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一邊吃著早點、一邊哼著歌,坐在高處欣賞亞莉安柏爾學園的美景。

  亞爾學園位於結界大地、處於五大界正中央,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高級學校。學園內的學生並非普通人,他們各個身手不凡,以魔蒂斯的好友古斯塔奇來當例子:前幾天,古斯塔奇出任務的時候不小心力量使用過頭,造成不少無辜的人受傷。

  雖然說古斯塔奇對上的壞人屬於反叛角色,校長很能體會他「不小心」的行為,不過摧毀了半座山可就不是開玩笑,為此米亞校長還得花錢修復被摧毀的道路。

  古斯塔奇不但沒悔過,還大言不慚的告訴校長:「那群可恨的吸血鬼,我沒有反過來咬死他們就很好啦!」不只魔蒂斯聽了差點暈倒,校長更是氣得臉色發青。

  魔蒂斯拿起熱騰騰的奶茶喝著,從高塔向下看去,學校變得好小,彷彿他能掌握其中。少年獨自沉迷於自己的幻想世界,他閉上眼睛,真想就這麼睡著。

  「小魔。」兔子R不知從哪裡冒出來,讓魔帝斯嚇的差點把手中的熱奶茶翻倒。「午休時間快結束了,咱們回教室吧。」

  魔蒂斯與R雙眼瞪單眼,「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人家是你的搭檔,當然知道你會去哪。」

  變態兔子,跟蹤狂!魔帝斯輕嘆,從高樓向下跳躍,平安著地。

  少年與白色動物準備繞回教室,但有一個黑色人影無聲無息跟隨在他們背後。魔蒂斯察覺有股冰寒感自後方不斷探襲,他稍微撇頭,黑影也在同時間躲開他的目光。

魔蒂斯聳聳肩,當作自己想太多。人影見少年不以為意的離開,便扯開嘴角邪笑,他沒想到能順利的混進學園,那麼要接近那位金髮少年就不是難事了。

  人影才剛很有信心的想著這件事情,下一秒他就被一隻強健地手臂給勒住脖子。

  「一大清早就突襲小朋友是不對的事情。」某男子的聲音。

  人影的身體猛然僵硬,這人是……

  「還要我魔界將軍親自出馬解決,唉唉,大材小用了。」手臂的主人一點也沒鬆開的意思,反而更加使出力氣。

  人影聽到對方自言自語所洩漏的身分便不自覺感到害怕,這所學校內最惹不起的就屬帝將軍,他天生狂妄、實力強大,做事衝動卻意外的能把危險降到最低。

  帝愉悅的哼歌,力道一點一點地加強,絲毫沒有同情敵人逐漸泛白的臉孔。

  但帝沒料到潛入學園的敵人早已有了死亡的決心,只見他的瞳孔逐漸放大,死亡地證明從他的嘴中流出,鮮紅液體滴滴墜地。

帝鬆手將屍體放至地面,敵人寧可咬舌自盡也不屈的精神他很佩服,不過也很棘手。帝轉頭望向魔蒂斯,那小子日子過得太舒服了,都沒察覺危險在接近。

  「他們果然行動了呀……」

  青年將軍戴上耳機聽歌,哼著歌曲,扛起屍體慢步離去。

  另一方面,魔蒂斯忘了帶作業,他在老師進教室前用最快速度回宿舍,卻有突發狀況。

  約有二十幾個黑衣蒙面人現身於他面前,凶神惡煞,衝著他發射子彈,魔蒂斯閃躲開來,子彈從他的臉頰擦過,疼的讓他大罵髒話,敵方眼看射不中人,於是發射覆蓋一層青靛色魔光的魔電網,只要稍一觸碰,瞬間強大的電流會流竄人體全身。

亞爾學園的學生有受過特殊訓練,魔電網的電流對他們來說頂多令身體引起劇烈疼痛與痙攣,甚至能承受如此負擔的學生只會出現電傷的情況,不至於危害生命安全。

但魔蒂斯尚未受過相關訓練,若稍稍碰到,後果將重度電擊,可能造成燒傷或心肺麻痺而死亡。

魔蒂斯有點心慌的躲避那一看就很危險的電網,不明白會什麼會發生這種狀況,亞爾學園的外圍有結界保護,如果有人闖進來學校怎還沒發佈警告廣播?他分神,不小心就被敵方的魔法手槍射中,擦傷了腳裸皮膚。

魔蒂斯正面跌倒,後方的敵人衝上來將他壓制住,並強迫他翻過身,敵人動作迅速地將他的手腳捆綁,接著開始撕毀他的衣服!

魔蒂斯僅有一秒大愣,這是在做什麼?然後奮力掙扎,不想讓這群變態又怪異的黑衣人對自己上下其手!

「快,查看臉部。」其中一人說。

其餘人聽命,幾雙隻手在少年臉上胡亂揉捏,似乎在找什麼。倏然,有人驚訝地停止動作,回報:「在額頭。」

「果真是『神的印計』!」

「快殺了他!」

敵人躁動而起,魔蒂斯聽了大概知道他們因何而憤怒--他額間那倒十字的灰色胎記!

