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艾伊雷爾睜眼,他其實一夜無眠。

  煩躁的翻身,枕旁有抹白色身影安靜無聲的待在那,艾伊雷爾的腦袋片刻過後才轉過來。

  預言師也和他同樣睡不著,恐懼啃食他們的勇氣,奪走對未來的希望……靜瑟的華麗大房內,金髮小王子坐起身,無語地和陪伴自己長大的預言師相擁,心底多害怕面對日陽升起後的事情。

  彼此的呼吸與心跳都能感受到。

  彷彿全世界只剩他們兩人──

  忽地,艾伊雷爾無限懼怕的發起顫抖,他怎會冒出這麼恐怖的想法?世界不會只剩下他和預言師的,絕不會!

  「艾伊雷爾唷……」預言師崩潰般的啜泣,原本悅耳如黃鶯出谷的嗓音斷斷續續地嘶啞成哀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艾伊雷爾的心迅速地被懼意之爪侵襲,無意識的奴動嘴唇:「你為何道歉?」

  預言師仰頭,清晨的朦朧之光透入房間,塵埃飄落之際,艾伊雷爾瞧見預言師的臉龐滑下兩行代表凶兆將臨的血淚。

  金髮少年倒抽一口艱澀的氣息,不知哪來的力氣推開了緊抱他不放的白色身影。

  「艾伊雷爾,對不起啊!」

  身後,血淚沾滿了沉靜的床褥,那人人尊敬的預言師哭嚎著:「對不起,我沒有辦法迴避預言,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別說了,這不是你的錯。

  他想回話,卻沒有辦法,直覺的一直奔跑一直奔跑,朝人界國王的寢宮努力前進。

  「王子?」士兵攔下衣衫不整的艾伊雷爾,「您……」

  「快通知全國,戰爭開始了!」艾伊雷爾捉住士兵的衣領,所有的力氣都用於這句話:「預言師的血淚已流,『永世預言』已開始運轉,快點備戰──」

  「轟隆!」無情的砲火聲催毀了所有人的理智。

  艾伊雷爾放開那名士兵,跑來窗外探頭查看。

  天亮了,但不見蔚藍天際。

  雲不白,橙紅如黃昏的雲層詭譎地翻滾,強風呼嘯,不詳的自然景象在世界各地同時發生,進行倒數破滅光明的黑暗遊戲。

  許多黑點在空中亂竄,對下方的土地進行惡劣轟炸。

  艾伊雷爾動用魔力到觀星間,那裡能夠一覽無遺人界國土──

  他悲痛得不能哭喊,喉間似有火焰燃燒。

  鮮血。
  慘叫。
  求饒。
  哭鬧。
  爆炸。
  混亂。

  敵人已入侵,戰爭開始。

  那也代表魔神即將復活!

  艾伊雷爾告訴自己要冷靜,不過唇邊卻嚐到鹹鹹的味道,原來他哭了,跟著預言師的血淚一起流淌。

  艾伊雷爾咬著發白的唇,起誓:「什麼天劫!人界不會被滅亡,只要有我在的一天,『祢』休想揮滅我最愛的國家!」

  魔神,我不會讓祢;復活的!

  大神哪,請賜於我力量吧!

