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界,宮內──

  雙手放於背後,心浮氣躁的蓮王以五乘五公尺面積大小的四方型範圍裡來回走動。

  魔蒂斯人在魔界的消息他已被通知,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探望他,因此特地找了一位部下代替自己過去魔界一趟,而令精靈界之王深受煩惱之苦的理由與其他界的王們一致相同……

  「所以說嘛!亞伯十六年前就該殺死那傢伙的,以為關進牢就可以安心了嗎?」

  蓮王一氣之下,被他兩眸怒瞋之物都瞬間爆裂。

  守衛在大廳外側的精靈士兵都見怪不怪,幾百年來讓蓮王陛下破壞的東西不數其下,而想阻止他這樣消氣的人也不數其下,雨果便是其中一位。

  「陛下,請、請息怒……」

  「我也想不生氣,可就是超級不爽的,我實在想不通亞伯在想什麼,腦袋裡都裝廚餘嗎?他是受虐狂?留著敵人和帝然後瀟灑的帶著愛人雲遊四海,就只覺得好玩?」

  說到後來,蓮王得髒話差點脫口而出,卻顧慮雨果年紀小不宜聽這類的粗話,才又咬著下唇,賭氣得拿起花瓶,不珍惜的一個個摔在地上。

  在別人眼中,應該會誤認為這面容與身高約在人類年齡十二歲左右的蓮王是個耍大少爺脾氣的小孩,知情的人卻感嘆明明年記都六百多歲了還在亂發飆……而精靈族的長老理所當然的就飯後茶餘聊個八卦,說蓮王是乳臭味乾的小朋友。

  嫌蓮王不夠冷靜,長老們便派年紀比蓮王小很多的雨果過來安撫。若讓比蓮王還要年長的部下去勸說,只會徒增他的怒火,就連面子也都掛不住。

  雨果忙碌在收拾蓮王大鬧後的「殘骸」,一邊默默掉著眼淚,她自覺自己真是沒用,當了陛下信任的貼身護衛,卻無法安撫陛下。

  「噢,我的天啊!」蓮王抓了雨果的手臂,看似用力卻很溫柔的拉她起來,兩根眉毛依然皺得很緊,口中吐出投降似的話:「行行好,不要哭了,妳這樣我更不能冷靜。」

  「嗚……陛下,我……」

  「好了好了,我只是砸個東西,砸完我就舒坦多了,妳別在鑽牛角尖說是自己的錯,而我也還是很信任妳,不要多想。」

  蓮王真想立刻召喚所有的長老,逼問他們是誰把雨果當對付自己的最終武器!

  雨果擦著淚水,哽咽地道:「那、那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唉。」蓮王悶悶不樂的扶著額頭,有氣無力。「越獄的是世界少有的超強罪犯,我們各大界開會的結果都是先隱瞞世人,避免人心惶惶造成更大的騷動。這幾天罪犯都沒有什麼行動,我們猜他在補充魔力、複習十六年來都不曾使用的魔法,在他還沒恢復力量前,先捉到他就是我們贏了,到時我會派妳出去探查,若沒捉到,八成會是一場硬仗。」

  「罪犯應該有目地的……」雨果大膽的提出自己的想法,希望可以幫到蓮王一點忙。

  「目地?啊,應該是報仇吧,目標就是亞伯……」

  提及亞伯,但蓮王的腦中閃過的卻不是老朋友的面容,而是魔界的青年將軍。

  「洛奇西亞要復仇不用找已經隱居且力量與他旗鼓相當的亞伯,而是找個目標大點、實力不成熟的魔帝。若我是敵人,要耍心機的話還會遷就帝負責保護的魔蒂斯吧?」

  雨果懂了,她很懂蓮王在想什麼。

  敵人拖了十幾年才越獄,是由於「時機」的問題,魔蒂斯的出現使得叛黨的權威、那位幕後黑手想出了一個陰謀,與十六年前被冠上魔界叛徒之名的洛奇西亞連手,一起解決掉魔界的強者與人界火焰使者。

