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難以壓抑的可怕衝動,近乎剝奪他的意志,使他的身體本能的破壞周圍環境,湧上的力量源源不絕,似乎不完全爆發出來,他的全身都將爆裂。

  很久沒有這種魔力暴增的感覺,不受他的主意識控制,身體切斷與腦部的連線,自動地、如被外人操作,隨意毀滅他所見之物,即便血紅色的眼眸闔上,魔火依舊傲慢地熊熊燃燒。

  力量回歸。魔蒂斯斷然的想。

  帝曾這樣猜測:你不是兩年前車禍嗎?魔水晶也是兩年前出現的,我想,也許在車禍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奇異的變化,你的魔力匯集成這顆水晶並且分散在世界各地,才會導致你醒了卻大失魔力……

  魔蒂斯的心在發懺,大叔果然是力非比尋常的男人,這樣亂猜都可以猜中嗎?

  睜開沉重的眼皮,所見是完整如初的精美潔白天花板,魔蒂斯繼續轉動眼球,房間內的每樣物件都無受損,儼然是有人幫助了失控的自己。他的視線最終定在替自己包紮的R。

  魔蒂斯說不出一個字,只能勉強發出乾澀的「啊……啊……」聲,暴走後的他過度疲乏,喝過R遞來嘴邊的水都還無法使他恢復聲音,這才想到力量爆發時,他很用力的大吼大叫……

  真是丟臉呀!像個瘋子胡亂發飆,可是記憶中沒有士兵或剎伯爵他們衝進來,所以他的失態恐怕只有R和小黑看見。沒有辦法開口不要緊,他還能自遊活動。

  魔蒂斯走至窗台,眺望魔界美景,一花一草一木,天空、微風,是有那麼點不太一樣,日月運行,時光荏苒,大自然也敵不過時間的摧殘,或多或少的改變,而人又是脆弱的動物,只要活得越久,就會失去的越多,累積的東西也越多。

  痛苦的記憶,美好的記憶。

  懷念的人,曾經的自我。

  未來,看不清。

  「小魔,你知道嗎?預言師已經消失了千年了。根據萬年史書記載,預言師都有一雙鮮紅無比的眼眸唷!而小魔你的眼睛啊……」

  R的聲音甜美悅耳,卻彷彿帶著致命毒性。

  牠飛到魔蒂斯的眼前,說完了那句困擾魔蒂斯許久的話。

  「而小魔你的眼睛啊……和預言師一樣是赤紅色的,但你卻不是預言師唷!為什麼你是紅色的呢?跟魔界之王一樣的血紅眼眸……小魔,你知道為什麼嗎?」

  魔蒂斯閉口,冷靜的盯著R的眼眸,剩下的那隻完整眼球染成了妖異的血紅色,其中透著隱隱的聖潔金光。

  「小魔,你想起我是誰了嗎?」

  R在害怕,很害怕到了這個地步,金髮紅眸的少年朋友沒有想起一點關於自己的記憶,若沒有,牠又該何去何從?

  魔蒂斯發不出聲音,於是,他緊緊抱住了R,呵護、撫慰被他遺忘的朋友。

  ──預言師˙Red Destiny。

  魔蒂斯敬畏的、討厭的偉大預言師,同時又是他不可缺的知心朋友。他不喜歡R的職位,預言未來多麼可怕,多麼可悲,但R卻想保護自己,所以「跟過來」了?

  「嗚……」魔蒂斯鬆手,雙腳頓時無力,跪了下去。

  「不要勉強,你不能強迫自己想起來,那麼會再一次陷入昏迷的。」R的雙耳垂下,淚水快速滴落在石地上。

  昏迷嗎?三個字,深深憾動魔蒂斯,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落下,與R面對面,虛弱的啜泣。

  莘西雅學姐的臉蛋自魔蒂斯的腦海浮現,她說的話也一併回響:時空交界處,我們所居住的星球上,連接對其他異世界、或過去未來等時空的地處。

  魔蒂斯想要再度伸手摟住嬌小的白色兔子,卻被另外一人扶起。西朵發現自己沒有辦法進入被施以魔法˙閉鎖空間的房間,於是就想從外頭的陽台過來看一眼魔蒂斯,恰巧見到虛弱的少年與哭得滿臉溼答答的R。