  剎那間,艾伊雷爾的身體不再發抖,軟弱的淚也停止流落。

  「哈……」艾伊雷爾對自己的內心嘲笑,昨晚到剛才都還怕得要命,只不過對魔神嗆聲而已就找回勇氣了,這是什麼可笑的情形?但也罷,這時他需要非常多的勇氣來阻止天劫發生。

  他打開窗戶,雙腳踏出去,飛落到地面,想和士兵們共同作戰。

  「艾伊雷爾!」厄爾呼喊,他去房間找人卻沒有蹤影,棉被還沾染鮮血,害他以為弟弟被殺害了,幸好他安然無恙。「快跟我來,你必須和其他使者、結界師立刻修補神石!」

  艾伊雷爾點頭,沒有浪費時間多問原因。

  厄爾用魔法讓他們倆人來到放置人界神石之處。

  外面的世界在砲火連連,這間教堂內卻神聖靜謐。一位天使與一名少女已在此等候人界國王和人界使者。

  「艾伊雷爾!」負責張開結界的小緹在見到朋友時,冷靜的面容終於破碎,咿咿嗚嗚的哭了起來。

  「勇敢一點,不要害怕!」少年斥罵。

  「時間不等人,二位快隨我來。」天使說。

  「請在給我一點時間與弟弟說話,蘇蕾莎大天使。」厄爾放低姿態的請求,年老的天使微微變了神色,但還是諒解的給了他們最後的相處。

  厄爾彎身按著艾伊雷爾的肩,「聽好,我昨晚給你的咒語『靈魂歌曲』是最後才能使出的手段!當你發現神石已封印不住魔神,你必須吟唱咒語,讓我的魔法陣和大神給予你的百分之百力量融合一體,肯定可以再度封印瘋狂的魔神……」

  厄爾深深呼氣,悲傷在胸口沸騰,但不能表現給弟弟看。

  「艾伊雷爾,倘若你死了我也會陪你……」

  「我不怕死,我想守護這個世界,所以哥哥你不用陪我。」金髮紅眸的少年,被神所指定的使者,漾起最純真自信的笑容:「你才要好好活著,這個國家的需要你。」

  「艾伊雷爾……」

  「請答應我,就算我死了也要好好活下去,幫我照顧鎖母后,然後幫我跟黛茉茉說……『謝謝妳,妳是我永遠的知己,希望妳能找到幸福。』」

  「艾伊雷爾!」厄爾心痛如麻,異色瞳孔有水光泛起,模糊了親愛弟弟的堅強面容。

  轟隆──大砲擊中教堂,一群敵人殺紅眼的衝進來。

  厄爾璇身要阻擋他們,但更後方有救兵追上。

  人界軍隊一直窮追這群敵人,就算犧牲生命也要確保艾伊雷爾王子成功的修補大神用來封住魔神的神石。

  「艾伊雷爾、小緹!你們還發愣啊?快去呀!」他們的朋友也趕過來幫忙,頓時現場一片混亂。

  艾伊雷爾喊了聲謝謝,便與厄爾道別:「我走了,哥哥。」

  這是不是最後一聲喊他哥哥?少年不知,真的不知。

  蘇蕾莎大天使將使者與結界師帶往教堂的最高點,啟動封印法陣的其中之一神石就安穩的放置於那整整一千年,若無特殊咒語解除神石外的結界魔法,接近之人將立刻消失於世界上。

  艾伊雷爾定神地盯著金色結界內的渾圓神石,在蘇蕾莎大天使尚未朗誦咒語前,它是一顆普通平凡的灰色圓石。

  乍然,又是兩三顆砲彈轟破教堂高塔,神石被結界保護並不受破壞,但站在它周圍的三人因太過措手不及而險些被石塊砸傷,但也由於牆被破壞殆盡,他們才能目睹深紅近黑的天空有三道雄筆筆直的光芒衝入暗厚雲層。

  神界、魔界、精靈界的神石結界已消除,神石之力被解放了!

  事不宜遲,蘇蕾莎大天使冷靜吟唱咒語,艾伊雷爾分神的往下望,他的親朋好友都在作戰,他不會讓他們失望!

  艾伊雷爾唷……

  有人在叫他。驀然回首,白色的嬌小動物站在對面搖搖欲墜的裂石上,似乎想跳過來。

  「你就待在那邊吧。」艾伊雷爾靠近結界解除、表面龜裂開露出金色聖潔神光的神石,他將雙手探入光內,摸循著發燙的神石。

  一股源源不絕的強大力量強行灌入使者的體內,爆發出驚人的絕大魔力!使者的神之印記迸發激烈燦光,同時間結界師小緹的印記也被呼應,被神選上的人是去原有的意識,憑著本能──亦或被神石操控──竟然熟練的口念最古老的語言。

  但,預言師的血淚還沒流完……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