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煦晨光照耀玻璃、穿透米黃色布簾,最終直射魔蒂斯柔軟的臉頰,睡眼惺忪的他第一眼看見的物體便是天花板。

  純白電扇旋轉,夢中片段的景色與它的速度相當,每次迴旋,夢的畫面一閃而逝,快得讓魔蒂斯胸口悶疼,他抓不到頃刻間的快樂。

  懷念與悲傷交織的淚水滑落臉龐,從他出車禍醒來後,他記不得是第幾次因為夢境而哭。太模糊的景象看不清楚,隱約的他在跟誰求救。

  一隻冰冷卻毛茸茸的手替少年拭去眼淚,魔蒂斯才打起精神的大叫一聲,然後翻身緊抱白色兔子。R總在魔蒂斯孤單難過的時候出現,將他無法控制的水珠揮掉,使魔蒂斯又滿懷自信笑容的度過一天。

  鐵漢子也會有柔情的一面。R也一樣,雖然小兔子性格偏向暴力型,但這隻嬌小的動物很有靈性,適時的關懷總讓人窩心。

  「天氣真好啊!」魔蒂斯伸伸懶腰,走到落地窗前把布廉拉開,眺望好山好水的風景,藍天白雲盡收他的眼底,陽光普照、小鳥歌唱,將剛才他鬱悶的心情全部排開。

  「你沒有開槍轟我起床就代表我今天運氣不錯!」魔蒂斯心有戚戚焉,一星期七天,最多每天讓兔子拿槍掃射叫他起來,最少一天牠不吵自己,而那個時間絕對都是他做噩夢。

  「小魔今天要離開,我好難過,所以決定不開槍叫你唷!」兔子R喜悅地跑去門口,推了大箱子進來。「小魔,我請武器研發組的朋友做了一樣東西要送你。」牠將箱子裡的東西一個個拿出來給魔蒂斯。

  「這是……」少年的好心情頓時盪的谷底。

  魔蒂斯這時才知道小兔子的武器從哪離得來。

  幾乎每早都要花一堆子彈叫醒他、一天八堂課兔子會在教室大鬧三堂,用秒殺槍轟毀課桌椅至少十個,用了那麼多火藥,從正確的角度來猜是R有很多錢;若從錯誤的觀點出發,就是有人私底下協助他搞破壞。

  瞪著那堆笑臉圖案的黑色圓形鬧鐘,魔蒂斯理所當然懷疑它們絕對不普通。

  果不其然少年的直覺與女人一樣靈,具有S傾向並很明顯要把魔蒂斯調教成M個性的兔子大方快樂的做介紹。

  「我準備了六十個炸彈鬧鐘唷!我都訂好時間了,每早五點它會準時叫你起床,還有夜晚型的炸彈鬧鐘,小魔必須在晚上十一點五十五分至十二點間把開關關閉,不然它爆炸唷!」

  「……」

  「我每個鬧鐘都有貼日期,你記得放在床頭邊。」

  「……到底是誰提供你這些東西的?」

  「朋友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對我很好唷!」

  「我真想認識你那位朋友。」然後恐嚇他不准再供應你武器。魔蒂斯心想。

  「討厭啦,讓小魔你認識了,他可能會必死無疑唷!」R不是低智商動物,對方在想什麼它可一清二楚。

  少年與白色動物一同微笑,但卻以無形並狠殺的眼神互相較勁。

  「白痴魔蒂斯,你還在拖拖拉拉什麼啊!」古斯塔奇闖入他們兩位的戰鬥中,毫無知覺自己成功地制止差點發生的戰鬥,亞爾學園的宿舍慶幸地躲過被火焰與槍砲毀滅的命運。

  「古斯塔奇,你會不會帶太多東西了?」魔蒂斯看看他的行李、在看看自己的包包,大巫見小巫!

  「就說你是白痴!」揚起下巴,古斯塔奇胸有成竹的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

  「你是想在末神歲學院大鬧特鬧嗎?」

  「我怎可能做出破壞亞爾名譽的事?我只想他們的強者挑戰,沒什麼。」古斯塔奇一臉不在乎,就越讓魔蒂斯有對牛彈琴的感慨。

  「古斯塔奇好棒唷!要我借你幾把武器嗎?」小兔子熱心的問。

  「拜託你別瞎搞混!」魔蒂斯回頭遠看美景,天氣晴朗美好,今天難道會諸事不順?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這樣才是好朋友唷!」R的話運用不當,魔蒂斯再也沒力氣跟牠爭辯。

  「不用了,R,我自己有帶武器。」古斯塔奇與兔子溝通良好,是同類。

  魔蒂斯面無表情的開始換衣服,強烈忽略兩人要如何把末神歲學院的強者打得落花流水、並且發揚光大亞爾學園的學生是多麼的厲害,不愧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學校。

  癡人說夢這句成語很適合這兩人。

  「喀嚓!」絕對熟悉的相機拍攝聲大膽地從門邊傳起。

  房間內的兩位少年和兔子同時大罵/打招呼/奸詐的說:

  「不准拍!」

  「嗨,學姊。」

  「小妮露要分我的錢唷!」

  妮露捧著相機一一回答:「魔蒂斯,你的身材越好越好了!看看那精瘦的身體、修長的四肢,喵啊啊!發育中的少年真是萌到幾點,比個POSE讓我拍嘛!哦,古斯塔奇你也在啊?要不要和魔蒂斯合照?喵,快脫衣服!R,錢方面的事我們晚點談。」