--你若想知道答案那就進入亞爾學園讀書,你在那裡能夠找到答案的。帝曾如此說。

現在可好了,他進入亞爾學園後都還沒有開始找胎記的線索,卻有一大票壞人出現要殺了他?簡直沒天理!魔蒂斯憤怒,火焰從他身體各處開始燃燒,敵方被火燙著,紛紛向旁退離。

繩子讓魔火輕易燒毀,即便魔蒂斯已衣衫不整,但赤紅火焰於他的軀體熊熊燃燒,燦金髮飄動,鮮紅眼眸怒瞪他們,宛如神聖卻可怕的火神降臨。

  「魔蒂斯!」後方傳來古斯塔奇的吼叫聲。魔蒂斯回頭,果然見他與拉厄亞正朝自己奔來。

  魔蒂斯這一轉頭令敵人有機會逃走,可辦事不留後的拉厄亞可不打算放過他們,冰系魔法一發揮,區區的二十幾人也在短短幾秒內被結凍。拉厄亞輕蹙眉,認為這次入侵學校的敵人實在太弱,好像哪裡不對?

  拉厄亞扶起魔蒂斯,手指點著他的額頭說:「你回去躲著。」

  魔蒂斯無法接受這項命令似的話,他不悅道:「我剛剛差點被殺,現在你又突然要我回去?不弄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之前,我不躲起來。」

  拉厄亞沒對魔蒂斯的態度生氣,口吻平靜的開口:「學校已經公佈有叛黨入侵的消息……」

  話都還沒說完,魔蒂斯就睜大眼:「我怎麼不知道?」

  「你都跑出來了怎會知道?你以為校長會特地廣播告訴全校學生有敵人入侵?那不就讓敵人有機會藏匿、並視情況後來個計畫再行動?」古斯塔奇還是吐槽了。

  拉厄亞點頭,又道:「目前知道敵人到處在學校內移動,好像在找什麼……我看你好像就是他們的目標。」

  「我也覺得他們想綁架我。」魔蒂斯穿好衣服,一想到剛剛疑似被亂摸侵犯就感覺噁心反胃。「他們看到我額頭上的胎記就說要殺了我!」

  「胎記?」拉厄亞和古斯塔奇困惑。魔蒂斯用手撥開頭髮,將額間的倒十字印記露給他們看。

  這一個舉止令古斯塔奇咦了一聲,然後看向拉厄亞。

  拉厄亞掀開衣領,指著自己的右邊鎖骨,那裡有塊黑色記號。 

  遠古時期,世界初始之神與末神由於理念相差甚遠,雙方帶領各自的擁護者展開長達百年的戰爭。最後,世界初始之神(大神)用自身強大的神力,分裂而出四顆神石鎮壓末神(魔神),並以神咒延續世世代代,選擇當代適合的使者、結界師齊力修復神石之結界與力量。

  封印末神的四顆神石分別位在神界、魔界、精靈界與人界,由各界之王守護。

  四位使者、四大結界師擁有神之印記,在封印魔神後印記會同時消失,並經過千年的輪替,下一代人選再度降臨。

  如今千年已過,使者、結界師已陸續誕生於世界各地。

  魔蒂斯聽得得人話,但拉厄亞要說的究竟是什麼?這與他的胎記有關聯嗎?還是說……

  「人界使者一直尚未出現。」拉厄亞冷淡注視冰凍的敵人,半晌,回頭向面色有些蒼白的魔蒂斯解釋:「神所指定的使者印記是倒十字,而我是『精靈界使者』,印記卻缺了一半,如果它完整的話就跟你的一樣,是倒十字架形狀。魔蒂斯,你可能是……」

  「噢!不,千萬別說!」魔蒂斯真不想聽到麻煩的事實。

  「你可能人界使者。」拉厄亞依舊殘忍的說出來。

  魔蒂斯下意識的吼道:「不可能,已經結束了!」

  「什麼?」拉厄亞和古斯塔奇都大大驚訝。

  魔蒂斯也被自己的反應嚇一跳,閉嘴了幾秒,眼睛向下瞄,囁嚅道:「……我還沒跟你們提過我失去記憶。」

  這又是第二次讓他的兩位朋友著實萬分驚訝!都開學一個多月,他們只曉得魔蒂斯是孤兒,失去記憶這事情卻從未聽聞。

  「照顧我的修女說我因為出車禍所以喪失記憶,偶爾會出現像剛剛那種情況,講出一些莫名奇妙的話。」魔蒂斯神情古怪,像在回憶什麼,但又捉不到完整的記憶。

  「總之,使者什麼的我可做不來。」

  「先別急著否定,你如果是的話世人會很高興。」拉厄亞拍拍他的肩膀。

  魔蒂斯哀傷地瞅著他,怎麼自己一點也不高興?他煩躁道:「這是一個很普通的胎記,剛好長得像倒十字架罷了。」

  拉厄亞凝視因生氣而臉孔扭曲的魔蒂斯,心底很清楚他的感受,被突然告知自己是保護世界的使者、並且接受這項事實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拉厄亞不禁想起當年的自己,身為「殘虐精靈」種族的他是精靈界守護使者,沒人願意承認他的身分,眾人都欺侮、嘲笑他,唯有精靈之王接納他,把他送來亞莉安柏爾就讀。

  「我覺得不是這樣的……雖然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導致我們使者的印記都有缺陷,但我們深信只要找齊『魔水晶』,印記就會恢復,到時也就能修復神石、封印魔神。」拉厄亞字字清楚的把真相告訴魔蒂斯。

  魔蒂斯腦袋亂哄哄,不是很能消化剛聽到的所有事情。

  他一直在想自己怎會有資格進入一年級最強的班級、加入最強的組別,這下子終於可以解釋為什麼了。

  之前帝說要送他來就讀亞莉安柏爾,他就已經懷疑世界上不會有這般幸運事情,原來關鍵就在於他被帝發現自己額間的胎記。

  魔蒂斯皺緊眉頭,此刻心情難以言喻,有些生氣、有些難過、還有些高興。真是有夠複雜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