對待兒子。

  魔蒂斯被如此溫柔的照顧,眼眶可是立即一熱,在他過往的記憶裡也有人這樣待他……

  「母親、厄爾大哥……」

  「嗯?」帕諾停止擦拭,見眼前的少年雙眼中有些許的淚水不禁一愣,「我太用力了嗎?」

  「不,我只是擔心與我來不夜城後而失散的夥伴,不知他們現在在哪裡。」魔蒂斯拿過帕諾遞上的毛巾,大力地亂抹臉孔至皮膚紅腫才肯罷休,成功的遮掩快哭出的表情。

  帕諾想了想,說:「莘西雅他們都很安全,你別擔心。」

  「你知道他們在哪?」魔蒂斯搖搖頭,改口:「呃,你認識他們?」

  「這兩個問題你都想知道答案吧?是呀,我認識也知道他們的下落,你不用出去找他們,等過幾天他們就會來這見你了。」

  「為什麼要等幾天以後?為什麼是他們過來而非我過去?是發生什麼事情,讓熱鬧的不夜城街上都沒人?還有,你們到底是誰?」魔蒂斯一連串的疑問如砲火猛烈攻擊,一刻也不停。

  帕諾淺笑,用手阻擋邊問邊向前進的金髮少年,「冷靜,我會一一回答你。」他將激動的魔蒂斯推遠了些,「我叫帕諾,我和迪絲是情報員,而依蜜……就是那位紫色頭髮的精靈,他是這賭場的創辦人,奇奧斯和貝奇都是我們的朋友。你放心,我們真的不是壞人。」

  「你們若是壞人,我可不會跟奇奧斯走。」那是一種感覺,這些人釋出的善意很真誠,眼底的關懷都是真的,絕非虛假。

  「好。」帕諾微笑,問:「你可知罪犯洛奇西亞越獄?」

  「嗯,鬧得沸沸揚揚。」

  「豈止,是雞犬不寧!你被關在地牢的這三天,各界都被他與叛黨騷擾的人心惶惶,根本不清楚他們有何目的,一下那邊有突襲、一下這邊攻擊,各界之王便發佈『全界警戒』,所以街上才沒人。這所賭場內附地道,一些熟客不想無聊在家就跑來這打發時間。而你的朋友們在依蜜的家裡,所以很安全,我才要你別擔心。」帕諾說。

  「我想去見他們。」魔蒂斯很執拗。

  「不行,你過去比他們過來還危險,你得在這裡等才好。」

  「我不明白哪裡危險?」

  「該怎說呢……」帕諾面露困擾神色,魔蒂斯感覺他有苦難言,遂低頭不再追問,兩人之間的溫和氣氛即刻被沉默取代。半晌,帕諾輕聲開口:「帝打輸了。」

  魔蒂斯一愣,面孔漸變扭曲。

  「輸了是什麼意思?」那個自大驕傲但真的強得很混帳的臭大叔敗了?

  「他與洛奇西亞戰鬥,輸了,但幸好有阿蓮、潔蘿、剎與人界星將的協助,才避開了洛奇西亞致命的一擊,目前帝接受治療後已無大礙,但不能任意行動……

  「唉,帝太愛逞強了,明知那一招很危險但硬要正面接下,要不是他的朋友們奮不顧身的加入戰局將他強行擄人走,又洛奇西亞不願與阿蓮對戰,不然帝恐怕去見死神了。」帕諾避重就輕的說,完全不提旭和破殺受重傷的事。

  「那個洛奇什麼的真的那麼厲害?」魔蒂斯連喊那罪犯的名字都覺討厭。

  「洛奇西亞畢竟是活了快兩千年的魔界王族,而且他還是獄王的弟弟……論血統、論經驗,帝能打贏的勝算不是沒有,只是很小……微乎其微呀!」

  帕諾提及洛奇西亞是獄王之弟時很明顯的語氣參雜意義不明的感嘆,魔蒂斯有留意到,但罪犯的身世背景更讓他錯愕。

  獄王之弟是罪犯?太驚悚了!

