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R,你們找到了嗎?」拉厄亞的嗓音從草叢另一端徐徐響起。

  魔蒂斯動作神速又準確的掐著小兔子的脖子,一張凶神惡煞的臉緩慢逼近牠。

  「不准說出去!」魔蒂斯磨牙的力道很大聲,使得對聽覺很敏感的小動物兩耳下垂,粉色眼睛有淚水汪汪閃爍。

  魔蒂斯不吃R的可憐招式,絲毫不留情地將白色兔子摔於地面,頭也不回的離開。

  用深謀遠慮的目光看著少年離去的R並不感到任何難過,就牠所認識的魔蒂斯而言,時常鬧彆扭是再普通不過的事。

  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的拉厄亞以紫眸深帶困惑意味的眼神直視魔蒂斯,想探問他怎會離去一下子,回來時又一張臭臉。

  「我找到了。」魔蒂斯避開拉厄亞的視線,依舊脾氣很大的說:「哼!可以開始該死的修練了!」

  拉厄亞與古斯塔奇面面相覷,大概可以猜到把魔蒂斯惹到怒髮衝冠的動物是哪隻。

  「嗯,既然找到了,我們就進去黑洞吧。」拉厄亞不再將話題打轉於魔蒂斯生氣的原因,盡快完成任務才是他的首要該做的事。

  「在進去前我得提醒各位。」拉厄亞一向很少有情緒顯露於臉上,但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很嚴肅,他轉而神色陰沉冷森。

  魔蒂斯目不轉睛的凝望殘虐精靈,肌膚表層的疙瘩一粒粒凸現,不尋常的危機感使他內心最深層的好勝本能再也壓制不住的傾倒流洩。

  「黑洞是精靈王的秘密士兵˙泰坦修練的地方,裡面沒有什麼特別的修行機器,只有可怕的魔獸和只聽從精靈王與三聖靈的冷酷泰坦,想活命的話就必須聽我的話,懂了嗎?各位。」

  所有人用力點頭,他們心底百分之百清楚拉厄亞有多認真。然後,他們進入了黑洞。

  外觀只是單純一個漆黑山洞的黑洞並不如它的名稱來得那樣貼切,它的內部以白色瓦石建造而成,是個老舊卻不失奢華感的美輪美奐宮殿。

  絳紅色的五根粗壯大柱直立支撐被樹根竄破、似乎快要坍塌的天花板,華麗龐大的水晶燈支離破碎地置在中庭正中央。

  濕黏的泥土與重生性極強的雜草佔滿部分整片光滑平坦的石地。石牆清晰可見破裂痕跡,青藍高級的布簾已被塵埃洗禮的骯髒污垢,它們猶如被猛獸撕毀般地掛在二樓的欄杆以及柱子邊緣。

  魔蒂斯的手緊緊地抓著衣服,在皇宮映入瞳孔的剎那,他忽然感到一絲心絞痛。強壓下內胸膛的悶痛感,魔蒂斯抬起沉重步伐試圖跟在拉厄亞後面。

  「這裡……是什麼地方?」他發白顫抖的嘴很不順地吐出斷續的問句。

  然而魔蒂斯很確定拉厄亞明明聽到他的疑問,卻顯然不怎麼願意回答。

  「我們就在這裡修煉。」拉厄亞開口,卻非魔蒂斯理想中的答案。

  拉厄亞輕鬆地製造出三角錐型的冰塔,要魔蒂斯想辦法融化它,時間限在一小時內。

  但事情沒有那樣簡單,光是控制火力集中於一點,就夠魔蒂斯哀天哭地,魔水晶在手上促使他離奇地很難集中火燄。

  每當他使火集中在手掌心,來自體內的燃火核心必須流竄身體各處,最終才能來到手心,完全是繞遠路才到終點,而且他感覺難以掌握力量大小,精火亂流。

  魔蒂斯深深呼吸,自己沒有走火入魔真的很幸運。寶貴的時間分秒流逝,魔蒂斯依然沒有任何進展,甚至還有退步的跡象,他的火燄越發越小,魔力耗失的異常快速。

  蹲在牆角鬧自閉的魔蒂斯讓字典裡沒「同情心」三個字的古斯塔奇狠狠嘲笑一番,接著他們倆人開始了你追我跑的廝殺遊戲。

  十分鐘後──

  「我好累……休息一下好嗎?」魔蒂斯躺在地面,從洞口外吹進的微風涼意透徹,但卻無法將他心頭的憂鬱吹散,他很失志自己不能成功。

  「彷彿被壓抑一樣的魔力。」拉厄亞蹲坐在魔蒂斯身旁。

  魔蒂斯悲傷的抹去眼角淚水,大家都不知道他有苦難言,他是被魔水晶給害慘的!這啥怪晶體,超級難操控!

