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翻閱著種族百科全書,裡面的詳細記載多半和R所敘述的相差不少,不過R的是超簡潔的版本。魔蒂斯將書闔上,把頭髮吹乾後就關燈上床歇息。

  R眨著單隻眼睛望向他的背,然後又往出戶外頭看。黑色的天空不見明月與星光,今晚徹底的讓漆黑壟罩了。

  魔蒂斯面對著牆壁張開眼眸,期待著今晚又會夢見什麼?

  翌日──

  魔蒂斯這一組與其他組被破殺會長找去,一群人借用學生會室來開會討論學生被殺事件,但由於各組各有他們的看法,以及對他組的見解提出質疑等,這場會議從起初的和平討論,到中間段已經變成辯論大賽,破殺會長反常地不發一言,悠閒自在地閱讀自己的書、飲伊芙司泡的紅茶。

  既然會長大人視而不見,那麼各組之間的衝突也就燃燒得越強烈。

  伊芙司輕嘆,他大概是知道破殺故意放著讓他們爭論的原因了,這群孩子還不夠成熟,會議的用意是大家一起討論,質疑對方的見解或意見難免會有,但要想辦法解決你我之間的對錯,從中找到解決的方法,可是現在這些孩子把會議當辯論賽……

  伊芙司摸著茶杯邊緣,眼光偷瞄著破殺的臉色,興許等等時間到了破殺會來個冷死人不償命的譏諷唾罵吧!

  魔蒂斯這組屬古斯塔奇個性最衝,而魔蒂斯排第二,拉厄亞和莎娜持著冷靜態對面對他組的無禮,至於R卻在這喧鬧翻天的會議裡睡得口水都滴下來。

  古斯塔奇和魔蒂斯本來也是好好的在講,但學長學姊對他們提出來的觀念不屑一顧,在會議過了二十分鐘後他們兩人也終究怒火不斷上升,之後就是更加激烈的言語衝突。

  幸好拉厄亞及時出聲阻止他們,這兩個罵人不會輸的少年才稍稍收斂火氣地坐下來。

  他組不想與他們共同討論,那他們就五個人自行開小組會議。

  魔蒂斯把他昨晚的想法跟組員們說,拉厄亞等人也覺得事有蹊翹,不過有人能夠證明皮克耶的不在場證明,那麼他是犯人的機會就顯得渺小。

  魔蒂斯決定去問問那位證人。其實他的內心很不想去懷疑皮克耶,可是卻矛盾的直覺哪裡詭異,這種矛盾感加深了他更想解決事件的動力,他想著,只要捉到犯人,就能還給皮克耶一個公道,那些被害人的家屬就不能再說皮克耶是殺人魔!

  會議過後一個小時,破殺會長的書也閱讀完畢,他把書扔到長桌之間,爭執的學生們馬上緘口不言,像個小媳婦似的乖乖坐回位置上,吭也不敢吭一聲,全體都頭低低的與桌子相看兩不厭。

  兩手合握,下顎抵著手臂,亞爾最有權威的學生嗓音低啞、眼神冰冷地張啟兩唇。

  「你們討論得實在『開心』,我都不忍插嘴了。」

  破殺緩慢的讓身體靠向椅背,兩腿交叉疊起,雙手也改放在腿上,整體的動作帥氣卻有威嚴。

  「時間也差不多了,會議解散。」

  會長大人說什麼,底下的學生們豈敢有第二選擇?各個匆匆地拿起資料就閃人,一刻也不願多留。魔蒂斯為了把小兔子給叫醒於是多花了點時間,便成了最後離開的一小組,破殺給他們招手,這五人木然了一會兒才意會過來。

  他們心驚肉跳的走來,接著由伊芙司遞給他們一份全新的資料。

  「這些是目擊證人的說詞,你們可以參考看看。」破殺說。

  魔蒂斯愣了愣才接過。破殺瞧瞧他摸不著頭緒的臉色,道:「你們這組最安靜,而且還想要去找證人,這是很好的開始。」

  魔蒂斯等人的眉頭跳了一下……我們這組最安靜?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破殺揮手趕人。