  「那我呢?」

  魔蒂斯問得很簡陋,不過其中的意思帕諾聽得懂。

  「洛奇西亞能得到叛黨的支持全是因為你,他們要除掉你呀魔蒂斯,也可能不止你,與你行動的拉厄亞也挺危險的。」帕諾認真的說:「洛奇西亞應該是不知道你在這哪裡,所以我們很希望你能留在這裡避個風頭。」

  他也太倒楣了!魔蒂斯翻白眼,無奈道:「萬一他知道我在這呢?」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大家都是夥伴,不可能有間諜洩漏情報……」

  「轟轟──」乍然地爆裂巨聲擊碎了帕諾的信心、實現了魔蒂斯的憂心,兩名少年彼此對看,一切盡在不言中,再等第二次轟炸引起震動的同時,他們衣服也沒穿的就往浴室外跑。

  在本廳批改文件的迪絲和依蜜,前者僅右眉挑起、後者張大了雙眸,一女一男親眼目睹兩位十幾歲的少年光裸溼透的身體,爭先恐後地奔向哪裡進哪裡出的大門,而就那麼剛好奇奧斯與貝奇端著食盤走入秘房。

  前方有不穿衣服的美少年撲向自己,奇奧斯當然不會放過吃豆腐的機會,迅速地將食盤扔給依蜜,接著雙手打開,準備迎接少年們的投懷送抱。

  速度較魔蒂斯快多的帕諾緊急剎車,而煞車的方法採取激烈方式,於奔入奇奧斯懷中之前原地跳起,在半空轉了一圈後重踢魔界花心侯爵的胸膛,讓奇奧斯不雅地飛了出去,位在被踢的人旁邊的貝奇驚得毛髮豎起,一動也不敢動。

  「好險,差點就撞到奇奧斯。」帕諾站挺身子,朝妻子迪絲微笑。

  「哎呀,還撞咧,你都把他踹飛了。」依蜜離坐,將掛在牆上的大衣暫時給魔蒂斯披上,帕諾不用他服務,迪絲就會過去幫忙了。「奇奧斯是個變態,別給他眼睛吃冰淇淋,快進去穿好衣服吧。」

  「對啊,快穿上衣服,別著涼了。」地板在震動,耳中聽得見劇烈的爆炸聲,可帕諾卻是處變不驚地說著日常般的對話。

  魔蒂斯先看依蜜,在將視線逐一看過迪絲、帕諾、貝奇,隨後異常安靜地走入臥房。

  等金髮少年關上房門,依蜜就問:「你和他在做啥?比賽跑步呀?」全裸的從浴室跑到本廳。

  「我是阻止他跑出去。」帕諾輕輕地皺眉。「外面怎麼了?」

  「洛奇……」依蜜回頭二度確認臥房的門是關緊的,才小聲答:「哎呀,『謠傳』洛奇西亞帶著叛黨攻來不夜城了,他知道魔蒂斯在這,所以想要剷平這裡找到人,可是神界與魔界那邊也得到洛奇西亞攻去的消息……真是夠亂的!」

  「聲東擊西。」帕諾沉吟,「必有一處是真。」

  「哎,我猜『真』是不夜城。」依蜜真不想往壞處想,可心底就有一股不安感。「我已聯絡撒冷和修斯達,請他們快速從精靈界趕過來支援我們,而魔界那有潔蘿與神隱出面,神界有瀏金與艾勒克西斯……」他欲言又止,不知開說不開說。

  帕諾歪頭,「阿依?」

  依蜜說不出口的話讓後方的奇奧斯接下去:「你家的帝聽到洛奇西亞的最新消息後就跑來了。」堂堂魔界侯爵讓帕諾踢了一腳也不敢怒言,對方以前可是前任魔界將軍,他只有胸口瘀青就該偷笑了。

  帕諾心驚,「帝在想什麼呀?他的內臟與肌肉、神經纖維才剛動過手術與魔法治療,誕勒醫生說這種傷勢還得靜養,不能亂動,他怎能過來!」

  「問你呀,他你生的。」依蜜聳肩。

  「那是迪絲生的。」帕諾反駁。

  「是你和迪絲的結晶,當然也算你生的。」依蜜絕不退讓。

  帕諾也不想輸給依蜜,要開啟的小嘴讓迪絲給摀住。

  「呵,他是怕魔蒂斯有危險吧,可這樣不就是以行動告知外人不夜城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帝還太年輕,只會莽撞的行動。」奇奧斯從貝奇那拿回食盤,眼睛逛了一圈本聽,接著向依蜜專屬的臥房走去,魔蒂斯在裡面換衣服,他想去欣賞少年青春稚嫩的肉體。