  殺了亞伯、帝、魔蒂斯,一來洛奇西亞報了仇,二來修補神石的使者死亡,世界將落入叛黨首領的手中恣意玩弄。

  可是雨果覺得不大對勁,這感覺閃逝太快,因此沒有提出疑問。

  「這也都只是猜測,總之我們先抓住洛奇西亞就對了。走了,雨果,我們去人界。」

  「咦?人界?」

  「去找亞伯和迪絲商量商量。」

  蓮王套上外套,抓著雨果的手憑空消失在宮內。侍衛向內看了看,似乎確認著精靈王陛下是否還在,卻見空無一人,便立刻前去長老院對長老們報告精靈界內目前無「四大強者」的存在。

  精靈王與三聖靈皆離開,界內必須保持最高警戒,尤其現在還發生了世界級罪犯越獄事件,不得不加強兵力。

  蓮王陛下到底在想什麼?這時候了還亂跑。侍衛們無奈的嘆息。

  蓮王自有打算,那罪犯固然不會於今日攻打過來,畢竟那傢伙手中的消息不靈,還沒有辦法第一時間掌握亞伯的行蹤。遠距離的瞬間移動通常會消耗大量的魔力,可這大量的魔力用在蓮王身上,可就不值得一提了。

  ※

  帕諾正因為入冬了會冷,人擠在儲藏室內東翻西找,他最心愛的暖爐去哪了?迪絲又不在他身邊,他不知該找誰問。

  問清潔阿婆?不,他東西很常亂放,問阿婆沒用,唯有他的家人可以猜到他把暖爐放哪了!

  帕諾感到很困擾,他其實不怕冷,但迪絲是人類,若她從外頭回來,房間卻冰冰冷冷一點也不溫暖,或許她會感冒,帕諾擔心她會得流感。

  忙亂在尋找暖爐中的帕諾查覺房間內有人「咻」的一下就出現,但很抱歉,他沒空理人。

  蓮王點點帕諾的背部,卻得不到應有的回應。

  「咳咳,帕諾,你在找啥?」

  「暖爐。」簡單回答。

  「喔,這樣哪。」

  蓮王拿出手機,撥打出一組號碼,不出三十秒,他就知到暖爐位在何處了。

  「在溫室。」蓮王面無表情,他深信不移對方的答案,卻深感懷疑朋友帕諾的智商。

  「哦!對呀,我去年拿去『烘暖』植物了!」帕諾退出儲藏室,一堆東西就這麼像雪崩一樣倒下來,他卻早已奔出門外,留下蓮王收拾殘局。

  果真只有家人清楚帕諾會把東西放哪。蓮王皮笑肉不笑,有句成語是物以類聚,千萬別跟他說自己也跟帕諾一樣低智商。

  「那、位就是亞伯大人?」雨果縮成一團了,她不願意自殘,卻想撞牆看看是自己眼花還是事實如此殘酷?

  當年那位魔界高職位、打敗魔界背叛者洛奇西亞的亞伯˙基爾˙狄恩亞斯的男人竟然個子和自己差不多高!而蓮王還要抬頭看他……

  雨果表示震驚,因此視線落在蓮王的頭頂,真是大逆不道。

  蓮王挑眉,雨果驚恐的回神,目光快快移走,臉頰的紅暈卻依舊殘留。

  「那不是帕諾的原樣,改變體型對很多高階強者來說都很簡單。」蓮王可愛的燦爛一笑:「本王『天生麗質』,不用改變體型。」

  雨果惶恐怖不已,多害怕蓮王會一怒之下做出滅人口的事情。

  而且,雨果注意到一件事情……為何蓮王喊亞伯大人「帕諾」?