  魔蒂斯似乎想要問什麼,但拉厄亞感覺得出來會長大人在隱瞞些情緒,就不知是好是壞,因此他推著魔蒂斯的背,將人快速地帶出會議室。

  伊芙司面帶微笑朝他們說再見,等人走遠了他又衝著破殺擴大了笑容。

  「你又再笑什麼?」破殺察覺伊芙司最近的笑靨都很欠扁。

  「你這是偏心。」伊芙司說,立即得來破殺的踢擊,不過他安全躲過。

  「哼,哪組提到證人,我就將資料給哪組,何來偏心一說?」

  「你明明就只專心聽魔蒂斯那組在討論什麼,其他人根本就放置不管……」

  「你說什麼?」含有威脅的語氣。

  「什麼都沒有。」伊芙司趕緊溜之大吉。

  ※

  魔蒂斯發現,他都沒有看見帝和剎。

  向巧遇的旭學長詢問了一番,這才知這兩位魔界大將軍都在魔界處理政事。

  魔蒂斯驚異,以往他總是看見帝和剎在校園走動,以為他們揹負的政事並不多,聽過旭學長的敘述後便了解這兩人都是公事辦完才有空來到亞爾學園巡一巡,待晚就訓練他,之後回到魔界,清晨早起訓練士兵。

  帝與剎一天的睡眠時間約三至四小時,有時還連續七、八天都沒睡,這對魔族人來說沒什麼,他們的體力遠遠多於人類。

  魔蒂斯更是深入去問他們為何比往常還要繁忙?

  旭面有難言之隱,內心衡量了一番後就將魔蒂斯帶到男廁內,在讓梅基守在外面不讓任何人進來。魔蒂斯遇他們兩人的地點也鮮少會有人經過,所以旭就更是放心告訴這位帝將軍保護的人類使者。

  「獄王陛下已經兩星期不醒了,所以兩位將軍才比以前更加忙碌。」旭知道此事是因為父親也在魔界皇宮內部工作。

  魔蒂斯雖不是魔族人,但魔界之王昏迷不醒定會在各界之中宣起一震波滔,可近日來卻沒見任何新聞報紙放出這類消息,不過旭學長也沒有任何理由拿這種大事唬他,那麼就是這事非常機密,旭學長卻不顧風險告訴他。

  且,魔蒂斯也兩日無看見R了,牠是否也跑去插手管事?

  ──那隻兔子!學生被殺事件都兩天沒進展,牠還跑去管魔界大事!

  「期望魔王陛下可以早日康復。」魔蒂斯也是擔憂,魔王的生命會動盪各界情勢,而他本人也是帝和帕諾的親戚。

  魔蒂斯突然想到,獄王也活了幾千年,那他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會被安排到亞爾念書並非只因他是使者,這其中還有些隱情。

  「能康復早就康復了,聽說陛下的病都幾百年了,至今無人能治。」旭道。魔蒂斯沉入自我思維中,旭兩眉挑高,「魔蒂斯,想什麼這麼認真?」

  「唔?沒什麼,只是想起來帝大叔說過魔王陛下的病也許是『詛咒』。」

  「帝先生跟你講的?」約是停了一秒,旭才問。

  「嗯……」魔蒂斯不太自在地避過旭的眼眸,他又聯想到莘西雅等人講的帝要選他當軍所一事,若是真的,那他在旭與破殺面前會很不知該怎麼面對。

  「我也聽過『詛咒』的說法,但這詛咒也太強大,施術者的力量必定是世界第一強人!」

  「第一強?」魔蒂斯因這話而訝異。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解開詛咒,你說此人不強?」旭也只是單方面的推測,不覺得這樣講哪裡不妥,「能讓魔神的子孫獄王陛下病重近五百多年,神界王也拿此無可奈何,這人若不是神就是魔了。」