  R和古斯塔奇抱著一堆水果回來,看見魔蒂斯眼神哀怨地瞪著自己的手,而拉厄亞安靜地陪著他。

  古斯塔奇才想靠近他們,卻突然停下腳步,神情凝重的瞪著某個地方。魔蒂斯回頭一看,不知何時他的後方出現了四個戴面具的怪人。

  墨黑色的面具點綴艷紅、純白、燦金三種色彩,繪成蝴蝶繞花的精緻圖案。但魔蒂斯卻對那些畫很反感,如果一直盯著看,會出現蝴蝶飛舞、並且狂暴地摧殘美麗花朵的幻覺,實在很噁心。

  魔蒂斯自然地兩手放置胸前,擺出準備戰鬥的預備動作,這是他下意識的反應。

  拉厄亞本來放鬆的雙手又再度倫緊,他知道背叛者出現了,就在那四人之中。

  「四位入侵者──殺無赦!」四人之一的矮小男子聲音如雷轟動,他這一句宣判死亡的話語響亮地在古老皇宮中迴盪不斷。

  拉厄亞和古斯塔奇這兩個知情任務的少年反而比魔蒂斯還要驚愕,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就是泰坦成員吧?為什麼要攻擊我們呢?」魔蒂斯用手肘去碰撞拉厄亞的腰,「嘿!你怎麼了?」

  拉厄亞望著地面,口中呢喃:「蓮王沒跟泰坦通知我們要來嗎……」

  「來了!」古斯塔奇慌了手腳,四位泰坦無聲地從他們眼前消失。

  拉厄亞抬起腳重踢魔蒂斯,驚險地讓好友躲過乍然砍下的刀擊。被踹去撞牆的魔蒂斯痛苦不已的抱著腹部於地上翻滾,內心不斷咒罵拉厄亞要救人也太手下不留情。

  小兔子在魔蒂斯身上摸來摸去,終於在被砍殺前一秒找到秒殺槍,牠那瘦小的兔手抱著巨大槍砲,粉色地眼眸不時變換顏色。魔蒂斯咳了幾聲爬起來,這次他確定自己沒看錯,R的眼色從粉紅渲染成鮮紅。

  「快使用魔水晶唷!我相信你能夠操控它的。」豔紅色光柔的眼眸充斥著妖異色澤,白色兔子挺著嬌小的身體,阻擋所有攻擊魔蒂斯的招示。

  噗嘶──血液急速從R被砍傷的身體噴出,魔蒂斯想起了一件事情,這隻兔子有一半是肉身。

  拉厄亞和古斯塔奇也陷入苦戰,他們不敵泰坦強大的力量,完好細緻地肌膚一次又一次的有傷口撕裂,鮮血撲簌簌瀑流,魔法的爆炸聲婉如臨死前聆聽到的清冷鐘聲,宣告他們的死亡。

  魔蒂斯眼睜睜看著拉厄亞使出魔法防護罩卻被強行突破,纖細的右手被敵方炸個粉碎,肌肉與神經組織暴露在空氣中,血水嘩啦啦無法遏止的流瀉。

  兔子R被泰坦當作玩偶玩弄,釘在牆壁的雙耳與四肢迫使牠動彈不得,任人宰割。

  「小心!」一向把魔蒂斯當死對頭的古斯塔奇奮不顧身替他挨了一刀,一條深得見骨的裂口於背部劃開。

  刺鼻的鐵銹味蠻橫地充斥整座皇宮,魔蒂斯雙手無法控制地懺抖,輕輕推著昏去的古斯塔奇,但他臉色慘白無血色,薄嫩的嘴唇流著絲絲駭人的血水。

  碎片的記憶在殘暴的組裝,接著又一閃而逝,魔蒂斯沒能抓住片刻的回憶,但冷寒與驚恐地噁心感卻深刻的烙印在他心中。

  魔蒂斯知道,曾經也有人為了他犧牲。

  「我們要保護這個世界。」

  那個男人說。

  「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他笑著,左邊的紅眸比火焰還美,右邊的金眸如朝陽燦爛。

  那雙希望的眼睛總注視著魔蒂斯,使他感到安心。

  忽然,那一團每晚顯現於魔蒂斯夢中的柔和白光乍現。

  他伸出了雙手──

  精靈界的天空被闇黑與銀白融合的光線劃開,處在皇宮內的蓮王擔憂地看著窗外,他只求孩子們能平安的回來。

  各大界的子民仰望天際,紛紛停下手上的工作,全都一致跪下、雙手合掌,他們深信不疑那是大神所顯靈的神跡。

  在某件事情發生後,歷史改寫了,將這天稱為「神焰之日」,或名「巨變之日」。

  有人曾怪罪精靈王不該將魔水晶交給魔蒂斯。

  但也有人絕對支持當年那日精靈王的決定。

  而當事人魔蒂斯,從來都不曾後悔喚醒魔水晶的力量。

  ※

  「別睡了。」熟悉的聲音,如此懷念卻又悲痛。

  魔蒂斯張開眼,湛藍的天空與白雲飄揚的風景映入瞳孔。

  他起身坐起來,翠綠且生氣昂昂的小草在風中搖曳,空氣裡的芬芳花味能一掃所有鬱悶,使人舒暢喜悅的伸伸懶腰,悠閒快樂的躺在大自然的懷抱中。

  魔蒂斯的家人、朋友都在旁邊,但卻可恨的看不清他們的臉孔。

  「你看那裡。」一位金髮男人指著前方。

  湖泊的水波面有層燦明陽光覆蓋,反射的爍光過於耀眼,魔蒂斯抬手放在眉上,水靈靈的大眼眸瞇成一條線,有幾個小黑點從湖畔邊漸行移動,朝這裡奔過來。

  直到看見他們的長相,魔蒂斯才忍不住開心的向他們揮手吶喊。

  「喂!我在這裡啊!」魔蒂斯整個人跳起來,想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位置。

  帝、剎、拉厄亞、古斯塔奇、破殺、蓮王還有小兔子R,這些他剛認識的新朋友都跑來他的身邊。

  「再見。」金髮男人溫柔的說,接著他的軀體幻化成朵朵絢麗的花瓣,飄於無邊無際的藍天。

  魔蒂斯哀傷的打開雙掌,片片艷紅的花瓣落入他的手中,觸碰到皮膚的瞬間燃燒成火焰,消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