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了。」

  旭將雙手插腰、並仰起頭,居高臨下注視魔蒂斯。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十八歲學長與身高一百六十九的學弟,相差十一公分的高度就已經註定誰扮演狠角色。魔蒂斯的氣勢明顯輸給旭,論實力也是輸得很徹底。

  從頭到腳都被貼上「弱者」標籤的魔蒂斯想力爭上游,恐怕還得加倍努力。

  話雖如此,他的朋友裡沒一個真的瞧不起他,他們都是開開玩笑,魔蒂斯也知道這點,所以盡量不去在意……不去想自己有多弱,自卑的疙瘩就埋藏在心中最深處,樂觀的他會積極爬到與朋友相同的階級。

  「對不起,我回房吃個藥。」魔蒂斯不像故意遲到,因此旭便不追究,僅是瞪了他一眼。

  「吃什麼藥?」

  「止頭痛的藥……」魔蒂斯摸著自己的額頭,溼漉漉的緋紅大眼看著大家,說話的音量如蚊子般細小,雙頰也泛著不尋常的嫣紅。

  「該不會感、感冒了吧?」雨果握住魔蒂斯的雙手,體溫比她還要高上許多,應當是發高燒了。

  「我想是疫苗的副作用。」梅基將魔蒂斯的襯衫第一、二顆鈕扣解開,露出部分胸膛,肌膚顏色微紅且起了一粒粒疹子。「我建議立刻回房休息。」

  「回房休息?可是我還要跟凶瑟他們去人界……」

  「你身體虛成這樣,只會礙手礙腳。」扛著獵物的古斯塔奇裝出不需要沒用搭檔的無情模樣,冷漠地轉過身體,背對著魔蒂斯說:「我會幫你跟凶瑟講的,你快滾回房間睡覺。」

  「可是……」魔蒂斯掙脫雨果的攙扶,想要跟上古斯塔奇,但下一秒他的眼前閃過陣陣黑暗與星點,步伐不穩的向前撲倒,幸好旭眼明手快抱住差點摔傷的魔蒂斯。

  旭用睡眠魔法使他暫時陷入昏迷,他如果再繼續亂動,身體會越來越虛弱。

  「聽著,古斯塔奇,我要你把獵物帶去菲克亞欣家族,找一位叫做紅寧兒的少女,然後把這封信交給她。」旭將信塞進古斯塔奇的口袋。

  「我知道了。」

  「還有,千萬要小心自己的安全。」

  「我會的。」

  「古斯塔、塔奇,這個……」

  「嗯?」古斯塔奇盯著雨果拿來的藍寶石胸章。

  「信、信號器,萬一你沒回來,我們會去救你……」雨果將胸章別於學弟的左胸口,接著古斯塔奇聽到一句詛咒的話從向來溫柔的雨果嘴裡說出:「別死了!」
  這是精靈王託雨果所要傳達的話,但聽在大家耳裡,好像這是趟死亡之旅。

  「……別擔心,我不會死的。」即使想要朝雨果罵一些難聽的話,但看在她一片真心的提醒下,古斯塔奇選擇溫和的回答。

  「各位小題大作了,我會好好照顧古斯塔奇的。」人未到,聲音先到。

  大家不用特地轉身去看來者何人,聽那沙啞如烏鴉呱叫的難聽嗓音就猜出是誰了。光有動人的外表,卻無悅耳的音質,如此有殘缺美的人,他們只認識一個。

  美麗的鳳眼稍微瞇成一條線,面容不輸給凶瑟的旭單手叉腰,另一隻手則瀟灑撥弄頭髮,本來就冰冷的語氣頓時又降到冰點:「要是古斯塔奇受了一點傷,哪怕掉了一根頭髮,我都不會放過你。」

  「呵,我還真羨慕他能有這麼疼愛自己的學長。」就算旭的臭臉媲美萬年冰山、凶神惡煞,凶瑟還是不為所動的面帶優雅笑容。「嗯?魔帝斯怎麼了?」

  「生病發高燒,所以這次不跟你們出遠門。」旭的嘴角勾勒出邪惡的笑容,這個凶瑟早就注意到自己懷中的魔帝斯,卻故意先噓寒問暖,實在做作。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