  「本王沒生氣,過來我這邊,我不喜歡連妳都如此畏懼我。」感覺很寂寞。

  蓮王悶哼,太多人敬畏,最信任的部下都過度恐懼自己,那種滋味全世界有幾人可以體會?王們總會聊著這王位是條不歸路,沒了自由。

  唯一最大收穫:守護想守護的。

  雨果眼眶一紅,鼻子一酸,忽然眼淚流出。啊,她傷害了王的心……

  「不,妳不要哭!」蓮王抓了桌上的面紙塞進雨果手中,他年紀都六百多歲,大雨果很多,也算是父輩……啊!

  突然蓮王想起了雨果的父親是個女兒控,整天幻想父嫁什麼的,讓他知道雨果總是在哭肯定會鬧了一場「經濟大浩劫」整精靈界。

  「耶?」帕諾扛了一抬長寬各兩尺的巨大機器,自動門的大小設計得比它還大,他才方便自由抗著暖爐進出。「這位小姑娘長得好像……」

  總是樂觀的帕諾表情縱然一變,「阿蓮,我祈禱你精靈界國泰民安!」

  「你可別告訴依蜜。」蓮王冷冷警告。

  「當然不能跟依蜜說你弄哭雨果,不然我們人界也可能會有一場經紀浩劫。」

  蓮王呿了一聲,反諷:「『你們』人界嗎?才短短幾十年不回魔界都自認自己是人族了?」

  「魔人或人類都很好,但既然我都在這待了幾十年,日久生情說自己是人類也不為過。」帕諾放下暖爐,悠哉悠悠哉的問:「勞你跑來我這,是有急事?」

  「你該不會不知道洛奇西亞越獄了?」帕諾是個情報專家,蓮王不信這麼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這哪算急?我以為我親愛的兒子被洛奇西亞打敗了,那我準會殺、了、他、喔!」帕諾在笑,雨果卻渾然感覺不出來他的笑意,婉如黑色的深淵,無底的黑暗,暴戾的氣息循循環繞他。
  蓮王默言,好友依蜜是女兒控,帕諾是兒子控,他以後結婚有了小孩,會不會跟他們一樣白痴?

  「雖然不是急事,可也算大事,來吧阿蓮,我們坐下來對策計劃。」

  帕諾挺高興的開始泡咖啡。

  ※

  魔界,賓客房──

  「你們魔界的士兵都這麼沒修養的嗎?見到本妾都瞪得兩眼凸出、口水直留,惹得我寒毛都要炸起來了,怪不舒服的。」

  洋洋盈兒的嗓音先到,房內的魔蒂斯最先將目光轉至門口,期待著擁有如鶯聲的人是誰,可帝卻朝剎笑得邪佞,看好戲的嘴臉令剎無聲的以眼神責備他,隨後單手一揮,花容月貌的臉戴上了其醜無比的面具。

  門開,人進。

  代替蓮王探望魔蒂斯的是精靈界三聖靈之一的撒冷,花精族的族長,負責精靈界事情,大至政事小至哪家的貴族取親都需要他的引介。

  三聖靈的地位同等,統稱相國精靈,所管的領域卻不大一樣,撒冷的官位是輔佐君王。

  另外兩位一是精靈界的統領將軍,他底下還有諸位將軍,有了這些得意的部屬,蓮王便時常「奴役」統領將軍去替他私底下辦很多事情,連去夜城買個棒棒糖都要交給他。

  最後一位三聖靈年紀還小,目前就學中,雖然是個孩子卻有著很強的潛力,蓮王將她放在身邊,培養未來新任的親衛軍軍長,直翻譯的話就是貼身保鑣。

  撒冷不單嗓音美,他的面容、身材、氣質也都美得讓人屏息,這種過度強烈的視覺美感曾經魔蒂斯也被狠狠震撼過。他頭一轉,直直望著魔界絕美的剎伯爵──是的,魔蒂斯初次被迷得頭暈目眩的罪魁禍首就是伯爵大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