  「進來前請敲門!」魔蒂斯氣到臉發紅,他剛要脫下褲子。

  「這表情真是萌殺我了,喵!」妮露˙布達佩斯,亞爾學園鬼點子最多的少女,專攻甜點食品,但是她偷拍、寫報導的能力已經在世界聞名。

  亞爾學園最後歡迎的日刊:今日亞爾八卦日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報紙,因此世界新聞公司已有打算與她商量簽約。

  「妮、露、學、姊!」魔蒂斯咬牙切齒的低吼。

  「魔蒂斯,你看那是什麼!」妮露指向窗外,魔蒂斯隨她的動作望去。

  趁這疏忽,兔子R火速脫下魔蒂斯的底褲,妮露抓緊時間用相機拍他結實的臀部。

  「感謝你的合作,喵!」貓眼少女與小兔子如風的逃跑,留下錯愕的魔蒂斯。

  「她對你真好,沒拍你的正面。」古斯塔奇挖苦:「不過我想就算拍了也會讓你的粉絲幻滅吧!」

  「我要殺了他們兩個!」魔蒂斯拉好四角褲,衣服沒穿的就追上去。

  古斯塔奇在他後面大罵:「白痴!十分鐘後就集合出發了,你最好準時到校門口!」

  魔蒂斯裸著上半身在校園奔跑的事情很快造成轟動,粉絲們追隨他豪放的脫衣服,集體效應的流行風潮不到兩分鐘就傳到米亞校長耳裡,不用她阻止學生們做出傷害風俗的事情,校園的恐怖大魔王破殺會長自然就會出面。

  不過讓破殺頭疼的是魔界的帝將軍反而大力支持魔蒂斯的行為,直說年輕就是要膽大、要夠瘋狂!因此帝成為宣揚「脫衣服奔跑吧!」理念的最高指揮官,讓破殺無法對魔蒂斯進行制裁。

  主角魔蒂斯一心一意的在找妮露,脫衣服骨牌效應他完全沒留意。

  妮露已經在亞爾學園讀了六年之久,她對校園環境非常了解,哪裡可以躲藏她都很清楚,魔蒂斯想抓她比登天還難。

  單純的魔蒂斯以為女孩子都會往廁所躲,所以便來到女廁前堵妮露,但卻碰到了一件很久以後才驚悚全世界的事情,那時的魔蒂斯根本沒想過事情的嚴重性。

  女性骷髏人皮克耶從廁所裡面走出來,魔蒂斯好訝異原來她也要上廁所!這非歧視觀念,畢竟皮克耶沒有肉體,不需要生理方面的解放。

  皮克耶依然對魔蒂斯的金髮很感興趣,她摸摸少年的頭髮,說:「你不在學校一個月裡,我找誰欣賞金髮?」

  「唔,你可以找剎伯爵,他也是金髮。」魔蒂斯悄悄後退,皮克耶的身體有種古怪噁心的味道。

  「伯爵大人如此高貴,我怎麼可以隨便碰他?」皮克耶十分認真的說,聽在魔蒂斯耳中只有諷刺兩個字。

  原來我是廉價貨?魔蒂斯真想哭。

  「魔蒂斯,你不會冷嗎?為什麼不穿衣服?」

  魔蒂斯皺眉,後知後覺的驚覺自己的身體被全校看光了。

  「快回去穿衣服,還是你想感冒了然後掉頭髮讓我撿呢?」

  「阿皮,只有得癌症的人才會掉頭髮,請不要詛咒我。」魔蒂斯冷汗淋淋,今天果然不順,遇到一堆無法與他溝通的人。

  「這給妳。」魔蒂斯拔了一根頭髮給嚮往能有金髮的骷髏人。「我先回去宿舍拿衣服要去校門口集合了,再見。」

  「後會有期了,魔蒂斯。」皮克耶對著少年的背大喊。

  魔蒂斯的身影越來越小,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皮克耶才把頭髮緊握在手中的離開。

  遲到的魔蒂斯其實有兩種情緒卡在心口、口難開,他被三年級交換學生旭˙拿過多倫提狠狠的痛罵一頓,而古斯塔奇還在旁邊納涼的加油添醋。

  「你以為你是誰,要我們大家等你半小時?」旭劈頭開罵。

  「白痴,他是白痴。」古斯塔奇搧風點火。

  「雖然時間規定十點到達,但校長希望我們提前過去,讓別人覺得我很們是很有禮貌的,這下被你這個一搞都要十點十分才可以到!」

  「白痴總愛遲到。旭學長你就別罵白痴了,會造口業的。」

  「魔蒂斯,我在講話你有沒有在聽?」

  「白痴都不愛聽人家說話,旭學長請別生氣,原諒這個白痴吧!」

  一句一句的辱罵都比不過魔蒂斯的怒火。

  米亞校長說高中部二年級的兩位代表在神界無法參與,因此選了兩位三年級優秀學生替代,而這兩人其中一位正是魔蒂斯花了三十分鐘都找不到的妮露˙布達佩斯!他氣到快吐血。

  「啊、啊,請別罵了……」與妮露同樣被選上的人是雨果˙蜜果,學生會的資料處理長,只有她善良的為魔蒂斯說好話:「他、他可能有什麼重要的事……總之,旭,我們快、快出發吧!」

  「哼!」旭K了魔蒂斯三拳。「不坐車了,魔法˙瞬間移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