  「是啊,真的很可惜啊!」

  凶瑟和旭都對彼此微笑,但眼神卻沒笑意。

  古斯塔奇左右看看表面上笑得很和樂、眼神交流卻在較勁的兩位前輩,最後忍無可忍的低吼:「凶瑟,能不能快點出發?」

  「好,那到目的地後我再告訴你任務的內容。魔法˙遠距離移動。」

  光芒籠罩,不到三秒時間,刺眼的光已經消失,古斯塔奇與凶瑟等人也不在現場,之後旭抱起魔蒂斯回到房間。

  昏迷的金髮少年被朋友們照顧的無微不至,妮露用魔法造出神界最頂級的雲床、接著雨果吟唱治癒歌曲、梅基則東跑西忙準備食材,想讓等等醒過來的學弟能有豐富營養的食物品嚐。

  唯一什麼都不做事的旭陪在魔帝斯的身邊擔任護衛。約過一個鐘頭後,空曠的房間只剩下沉睡的魔帝斯,學長姊們都回去上課了。

  「唔……」魔蒂斯痛苦的低吟,他正在做夢。

  夢,很清晰。

  在夢中,魔蒂斯的周圍都是人。

  死人。

  鮮血。

  混亂。

  戰爭?

  魔蒂斯悲痛的想要吶喊,但聲音發不出來,他感覺喉嚨有火焰在燃燒,非常痛苦。

  他想要移動雙腳,卻沒有辦法,只能站在原地眼睜睜看活著的人變成死人,殺人的人也被殺死。

  慘叫。

  求饒。

  哭鬧。

  爆炸。

  混亂。

  戰爭?

  魔蒂斯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他卻有種似曾相似、非常懷念的撼動感。

  「──!」

  有人在呼喚他。

  「這交給你。」

  一條項鍊。

  似乎在哪看過?

  「它會幫助你使用力量。」

  晶瑩剔透的水晶就鑲嵌在項鍊上。

  魔蒂斯大愣,那顆水晶好像是──

  ……

  滴答。

  滴答。

  滴答。

  秒針無情走動發出細微聲響,彷彿告訴著人們時間正無情的消逝。記憶也是一樣,禁不起長久時空的考驗,終究有一天會遺忘過去,任何人都無可避免遭到這殘酷的事實,儘管想要牢牢記在心中,但依然模糊不清。

  而魔蒂斯更能體會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茫然的盯著自己雙手,他有點想不起來剛才的夢,已經遺失過往的記憶,就連夢境也記不清楚,這使他沮喪又憤怒。

  為什麼,無法想起?

  為什麼,會感到悲痛欲絕?

  為什麼……

  時間依舊在流逝。

  魔蒂斯闔上眼睛,剛才睡了一下,身體的不舒服感已消退,腦袋異常清晰,心也異常空洞,似乎少了什麼,但他難以形容那種感覺。

  微風從窗戶吹進,發出呼呼的聲音,像是在嘲笑他的無能為力。魔蒂斯睜開眼眸向外望去,蔚藍天空一覽無遺,虛幻縹緲的雲矇矓美麗,眼前的景色讓他想起東方國家有句諺語: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自己到底在迷網什麼?

  魔蒂斯想了想、想了又想、想了再想,不知不覺浪費了二十幾分鐘,然後便愣愣地將目光從外頭的藍天轉回自己能使出火焰的雙手上。

  魔蒂斯原本因為情緒低落,所以臉部表情特別凝重,但下一秒當看見手掌在發光時神情瞬間變得驚訝。

  他的手心有顆「疑似」魔水晶的物體就嵌在裡頭。為了確定這只是幻覺,魔蒂斯還特地鑽回被窩幾分鐘,但這是多餘的舉動,精緻透明的水晶依舊不動如山在掌肉中。

  魔蒂斯很想像女孩子放聲尖叫,不過此時受到震撼程度實在太大,因此他決定先打自己一巴掌。

  「啪。」

  輕輕的打,不痛。

  通常自己動手,都不敢用力。

  「這果然是作夢呀……夠了!不要欺騙自己了!這、這到底是怎樣啊!蓮王當時沒拿回去嗎?他忘記了?還是其實他想送給我?」

  最後一個問題很可笑,不過魔蒂斯自己卻笑不出來,他一點也不想要叛黨爭先恐後想要的魔水晶,直白地說這東西會招來災禍。

  「我還想要活命啊!」

  魔蒂斯把幾分鐘前患得患失的心情全都拋開,現在的他倒是精神奕奕。

  「我要去精靈界找蓮王理論……咦?」由於相關詞彙刺激了腦部聯想,使他想起古斯塔奇和凶瑟要去人界出任務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