  西朵不知道一切的經過是什麼,不過她的母親曾經說過,魔蒂斯和R是她的好朋友。母親的朋友等於西朵的朋友,她願意出手幫助他們。

  「『母親』已死,她所掛念的人都由我來照顧。」她細語。魔蒂斯微愣,似人非人的西朵淺笑,道:「艾伊雷爾王子,你還活著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我母親在天之靈若知曉這件事,她肯定很高興。」

  看出魔蒂斯眼神中的疑問,西朵貼心的提點:「我母親名為『奇朵』。她說,幽暗的森林中鮮少有人類出沒,你與亞希瑟王子的來訪解放了我母親長久以來的孤獨,看著你們兄弟倆的互動,傾聽你們的對話,她越來越想與你們做朋友……」

  很久以前的某日,一隻小黑龍誤闖幻霧守護森林,奇朵請求小黑龍分點「意識空間」給她,於是小黑龍的體中有奇朵的精神體,偶爾他們倆互換意識和亞希瑟、魔蒂斯交談,兩位王子也知道奇朵的存在,四個不同種族的朋友湊在一起,日子過得十分的快樂。

  魔蒂斯的坐騎原是獨角獸銀河,後來他執拗要小黑,誰也勸不了他,銀河也無意見沒了主人,因此小黑輕易的就變成魔蒂斯的坐騎。

  奇朵卻越來越衰弱,她將一切能量都給了「孩子」,最終某一天,奇朵絕然亦然不再與魔蒂斯等人聯絡,專心照顧親兒。再後來奇朵生下了西朵,魔蒂斯等三位朋友卻「不見了」,奇朵便又過著與以前同樣的生活,孤獨的主宰幻霧守護森林。

  等待,每天都在等待,也許下一秒奇朵的三位好朋友會出現,可是直到她枯萎的那一瞬間,希望被絕望吞噬。奇朵告訴西朵,若未來魔蒂斯、亞希瑟、小黑,三個其中的誰還活著,請替自己與他們繼續當朋友。

  「嗚……」魔蒂斯哽咽,才剛擦乾的臉頰又有兩三道淚水滑落。

  奇朵和黛茉茉一樣都在等自己,等了好久好久,他都沒有出現,而她們都抱著遺憾過世。

  主人……不要哭……小黑全身無力,意識異常清晰。

  主人拿回自己「碎掉的光片」了。碎片共鳴的瞬間,牠感受到主人的情緒,原來親愛的主人飽受喪失記憶之痛。

  奇朵死了小黑是很清楚的,牠和主人一樣悲憤的痛哭,為了懷念奇朵,牠在幻霧守護森林中擊敗各類挑戰自己的魔獸,接替奇朵的主宰者之位,牠不容許哪個不相關的生命統至奇朵的地盤!

  「那天」牠掉進了奇怪的洞,親眼目睹主人的魔力四散,才導致今日相見,主人的魔力沒有以前的強大。主人會失去記憶,和那個洞肯定有關聯,牠倒是幸運,幾乎不忘什麼,不過主人還認得自己,牠很欣慰。

  在深淵的洞徘徊不知多少時間,在森林休養大概經過一年左右,那麼久的日子,主人的外表沒有改變太多,而牠自己也是。

  時間停止了嗎?牠和主人在洞內的肉體失去成長,出來後才漸漸恢復應有的生長?太奧妙了,人們以為牠是高等智商的魔獸,實則大錯吧!連個洞是什麼原理、構造都不了解。但那些都無所謂了,牠找到了主人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主人以外的重要的人──Red Destiny和奇朵的孩子西朵也出現在這,還有那隻獨角獸銀河,主人的原坐騎。

  銀河的體型比以前見面時大得許多,以此推測年齡,牠都千歲超過了……

  所以,過去幾個世紀了?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