  迪絲擋去奇奧斯的路,接過了食盤並放到桌上。奇奧斯淺笑,慢慢退離臥房。

  迪絲用眼神警告魔界侯爵,道:「奇奧斯大人,你有一點講錯了。」

  在場唯一的女性正視著其餘男性,眸中閃爍驕傲光芒。

  「帝很衝動沒錯,但他的衝動都有經過算計,他過來不夜城後必定會引出洛奇西亞與叛黨主軍,既然大魚都上鉤了,那我們就等著捕捉便行。依蜜剛才也說了,修斯達和撒冷等等就過來,而我們這還有帕諾跟莘西雅,必要時……」迪絲瞥向依蜜,「你也得上場。」

  「哎呀,我實在不願意淌渾水。」依蜜頗憂愁。

  「為什麼不願意?」穿著整齊的魔蒂斯一從房間出來就問了奇怪問題。

  依蜜心中叫了聲糟糕,這些對話都不該讓魔蒂斯聽見,各界的王可要他保護好魔蒂斯的安全,若他又像剛剛連衣服都不穿就要衝出去,就得打昏少年。

  魔蒂斯彷彿大人訓斥小孩,疾言厲色:「帝戰敗洛奇什麼鬼的,那他一定受傷了,你們身為他的朋友還不出去幫忙?算什麼男子漢!你們不去,我去。」語畢,繞過迪絲就要奔走,但讓依蜜拉過肩。

  「哎呀,帝喊你死小鬼真是喊對了。」

  依蜜扶額,一副快昏厥的模樣,「魔蒂斯,我們全都待在這是為了保護你,你要有自覺,你是人界的使者,以後要修補神石、封印魔神,在『神修日』來臨前你必須活著!也許以後你會變得很強,但至少此刻的你是讓洛奇西亞一根小指就能解決的柔弱程度,行行好,當個聽話的乖孩子。」

  「他說得很對,你必須在這待著。」就連帝的母親,迪絲都贊成依蜜。

  魔蒂斯早就料到這幾個剛認識的人沒個願意支持自己,他不吭聲的與他們相瞪,用無言抗議想激起一點希望的火花,然而這樣做是無用的,依蜜等人縱然很擔優帝的安危,但現下該做出怎樣的決定他們心底很明白,什麼時機做什麼事,才不會發生意外。

  魔蒂斯直直凝視依蜜,後者的心中在嘆氣,但沒辦法表現自己的立場有多難堪,各界之王……不,排除生病的獄王,宙王、蓮王、亞莉伯小國王都很看重這次的越獄事件,幕後的黑手是誰,他們不講但能大概猜中,可「那個人」做事太俐落,能捉到的把柄少之又少。

  魔蒂斯千萬別落入「那個人」手中,三位守護世界的使者與四位結界師都有著半個不完整的印記,唯獨最後出現的魔蒂斯,他額上的使者之印是完好的,詭異的是毫無「氣」,不過王們都認為總有一天魔蒂斯會爆發力量,進而與其他使者、結界師相呼應,那神之印記就能發揮最大魔力,重現於世,封印魔神!

  這是不能被毀滅的夢想,所以魔蒂斯有多重要,恐怕只有他本人不知道了。

  寂靜在他們之間流動,不屬於他們的沉默是外面那擾人心煩的轟炸聲。

  魔蒂斯心浮氣躁,無言地抗議不適合急性子的他!

  他想出去,可該如何衝破前方重重的人牆?這些人……他有感覺,一個個都實力非凡,尤其是自稱情報員的帕諾,明明外表如此年輕,可氣質是無法輕易抹去的內斂、剛強,那雙紅色的眼眸中也透著犀利──

  咦,紅色的眼睛?魔蒂斯悄然停止呼吸幾秒鐘。

  帕諾、這個帕諾是金髮紅眼!是魔族還是人類?是魔神的後代?會是他的親戚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