  「學長,你那樣說好像不太好。」魔蒂斯抹了一把冷汗,幸好外頭的人只有梅基。

  「會嗎?」旭不以為意,「對了,你在這附近做什麼?」他們的所在地是亞爾學園的偏僻處。

  「我是在找R,牠不見兩天了。那學長和梅基學長又為什麼在這?」魔蒂斯也是好奇他們兩人會在這的理由,三年級不都很忙?由其旭又想拼過破殺,閒晃是不大可能的。

  「就是找你呀!」旭笑笑,俊美的容顏煞是動人。「我是來傳話的,帝先生要你放學後找我和破殺那傢伙繼續練習武技和魔法。然後這也是他要我交給你的。」他將一封牛皮紙袋交給學帝。

  魔蒂斯點頭,原來他與學長們不是巧遇。他當面將紙袋打開,裡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資料,「咦?」那些資料都是人類女子的身家背景,且她們的名字內都有個「鎖」字。

  帝答應幫他找母親,原來那並非說說而已。

  「還有這份呢,帝先生說這份是他自己整理出來的,認為『可能性較大』的資料。」帝交代的內容旭都有記在心頭,也大概明白魔蒂斯手中的文件是什麼。「魔蒂斯,你就姑且看看吧……如果裡面『都沒有』,你也別氣餒,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我知道,但這裡面沒有一個是我母親。」魔蒂斯笑得苦澀,但心頭卻是挺暖烘烘。「不過我很感謝大叔那麼繁忙的時候還幫我找人。」

  旭搖頭,「你竟然自己說出來,我可沒說我知道帝先生在幫你找人喔!」

  「但你也沒說你不知道。學長,沒關係啦!我不介意你知道我在找母親。」

  「那樣就好。」旭指向那兩袋厚得跟書一樣的文件,「你確定裡頭都沒有?」

  「嗯,看照片就知道了。學長,你見得到帝大叔吧?請幫我傳話,請他暫且不用幫我找了,我心已有底。」魔蒂斯的眼蒙上淡淡地哀愁,說到後來也有點哽咽。

  「你……」旭的手停在魔蒂斯的頭上,怎樣也無法摸下去,「你也太快放棄了吧!」他改將手變做拳頭,不留情地就敲下去。

  這快攻魔蒂斯毫無招架之力。「好痛!」

  「會痛就好!」旭也好久沒教訓魔蒂斯,俊美臉蛋越變越陰沉恐怖,「管你媽是生是死你都要放棄?好歹活著見一面,死了也要上香,你這不肖子!呿!我最恨不肖子了!」

  在末神歲時魔蒂斯與旭相處下來也懂他的脾氣,在此刻認錯學長便較怒氣稍減,不過魔蒂斯這次卻堅持頂嘴:「但如果我母親死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那我要上哪上香啊?」

  「你立個牌子,有誠意的上香,還怕你母親在天上不會感動啊!」旭更大聲的回吼。「真笨!」

  「是啊,魔蒂斯是白痴。」這聲音介入的很適時。

  旭早已察覺此人在外頭,反而是魔蒂斯大驚一跳。

  「古斯塔奇、拉厄亞!」

  「你這白痴,一點都沒感覺我們在門外嗎?」罵了一次不夠的古斯塔奇又罵了第二遍。

  「我都是被你們罵笨的。」魔蒂斯吐小舌表示抗議。

  「混帳,別以為這班會老師沒來、班長是你朋友就可以隨心情翹課啊!」古斯塔奇的旁邊所站之人拉厄亞就是班長。

  旭聽了也不開心地道:「你們兩個跑出來找魔蒂斯,那也不是翹課?」

  學長,你和梅基也翹課啊!古斯塔奇想說也只得憋在內心,「班會交給風紀主持了,我們幾個臨時被妮露學姊找去,但魔蒂斯跑不見,所以才會溜出來找人。」

  「妮露?」在外頭的梅基探頭進來,「咦,她不是要小考?」妮露並非主修戰鬥,所以和他們都不同班。

  「八成是寫完考卷就出來了……我想是為了參加選舉討論會。」旭和妮露六年來都不同班,但一個因緣之下彼此結識,認識了這幾年也多少摸清她的個性。

  「選舉討論會?」魔蒂斯不自覺得打了個哆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