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來到外面以後才發現人間情勢很詭異,越朝著繁榮市區前進,所目睹的景象越混亂,他完全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路特與巴特稍微跟他做解釋,他才了解為何會突然遭到人界第一學府雷蘇娜拉學生的攻擊。

  魔蒂斯的火焰儘管可以造成對方一定的傷害,但他們就像不懂疼痛的機器,就算倒下了依然會站起。

  這群人並非真正犯罪,他們只是被控制,所以魔蒂斯面對無辜的人始終都是閃躲,攻擊次數不多,但再這樣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路特與巴特也被其餘暴動者圍擊,魔蒂斯怕會拖累他們,於是到更遠的地方迎戰。

  魔蒂斯黯然決定,為了不造成更多傷害,他試圖召喚當初淨化亡魂司帝的聖火,但手中的魔水晶不如預期產生力量。

  該不會這是瑕疵品?魔蒂斯對被界王們視為聖物的魔水晶產生非常不敬的想法。他嘖了一聲,一方面煩躁想著要如何把它挖出來敲碎、一方面努力找出「感覺」,可一心二用的後果令他吃了一點苦頭。

  與魔蒂斯戰到最後的敵人是個少女,她手拿三叉戟,輕輕一揮便能將水泥如切豆腐那樣切開,她假裝要從上而下把魔蒂斯劈成兩半。而遭受此攻擊的人通常第一反應可能是退後、向上、往左或右閃躲,魔蒂斯被逼到沒有退路,他只剩左右兩方能選擇。

  對方看穿魔蒂斯的心思,在他選擇某條逃生路徑的瞬間丟掉三叉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讓空出的雙手聚集強大魔法,然後射向兩旁,無論魔蒂斯往哪逃都會被擊中。

  幸虧魔蒂斯避開的速度夠快,受傷害的部位不至於造成死亡,但也痛得不得了。還沒學會治療魔法的魔蒂斯忽然乾笑,覺得今天自己倒霉透頂,先是發高燒再來又受傷。

  魔蒂斯緩慢吐納氣息,專注地盯著敵人。少女重新拾起三叉戟,魔蒂斯赫然察覺,戟長約兩公尺,所以說她是擅長遠距離攻擊的?似乎又不對,剛才她卻是近距離對自己使用魔法。

  看來是遠近皆能打的戰鬥天才……真是棘手啊!

  就在此時,遠處有個人影走來。魔蒂斯的注意被那人吸引,這致命空檔又讓雷蘇娜拉的學生抓到,忽地加快移動速度,尖刺危險的三叉戟即將殺入少年的身體。

  但轉眼間還在慢行的人已經來到魔蒂斯前面,幫他擋住了凶狠的戟。

  「是妳?」魔蒂斯難以置信被自己和古斯塔奇拯救的獵物出現在這裡。古斯塔奇應該把女子送去旭學長交代的地方,那為什麼她又會在這?

  魔蒂斯正吃驚與困惑女子的現身,便聽見她用詭異的說話方式開口。

  「不。不。讓。我。來。」

  魔蒂斯還在思考女子想表得的意思,就又發生一件出奇不意的慘事。女子轉身,抬手,接著魔蒂斯的喉嚨便被穿破,血流不止。

  魔蒂斯瞪圓與大量噴出的血相同色則的眼眸。

  時間彷彿停止。

  少年跪了下來,隨著血液的流失無力感剝奪他的意識,視線逐漸與模糊同化,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他就像被玩壞的玩具身體向前傾倒,無法再起。

  灼熱液體自他的口腔與重傷的喉嚨流出,染紅了土地,如赤紅顏料在慌亂骯髒的地方點綴成淒美藝術。

  呼吸感到異常地急促,倒在血泊的少年聞到噁心血腥味,卻在此時腦海深層的記憶開始倒轉,最終他隱約看見殘影,又是那段充斥暴力與絕望的戰爭場景。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這段記憶?

  魔蒂斯還以為死了的時候,會跟小說、漫畫或電影裡面形容的那樣,懷念自己所愛的人。

  劇烈疼痛麻痺了神經,他昏沉沉的閉上雙眼,心底怪罪自己是不是太冷血,連所愛的、懷念的人的面容都想不起來,卻只看見滿地戰爭慘狀。

  女子靜靜地看著不掙扎也不疼喊的少年邁向黃泉。

  「有黑暗的味道,神聖的我不允許你們濫殺無辜。」這是魔蒂斯在完全被黑暗吞噬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被神界之王派下人界執行淨化工作的瀏金趕來救魔蒂斯,擊退了女子,他原以為身受重傷的魔蒂斯已經沒救了,但沒想到奇蹟在他眼前發生。

  瀏金˙尤銀對光明系魔法很精進,對治癒魔法也有興趣,但在神界實力排行前五強的他始終對幾樣魔法無可奈何,其中三項是聖火、神火與死火。

  聖火,暗黑,淨化一切黑暗的神聖火焰魔法。

  神火,純白,治療一切傷害的高級火焰魔法。

  死火,靛色,毀滅一切物質的最強火焰魔法。

  瀏金的好朋友火神赫發斯特曾說過,畢生能學會這三套終極火焰魔法的人好幾萬年來只有幾個,是神所指定的人才能得到的力量。

  就連身為火焰魔法的權威,火神赫發斯活了千年之久也才認識三個,一位是火神自己,另兩位早已死去。

  固然瀏金鑽研千年餘多的時光,聖火與死火他無法輕易召喚,神火倒是能擠出一點,但火苗只有火柴點燃時的大小,時間維持在可憐的三十秒鐘。赫發斯特調侃瀏金再活久一點年,未來或許很有希望可以練成。

  但瀏金萬萬沒想到眼前這位倒在血泊中的金髮少年竟然能使用神火!

  銀白夢幻的火燄從少年的右掌竄出,慢慢燃燒至全身。

  ※

  魔蒂斯睜開眼,他在一片漆黑之中。

  冷,很冷。

  什麼也看不見。

  恐懼席捲魔蒂斯的意識,慌張的想要逃出這囚禁自己的黑暗牢籠,無奈任憑他使勁全力大叫,也得不到誰的救贖。

  少年不肯放棄的於黑暗裡奔跑,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多久,他才注意到一件可怕事實。

  為什麼身體如此輕盈,不感到肌肉痠疼?

  為什麼拼命的跑,卻不會喘氣?

  ──對了,我已經死了。

  魔蒂斯停下腳步,愣愣舉起雙手,無法控制情緒的開始大叫,他的身軀是黑色空間中唯一的發光物,卻是半透明模樣。

  就在這時他聽到細微腳步聲,他開心的找尋與自己共同困在深淵處的另一個人。

  魔蒂斯看見對方的面容,內心震撼不已,接著他那光白透明身體彷彿要爆炸似的發散出強烈光芒,纖細軀體緩慢飄起。他還想和對方說點話,不過喉嚨卻無法發出一點聲音,雙腳已經騰空,只能無助地望著那個人。

  「哥哥!」

  最後一聲大喊,魔蒂斯再度闔上雙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